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2章 被利益支配

崇文館是太子伴讀,伴讀怠學,如何能陪伴好太子?

因此,這一次,崇文館裏的所有學生都被禦史給彈劾了,太子也被言官認為沒有約束好手下。

所以崇文館今天便罰了白善等人去演武場上訓誡。

等孔祭酒從太極殿裏回到崇文館時,白善他們已經在大太陽下站了有大半個時辰了。

孔祭酒眉頭一皺,問道:“誰罰他們去訓誡的?”

“是袁侍講。”

“把他們叫回來,看看這會兒的太陽,先前為什麼派他們出去消暑賑災?你們就不怕把人曬出個好歹來?”孔祭酒緊抿著嘴道:“讓他們抄書思過。”

眾官:……就知道孔祭酒最愛罰學生抄書了。

遠遠站著的莊先生悄悄松了一口氣,抄書可比去演武場上訓誡安全太多了。

孔祭酒讓人去把學生都撈回來後便拿起桌子上的折子看,邊看邊皺眉,早上明明只他和魏知看到了。

魏知那人他還是知道的,雖然嚴以律人,卻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早上他們一同進太極殿前明明已經達成了共識。

他自罰他的學生,他自去罰他的官員,大家互不幹涉,既罰了那些孩子讓他們吃到教訓,也不至於把事情鬧大。

怎麼就直接向陛下和中書省彈劾崇文館了?

這是沖著崇文館呢,還是沖著太子呢?

本來心情就不是很好的孔祭酒心情更不好了。

白善他們被從演武場裏叫回來時整個人都濕透了,臉曬得通紅,臉都繃得極緊,心頭也都有些冒火。

欺負誰呢,以前他們進宮時也並不是沒有遲到過,不也什麼事兒也沒有嗎?

這次為什麼這麼大張旗鼓的罰他們?

趙六郎很快從另外幾個比他們年長,且是太子心腹的同窗那裏回來了,憤憤道:“這次太子殿下差事辦得好,京城、雍州和商州的消暑賑災都沒出什麼岔子,反而因為朝廷分發消暑藥材,因為連續幹旱有些埋怨浮動的民心也都穩定了下來。”

“聽說消息傳到勝州,連勝州的民聲都好了許多,有些人看不過殿下獨占功勞,所以要拿我們試刀呢。”趙六郎怒道:“張二讓我們忍一忍,以大局為重,呸的以大局為重,我們是進宮來讀書的,又不是進宮來給他們爭功做筏子的。”

勝州正在遭災,和這邊旱災不一樣,那邊是洪災,據說已經沖垮了好幾個村莊,因為有了益州城這個前車之鑒,這一次皇帝早早就派出朝中官員過去主持賑災事宜。

不過這次過去的官員顯然沒有魏大人的魄力,雖然一直在進行,但也一直沒有穩定住局面。

也是勝州的情況比較復雜,那是黃河的拐點,為了保證下遊的安全,上面一部分的鄉裏必須要做出一些犧牲,顯然,去的官員和勝州的當地官員沒能協調好。

聽說在他們各處刷名望的時候,勝州可是一地雞毛,朝中為此將去的官員和當地官員彈劾得不要不要的。

白善沒想到這還涉及到利益之爭,不由皺眉,白二郎嚷道:“我們只是學生,為什麼要將他們牽涉進來?”

封宗平橫了他一眼道:“從我們進崇文館的那一天起就不是單純的學生了,不管你願不願意,我們身上都打了太子殿下的標簽。何況這折子一開始不是你們寫的嗎?”

白二郎就有些心虛的看向白善,“所以這是我們的錯?”

白善瞥了他一眼後道:“不是,是那些為了利益便罔顧是非曲直打壓我們的人的錯,別胡亂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

那些人並不在意一件事的是非曲直,也不在意牽涉的人是否無辜,只在意利益,只要對他們有利,他們就做,所以是他們的錯,與他們這些無辜的人有什麼關系呢?

被太陽曬得對白善白誠已經有些怨氣的其他學生聞言,立即一頓,想了想,心中隱隱有點兒羞愧起來,好像還真是這樣。

其中一個卻沒這樣的心胸,叫道:“殷或怎麼不受罰?說起來,那折子也有他的一份吧。”

白善冷眼掃過去,淡淡的道:“他倒是能曬,就怕崇文館承擔不起他那一曬的後果。”

誰都知道殷或身體不好,從宮門走到崇文館來,只是走得略快點兒他就氣喘,因此除了第一次入宮外,每次休沐回來他都是被殷大人帶到西內苑,再從西內苑進崇文館,路程直接縮短了三分之二。

剛才袁侍講倒是把所有學生都叫到演武場訓誡,只是白善給殷或使了一個眼色,殷或想了一下便眼睛一閉,暈倒了。

袁侍講看不出他是裝的嗎?

當然看得出,但他敢真的讓殷或曬上一個時辰的太陽嗎?

他是不敢的。

殷或真出個好歹,訓誡一事便是好事,也能變成壞事。

不僅殷或,在場的每一個都是如此,而他之所以敢訓誡他們,不過是因為他們曬了不會出事,最多受罪;殷或卻是會的。

大家嘟囔著往崇文館裏走,正在課室裏喝茶看書的殷或聽到動靜,立即將東西一收,讓伺候他的內侍趕緊端下去,然後正襟危坐,一臉的憂色,看到他們便關切的迎出門去,問道:“你們沒事吧?”

看到只是幾步路,走得快些他都喘,覺得他占了大便宜的眾同窗也沒了怨言。

算了,算了,殷或和他們又不一樣,他進崇文館來讀書那就是單純來讀書的,他將來又不會出仕,跟他計較這些做什麼?

眾人紛紛搖手表示沒事,然後進屋裏灌水去了。

滿寶中午吃午食的時候才知道他們被訓誡的事兒,因為要寫辯折,所以她很任性的給大明宮那邊傳話,說她今兒太忙,就暫時不過去看太子妃和恭王了。

太子妃收到消息時一陣惋惜,這兩天胎動得厲害,有時候只是喝一口湯,肚子裏的孩子就歡騰得跟什麼似的,她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還想問一問滿寶呢。

而一早繃緊了神經的恭王卻悄悄松了一口氣,覺得今天又過去了。

雖然今天他還是得走路爬山,但感覺沒那麼沈重了,一定是因為周滿沒來他很開心的緣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