第1597章 折騰

明達:“……三哥,你太壞了。”

長豫翻了一個白眼道:“我連楊長博都沒搶,為什麼要去搶一個白善?”

滿寶則對恭王道:“王爺,你得多讀書,幹脆下次你一邊爬山一邊背《禮記》好了,有助於你學習換氣。”

三人一起轉身,留給恭王一個背影,繼續欣賞山下的風光去了。

明達望著天邊的陽光道:“太陽好像快要下山了,聽說在山上看到的夕陽特別好看。”

滿寶沒少看夕陽,點頭道:“沒錯,那我們看完夕陽再走吧。”

長豫道:“可我肚子有點兒餓了。”

滿寶就掏出一個荷包給她,“裏面有炒好的豆子,給你吃。”

長豫第一次吃這樣的東西,一邊吃一邊問,“這東西哪來的,可真好吃。”

“我大嫂給我炒的,幹豆子,可以放好幾天呢,就是可惜不熱了,不然肯定更好吃。”

豆子很脆,咯嘣咯嘣的響,長豫吃著覺得很有趣,見明達伸手要便給了她一點兒,三人一起咯嘣咯嘣的吃著。

身後的恭王咽了一口口水,然後肚子還叫了一下。

三人一起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後明達和長豫就去看滿寶。

滿寶一臉嚴肅的對恭王道:“殿下,瘦身除了要邁開腿外還要管住嘴巴,所以你現在不能吃,不然你今天的山就白爬了。”

但並不止於此,滿寶下山後就把恭王的食譜給改了,去掉了所有的菜式,就給羅列了三樣東西,一是饅頭,不多,只兩個而已;二就是水煮瘦肉,用斤計算的;三就是水煮青菜了,同樣是一大盆一大盆的給他。

滿寶給的食譜上只有一句話,“少油少鹽。”

尚姑姑看過,雖然覺得食譜簡陋了些,但看了一下量,也不覺得周滿在苛待恭王,所以讓廚房照做了。

恭王看到拿上來這麼多肉時還高興,但啃了一口後立時高興不出來了。

這簡直是一點兒味道也沒有,他為什麼要吃這樣的東西?

恭王是怎麼在這個物資不太豐富的世界裏長這麼大的,那當然是吃的了!

為什麼能吃這麼胖,那當然是因為東西很好吃了!

恭王喜歡吃的東西很多,他不太挑嘴,但對東西的要求卻也不低,每一道菜都要求色香味,就算是之前減肥,他的飲食質量也從未下降,只是量減少了而已。

一道菜,少了香料不說還少油鹽,那還有什麼滋味?

恭王味同嚼蠟,只覺周滿這是在報復。不過他硬氣的撐著沒說話。

這種狀況也只維持到了第二天,因為周滿再來見他時給他帶了兩個沙袋。

滿寶讓他將沙袋綁在小腿上,道:“殿下的身體這段時間好了許多,看這身形,多麼的偉岸,便是陛下見了都要開心的,但身體到底還沈重,所以還差一點兒。我昨晚上回去後左思右想,總算是想到了一個治療的法子。”

滿寶指著地上的沙袋道:“我以前學過爬墻,知道武人學輕身術都要在腿上綁沙袋練習,這樣有一日解開沙袋,人便能身輕如燕,便是飛入屋檐梁上也不費吹灰之力。”

恭王看著地上的沙袋叫道:“本王又不做賊,學這個做什麼?”

“殿下,誰說學輕身術就是要做賊的,您還可以上戰場為國效力呀,”滿寶道:“身為皇子,受國家供養,回報國家不是應該應分的嗎?”

恭王毫不客氣的翻了個白眼,“本王能領兵打仗?”

他倒是沒什麼問題,但太子和朝中大臣敢讓他掌兵權嗎?

滿寶道:“也是您沒有這個本事呀,您連騎馬都困難,怎麼領兵打仗,來人,把沙袋給恭王綁上。”

內侍們已經習慣了聽她號令,立即拿起沙袋給恭王綁上。

恭王很想反抗,但想到周滿的話,也想要知道自己可以領兵打仗時他爹到底讓不讓他去。

尚姑姑見他半推半就,便忍不住看了周滿一眼。

滿寶滿意的暗暗點頭,然後才爬了不到三刻鐘恭王就後悔了。

最後他是怎麼爬到半山腰,又是怎麼渾渾噩噩爬下來的完全沒印象了。

滿寶見把人折騰得不輕,這才心滿意足的轉身回東宮,哼,她欺負別人不行,欺負自己的病人還不容易嗎?

才回到東宮,正好碰見太子在園子裏的回廊裏賞景兒,看到她便招手讓她過去。

滿寶就拎著藥箱屁顛屁顛的過去了,行禮後便仰頭沖他樂。

太子看了一眼她的笑臉,淡淡的問道:“恭王的病怎麼樣了?”

“殿下放心吧,恭王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我保證太子妃生產前他都不會有精力找您的麻煩的。”

只是想慢慢打聽一下詳情的太子沒想到一下就得到了最想要的答案,他沈默了一下後問,“瘦身而已,有這麼難嗎?”

滿寶上下打量了一下太子後道:“對於希望騎馬去演武場習武的您來說不難,但對喜歡坐著吃東西就是不動彈的恭王來說可就太難了。”

太子早聽人說了,聽說今天恭王在山上都哭了,一邊哭還一邊發脾氣的要把沙袋給解了,最後是被內侍攙扶著下山來的。

太子至今都不能理解這個弟弟痛苦的點兒。

不過,最近他的麻煩的確少了許多,雖然朝中依舊有人在針對他,但少了這個最愛給他惹事的弟弟,他身上的擔子一下就輕了許多。

太子還是有些開心的,於是他對周滿道:“那你就好好的給恭王治病吧,不過太子妃那邊也不要松懈了。”

“殿下放心,太子妃那邊我都盯著呢。”

太子點頭,揮手正要讓她走,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你前日在崇文館裏哭什麼?”

滿寶頓了一下後辯解,“殿下,我沒哭,就是受了委屈。”

太子樂,“就因為被罰了兩個月的俸錢?”

滿寶悶悶不樂的應了一聲。

太子便道:“這一次,朝中有八個大臣被罰了半年的俸祿,可不僅僅是俸錢,還有祿米。”

滿寶道:“那是因為他們打架,我卻是才遲到了一會會兒而已,平日也有大臣遲到的。”

太子就道:“這一次算是孤連累了你們,好了,不就是想讓給你爹娘做臉嗎?孤給你臉。”

滿寶“啊?”的一聲,一頭霧水。

太子笑了笑,揮手道:“你回去當差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