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5章 打架

皇帝火氣也大,但他按捺住了自己,一邊生氣,一邊灌自己茶水,底下的大臣吵到興致處就打了起來。

趙國公脾氣火爆,趙六郎是他的小兒子,也很受寵的,他遞了條子回來說他曬得臉都脫皮了,下次休沐都不敢回家了,萬一把他媳婦嚇壞了怎麼辦,他才娶媳婦沒半年功夫呢。

於是趙國公便氣得推搡了一把彈劾的言官。

這一下可算是捅了馬蜂窩,說是言官,但誰還真是手無縛雞之力的酸儒不成?

誰讀書的時候不是六藝都學的?

甚至有的言官還是上過戰場的。

老唐大人這個禦史頭不就是刑部出來的嗎?打架,哦,不,是打仗也不怎麼在話下的。

於是言官被推了一下後,立即就大力的推了回去。

坐在龍椅上的皇帝看見,伸手正要攔,底下的情狀已經如天雷勾地火般的炸了開來,倆人立即就跟摔跤一樣的你一拳,我一擋,再來一腿的打上了。

今天老唐大人不想看他們吵架,所以沒來,言官們沒了長官約束,見趙國公竟然敢在朝堂上公然動手,氣得立即群起而攻。

宿國公等本在一旁圍觀,順便煽風點火再幫腔一下趙國公,見趙國公被圍攻,立即不高興了。

你們這些世家子還真當我們勛貴都是吃素的嗎?

平時罵我們,四處找茬兒也就算了,現在打了他們家的孩子,還跟他們家的大人動起手來了……

於是大家立即揮了拳頭跟上。

坐在龍椅上的皇帝驚得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氣得胡子都快飛到鼻子上了,但氣了一會兒,他又緩緩了坐了下去,沈著一張臉看著他們打架。

最後也不知道是誰的靴子頭旁飛來,直接砸中了趙國公的腦袋,靴子地一般都是木頭……

別說殿內的人,就是趴在窗口上的滿寶和明達都清晰的聽到了咚的一聲,然後趙國公眼睛一呆,直接就睜著眼睛倒下了。

這一下大家終於停了,皇帝也氣得拍了龍椅,怒喝道:“還不停手嗎?”

大家紛紛停下,離得近的宿國公和一個言官眼疾手快的扶住了趙國公,面露急色,“趙國公,趙國公你沒事吧?”

皇帝也急忙從龍椅上下來,蹲在他的身前問,“趙國公?來人,快宣太醫……”

在窗外著急的滿寶就等著這一句話呢,立即應道:“太醫在這兒呢。”

她提著裙子就往裏跑,老早就盯著她們看的侍衛象征性的攔了攔,等明達公主拉住周滿後便放行了。

皇帝寵愛明達公主,像禦書房和前殿這樣的地方從不攔著明達公主進出。

明達帶著滿寶跑了進去。

一群打得渾身是汗的糙老爺們看到兩個嬌滴滴的小姑娘跑進來還有些不好意思,一個大臣直接問道:“公主何時來的?”

“哎呀,現在是問這個的時候嗎?快讓太醫看看趙國公如何了……”

滿寶給皇帝行禮,皇帝揮手,讓他趕緊看躺在地上的趙國公。

滿寶上前摸了摸脈,立即對圍觀的眾人道:“諸位大人散一散,讓趙國公吸一吸氣。”

趙國公不止是被砸暈的,他應該是被熱暈的。

滿寶等眾人散去,便去掐他的人中,趙國公疼得繃了一下腿,疼得吸了一口氣後便微微睜開了眼睛,然後就赫赫的呼氣。

滿寶在自己的腰上摸了摸,摸出一個袋子,從裏面拿出一包針袋,裏面只有十枚針,是她慣常帶在身上應急用的。

滿寶拿起趙國公的手,在他的虎口上紮針,又往他腦袋上紮了兩針,並沒有停留很久,撚了撚後便抽了出來,但趙國公也好受多了,呼吸順暢,頭又不是那麼暈了。

滿寶讓人去拿一倍溫水和一些鹽來,往水裏倒了一點點鹽,等融化後就給趙國公喝。

趙國公喝了水,覺得發軟的手腳才好些,他這會兒感受到腦袋疼了,就伸手摸了腦袋上的包,問道:“誰,誰的鞋?”

宿國公光腳道:“我的。”

見眾人看過來,他立即辯白,“鞋雖然是我的,卻不是我砸的。”

一個言官憋屈的出列道:“我砸的,但也是宿國公砸了我,我才砸了回去的,奈何準頭夠了,但宿國公躲開了。”

宿國公立即生氣的道:“王績,你砸人還不準人躲開?”

“好了!”皇帝怒道:“愛卿們要不要再打一架?在朝堂上打架成何體統!你們有本事畫下道兒來去演武場裏真刀實槍的來一場!”

在一旁端水的古忠聞言忍不住輕咳一聲,提醒皇帝慎言。

皇帝沈默了一下,也發覺自己說錯話了,於是更生氣了,覺得他都是被他們給氣的。

一旁的滿寶弱弱的道:“陛下,我看諸位大人出的汗都有些多,要是不喝水,一會兒說不得還會再暈幾個。”

明達立即拉著皇帝的袖子搖了搖,撒嬌道:“父皇別生氣,氣壞了身子不值當,諸位大人這會兒肯定都知道錯了,還是先給諸位大人奉水吧,不然大人們暈了,心疼的還是父皇。”

皇帝就覺得還是明達貼心啊,哪兒哪兒都貼心。、

大臣們也覺得還是明達公主好呀,果然和皇後一樣明理知禮,於是紛紛低頭表示羞愧。

皇帝臉色也和緩了,讓古忠去取水來,給大家倒茶。

古忠應了一聲,立即去吩咐內侍們沏茶。

趙國公也被扶到坐席上半靠著,其他大臣衣裳混亂,也都不太顧形象的坐在了各自的位置上。

皇帝舒出了一口氣,見周滿把針袋收起來才想起來問,“你們兩個怎麼在這兒?”

明達轉了轉眼珠子,立即道:“父皇,今日天好熱,我擔心你,就拉著周小大人過來看您。”

皇帝雖然知道這話有水分,但還是忍不住開心,拉著明達的手道:“還是女兒貼心啊,你三哥呢?”

“三哥去爬山了。”

皇帝就看了眼外面的大太陽,有些憂心。

滿寶立即道:“陛下放心吧,山上可比這兒涼快多了,而且都是樹蔭,恭王是不會曬到的。”

才怪,山裏是涼快,但那是在人坐著躺著不動的時候,你一直往上爬試試看?

什麼樹蔭底下不會被曬,那都是騙人的,要是不被曬,他為什麼會變黑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