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 我也要去

老周頭也只歇息了一天,第二天一早便拿著鋤頭開始滿院子的溜達起來,想著哪兒種上果樹才好。

結果他才晃到正院,就見滿寶著急忙慌的提著籃子往外跑,老周頭就停下腳步問,“你跑什麼呢?”

滿寶道:“我今兒要進宮當差,爹,我先走了。”

老周頭精神一振,眼珠子一轉,立即丟下鋤頭趕在了她屁股後面,問道:“滿寶啊,那皇宮,爹能去看一眼嗎?我也不進去,就遠遠的看一眼。”

你就是想進去,這會兒也進不去啊。

不過遠遠的看還是可以的,近近的看也可以,於是滿寶帶著他一塊兒走了。

白善和白二郎早等著了,莊先生上班的時間比他們晚,只要沒有課,他便是半日不去也沒人說什麼。

所以他不與他們同路。

滿寶幾個將籃子放到車上,然後便爬了上去。

小錢氏楞楞的追上來,問道:“滿寶,你不吃早食了?”

滿寶糾結道:“太陽快出來了,我們須得趕在其他大人之前進宮,不然被他們撞見,他們又該彈劾我們懶惰了。”

今天他們起晚了一點點兒。

小錢氏一聽,立即道:“你們等會兒,我烙好了餅的,給你們裝幾個。”

說罷跑回廚房裏將烙好的餅撿了好幾個放在籃子裏,又擰開一個竹筒,打了一旁涼著的米湯倒進去,跑到前院全給他們塞車上了,“路上吃,下次要幹活兒了,可不能再睡懶覺了。”

滿寶應下。

大吉見他們都準備好了,這才趕著馬車前行,高松則和另外兩個護衛在後面牽著他們的三匹小馬駒騎馬趕上去。

餅是剛烙出來的,還熱乎乎的,裏面填著肉餡,鹹香鹹香的,咬一口,還脆脆的,可好吃了。

滿寶吃了兩口就擰開竹筒,白善摸出車上常備的茶杯,大家各自倒了一杯,便一邊吃餅,一邊喝著米湯,都愜意得很。

連白二郎都一臉的懷念,“周大嫂做的餅子真好吃。”

滿寶連連點頭。

一旁已經吃過早食的老周頭都覺得又有些餓了,不過他看了三孩子一眼,默默的沒說話。

滿寶將她手上的餅扯了一塊給她爹,“爹,你也吃。”

老周頭推了回去,“爹吃過了,而且爹就住在家裏,想吃多少都行,你進了宮,要吃就得等下次休沐了,對了,你們進宮幾天休沐?”

白善道:“八天。”

老周頭嘆氣,“怎麼這麼久?”

白善道:“讀書都這樣的,國子監也是每八天放兩天假,只是崇文館是給太子伴讀,因此不許隨便進出。”

老周頭楞了楞,問道:“你們是進宮陪太子讀書,但滿寶是給太子治病的,她怎麼也要住在宮裏?”

白善沈默了,他能告訴老周頭太子是以權謀私了嗎?

滿寶一邊吃餅一邊道:“爹,我在崇文館修書呢,我身上有兩個官職,一個是六品太醫,一個就是五品修撰。”

老周頭就心疼,“你才多大呀,就要幹這麼多活兒嗎?”

滿寶想了想後道:“倒不怎麼累,省了進出宮的時間可以做許多事呢。”

老周頭有生之年就沒體會過一天時間怎麼都不夠用的感覺,哪怕是農活最忙的時候,臨睡前他想的也只會是,今天總算是過去了;而不會是,今天怎麼就過去了?

所以他一臉滿寶虧了的模樣,道:“可這也是兩份工啊。”

“我也拿了兩份的俸祿呀,”滿寶道:“時間還是一天,雖然幹的活兒是比單份的多,但俸祿也高呢。”

老周頭這才想起來問,“對啊,你是官兒呀,你有俸祿的呀。”

滿寶點頭,“我有俸祿呀,咦,我信上沒寫嗎?”

老周頭楞楞的搖頭,“我沒聽見你二哥念呀。”

滿寶卻撓著腦袋道:“我寫了吧,我寫了我現在已經開始領俸祿了,還是雙份的呢。”

老周頭自然是更相信滿寶的,於是罵道:“老二看信也不知道怎麼看的,竟然漏了這麼重要的事兒。”

不認識“俸祿”兩個字,於是便略過一句話不念的周二郎在家裏狠狠的打了兩個噴嚏。

馮氏拿著簸箕出門看見,便問道:“是不是昨晚上貪涼病了?”

周二郎揉了揉鼻子後搖頭,“沒有,估計是爹娘在京城念叨我吧。”

“有滿寶在呢,爹娘才不會念叨你呢,”馮氏道:“要念叨,那也是念叨地裏的莊稼,對了,我看東邊那幾塊田有些幹了,這兩天要是還不下雨,就得從溝渠裏挑水澆地了。”

周二郎道:“我傍晚去看看。”

馮氏點頭,然後看著天空憂傷的嘆氣,“也不知道二頭二丫他們在京城裏好不好,二丫年紀也不小了,也該說親了。”

周二郎道:“不急,二丫現在厲害著呢,先看看情況,怎麼也得找個富裕人家,嫁過去不用下地,最好家裏有幾個鋪子給她管著。”

“她又不是小姑,能找到嗎?”

周二郎道:“你也太小看我們閨女了,你沒聽滿寶說嗎,她和三丫現在都厲害著呢,你只管往好的那邊找,可別隨便許給莊稼人。”

“莊稼人怎麼了,你不也是莊稼人?”

“我是,所以我不樂意讓她們跟我一樣下地熬著。”

馮氏就不說話了,想了一會兒後道:“是得好好的找一找,她們好歹到過京城,也見過大世面了。不求以後和小姑一樣出息,能有小姑十分之一也好呀。”

而此時,老周頭就目光炯炯的盯著滿寶問,“那俸祿多少錢呀?”

滿寶道:“錢的話五品是一月三千六百文,六品是兩千四百文。”

老周頭想加一下,奈何這個數據太大,他加不太起來,“你就告訴我一共多少錢。”

“六吊錢。”

這個老周頭就聽懂了,他蹙眉問道:“倒是挺多的了,畢竟以前咱家一年也未必能存下六吊錢呢,你這是一個月的,的確不少了,可我記得你之前再濟世堂坐堂的時候,一個月就有五兩的月銀吧?怎麼當官的錢跟坐堂的錢差不多?”

而且還是兩個官的錢才比得上一個坐堂的錢。

滿寶道:“我還有祿米,還有職田呢。”

這個才是大頭。

滿寶挺了胸膛道:“我五品一月有十五石的祿米,六品有八石,職田嘛,我一共有一千畝。”

老周頭瞪圓了眼睛,驚叫出聲,“多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