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4章 僥幸

皇帝回到皇後宮中,熱得當即把袍子脫了,尚姑姑拿了一碟已經從冰盆裏拿出來足有兩刻多鐘的寒瓜給皇帝。

皇帝摸了摸,發現寒氣已經去得差不多了,便一邊心中嘆息,一邊吃。

自從他病過一場後,他就再也吃不到剛出冰盆的冰東西,連奶酪他們都恨不得等全化了才給他吃,

當然,他也不是很敢那麼吃就是了,上次真的差點就一命嗚呼了。

皇帝將瓜吃完,皇後用帕子給他擦了擦嘴巴,問道:“我聽說前面又吵了起來?”

皇帝不在意道:“沒事,因為幾個孩子上學遲到鬧騰的,事情已經了了。”

皇帝能不知道他們項莊舞劍,意在太子嗎?

只是事情多了,他已經不是很在意了,日子還長著呢,且慢慢過著,真像前朝末帝那樣好大喜功,想要三五年內做完三五十年,甚至是三五百年才能做好的事,那結果怕不是換個乾坤,而是換了坐在乾坤之位上的人。

他們李氏的皇位是怎麼來的,親自打下半壁江山的皇帝最了解不過。

太子也在去看過太子妃,摸了一下她的肚子後回東宮去了,他也沒很把這事放在心上。

這些年,他受到的攻訐,哪一個不比這個嚴重?

他們身經百戰自然可以淡然處之,但崇文館裏一群連茅廬都沒出的學生不行啊。

白善和白二郎還好,他們好歹經歷過狀告益州王,在最初的氣氛過後就該吃飯吃飯,該讀書該讀書,有再多的想法也先埋在了心中。

殷或則是不好過問,這件事說是與他有關,卻又與他無關,他父親的位置註定了他不能過多的參與這種紛爭。

所以同窗們激憤不平時,三人正和滿寶一起坐在閣樓上吃瓜,這半個月累慘變瘦的幾人現在就毫不掩飾食欲的吃著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明明才吃過晚食不多久,這會兒吃了飯後水果,竟然還能摸著點心吃。

殷或胃口一向小,被他們帶著都忍不住多吃了一塊點心,然後成功的把自己給撐住了。

他沈默了一下後便自己起身在閣樓裏溜達起來,一邊溜達一邊和三人道:“我看這未必是恭王所為,我聽我父親提起過,亂世是最有可能有作為的時候,當然,絕大部分正常的人都是不會希望出現亂世的,但在不出現亂世的情況下渾水摸魚也是可以的。”

他道:“這個世界上有孔祭酒、魏大人和李尚書這些希望天下太平,皇室和睦仁愛的臣子,自也有自認滿身抱負不得施,想要一個可以掌控或是與他政見相和的君王。”

白善三人目瞪口呆,問道:“這話真是殷大人說的?”

那殷大人膽子可真夠大的。

殷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前一段話是我父親說的,後一段是我根據父親的意思想的。”

殷禮之所以告訴殷或這些,是想告誡他,他們家一直是陛下的人,所以他便是在崇文館中讀書,也最好不要參與進裏面的紛爭。

進了崇文館,很多事都將身不由己,並不是你不爭不搶就可以真的獨善其身的,因為總有人、總有勢力會推著你,迫著你不得不去爭搶。

殷禮告訴殷或這些是讓他自己考慮是否真的要進崇文館。

而殷或在考慮過後依舊選擇了進來,當時殷禮就告訴他,“希望你進去後一來從心,二來要時刻將家族放在心中考量。”

殷或當時應下了,如今也暫時做到了,但將來如何,連他都有些不確定起來。

因為今日或明或暗在他身邊圍繞的人太多了。

只是還沒等他做出選擇呢,第二天這件事就爆了。

當然了,引爆這件事的不是太子,更不會是孔祭酒,他們以為這事兒已經過去了。

誰知道趙六郎等人受不住這個氣,直接悄悄的和家裏傳信,第二天誰誰的爹就開始給言官們找茬兒,誰誰的姐夫也在一旁幫腔,佐證誰誰在上班期間還喝小酒呢……

朝堂瞬間亂成一團,到處是亂彈劾的人,氣得皇帝發了一通脾氣。

天氣那麼熱,大家早點兒把朝政處理完回家抱著冰桶過夏天不好嗎?

為什麼要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吵架,很耽誤時間知不知道?

他們這麼一吵,倒是便宜了滿寶,她的認錯折子遞到禦史臺後因為很多言官都參與到吵架中了,沒空處理這些折子,傳來傳去就傳到了老唐大人的手中。

老唐大人展開,本來只打算掃一眼,結果看著看著笑出聲來,直接愉悅的給她畫了一個圈兒,算是通過。

老唐大人在公文冊上將周滿的名字添上,並給吏部寫了處罰建議,算是給她的這件事劃上一個句號了。

公文冊會先遞送門下省,他們審核過後沒問題才會發給吏部。

不巧,門下高官官是魏知,他今天也不想到皇帝面前為這麼些小事吵架,所以沒去大明宮那邊找架吵,也在皇城這邊處理公務。

在一堆折子的底下看到禦史臺的公文,便拿起來看了看,看到周滿的名字和處理意見,揚了揚眉後幹脆添了一筆,然後寫下一句評語,讓人交給吏部了。

吏部看過後對此處罰意見沒有意見,於是直接把折子交下,自有吏員給周滿送去。

滿寶此時正在大明宮呢,她給太子妃問過脈後又去了一趟恭王宮裏,給他把過脈,又不太有感情的鼓勵過他以後就興沖沖的拉著明達一起去前殿看大臣們吵架了。

長豫對這種事不感興趣,在猶豫了一下後就決定帶著宮女們跟在三哥的屁股後面上山玩兒。

明達卻也很喜歡去前殿,她打小就喜歡跟在父皇身邊,小時候還在大殿上撒過尿呢。

當然了,這種事兒她是不會記得的,都是皇祖母和母後,偶爾會提起這件事,讓她想忘記都難。

倆人悄咪咪的跑到大殿外,在窗口底下找了個陰涼的好位置,一邊趴著,一邊喜滋滋的看著裏面的大臣唾沫橫飛,互相指責吵架,臉紅脖子粗的,幾乎都要打起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