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1章 彈劾

老周頭一臉好奇的看著這一切,新奇不已。

魏知是誰啊,才走近,察覺到馬車裏還有人,不由多看了一眼,就對上了老周頭的目光。

魏知微訝,“周老丈?”

老周頭也驚訝,忍不住將窗簾掀得更開一些,有些遲疑的道:“您是魏先生吧?”

魏知曾經在七裏村住過幾日,還到過他們老周家吃過飯,說過話呢。

因為七裏村很少有外人進來,加上老周家有那麼一個秘密,所以對進村的人特別關註。

事情也沒過去幾年,而魏知的外貌也沒怎麼改變,所以老周頭還記得他。

孔祭酒卻眼睛一瞇,目光在魏知和老周頭之間來回滑動,想起去年魏知針對益州王謀反一案時的彈劾,他隱有些明白。

魏知並不在意孔祭酒的目光,笑著和老周頭說話,“周老丈是來京看周小大人的?”

老周頭反應了好一會兒才回過味兒來,“周小大人”是滿寶呢,於是他連連點頭,笑道:“我六兒子也要成親了,上京來也是為了給他辦喜酒,魏先生,你也在宮裏當差嗎?”

魏知笑著點頭。

老周頭立即道:“那回頭我六兒子成親,您可得來喝杯水酒,對了,你們富貴人家都喜歡送個帖子什麼的,回頭我讓滿寶給您送一封去。”

看得出老周頭並不是想要巴結他,而只是因為認識所以叫了他去沾一沾喜氣,所以魏知笑著應下,“只管讓周小大人給我送,在下一定去討杯喜酒喝。”

老周頭連忙應下。

孔祭酒也對老周頭和善的笑了笑,然後和魏知一起進宮。

孔祭酒並沒有立即去東宮,今天有小朝會,皇帝還從大明宮那邊回來處理一下這邊的事情,所以這會兒他們要去太極殿裏見皇帝。

走著去太極殿的路上,孔祭酒目視著前方道:“去年我就覺得奇怪,雖說一切都合情合理,可怎麼就這麼巧,陛下要恩蔭功臣,白善之父就恰巧在其列,周滿也的確有本事,但只因救了蘇堅一命,立即便被送到了皇後面前替皇後診治,我了解太子,他是直腸子,若是無人在他身邊暗示提點,他是不會想到周滿可治療皇後的。”

魏知沒說話。

孔祭酒站在太極殿的宮階下,伸手扶了扶自己的帽子,嚴肅的道:“陛下此舉失於仁善了。”

魏知也擡起頭看著太極殿,沈聲道:“孔大人,對於十四年前冤死的人,還有因益州水患而死的劍南道百姓來說,陛下此舉就是仁善。”

“魏大人只看結果,不看過程嗎?”孔祭酒沈怒道:“陛下大可以申斥益州王,派人光明正大的去查……”

魏知打斷他的話,“太後還在呢。”

孔祭酒就冷笑,“陛下此舉並不是孝順,現在太後也沒好受多少去,說來說去,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名聲而已,不仁不孝就是不仁不孝。”

魏知皺眉,雖然他當初也不太贊同皇帝的作為,但此時已經塵埃落定,再翻出來,不論是對死去的人,還是活著的人都沒好處。

於是他皺眉看向孔祭酒,“孔大人是要彈劾陛下嗎?”

孔祭酒哼了一聲道:“我不傻,魏大人放心,我就是私下諫上,也不會當眾彈劾的。”

魏知就松了一口氣,不把事情鬧開就好。

至於皇帝私底下被罵,他反正是不太在乎的,罵就罵吧,也免得皇帝下回還犯這樣的錯誤。

孔祭酒不太開心的去開小朝會,小朝會結束以後,他便借口有事找皇帝說,然後去給皇帝說了兩則寓言故事。

皇帝一頭霧水的聽完,直到孔祭酒走了都沒明白他的意思,不過孔祭酒不高興,說的兩則寓言是在罵,不,是在諫言他聽出來了。

皇帝一腦袋的問號,雖沒聽懂,但他將這段時間他處理的國事都翻出來仔細想了想,沒想出來自己有什麼毛病;

忍不住又去翻了翻家事,再次確定他家裏也沒發生什麼事兒。

最近太子很用功的處理朝政,他們父子相處也挺愉快;老三正專心治病瘦身,也沒闖禍;剩下的兒子女兒都乖巧得很,雖然有拌嘴,但都是小事兒,皇後就處理好了,老孔應該不是那麼婆媽的人,因為這麼點兒小事就找他的茬兒……

所以想來想去,皇帝沒在自己身上發現什麼問題,那就只能是老孔自己的問題了。

一想明白,皇帝氣得吹了一下胡子,和古忠道:“孔祭酒近來火氣有些大,給他送些寒瓜去下下火。”

古忠笑著應下。

皇帝問,“太醫院正在做的那個西瓜霜還沒弄好嗎?要是弄好了,給他也送一點兒去。”

古忠躬身道:“聽說效果不錯,只是現在還在試驗呢,所以還沒敢給主子們用。”

皇帝這才打消了這個想法。

滿寶先把東西放回了自己的房間,這才拿了東西去崇文館裏修書,只是她正沈浸在其中的時候,蕭院正找了過來,遞給她一個折子道:“今兒有個小禦史彈劾你怠政,還帶壞了崇文館的學生,你抽個空給禦史臺回個話吧。”

滿寶一臉懵,“誰呀,說我怠政我認了,今天的確晚了,可帶壞崇文館的學生是怎麼回事?我跟他們有關系嗎?”

蕭院正道:“你和白善白誠是同門,還住在一塊兒,你說有關系嗎?”

“那怎麼就不是他們帶壞我,而是我帶壞他們?”

蕭院正本來都要轉身走了,一聽停住了,回身好笑道:“你大可以這麼和禦史臺回嘛。”

滿寶一聽,噎住了,她要真這麼上折,最後肯定是她和白善白誠二人的官司了,她又不傻,自己在水下也就算了,還把兩個小夥伴給扯下水。

滿寶嘟了嘟嘴,覺得自己為師門受大委屈了。

卻不知道此時白善他們也在受苦。

就是這麼不巧,今日禦史不僅彈劾了周滿,還彈劾了崇文館。

彈劾周滿的折子連上朝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就轉到了蕭院正那裏,但彈劾崇文館的折子卻是上了皇帝案頭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