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7章 守禮

白大郎轉動著眼珠子左右看了看,見周圍除了他們幾個外就沒別人,於是輕咳一聲,小聲道:“想自然是想的,只是這規矩……”

滿寶道:“這又不是非守不可的規矩,不然昨天晚上你們怎麼坐在一起吃飯了?”

“沒有坐在一起,中間隔了屏風的,分了男客女客的,”白大郎辯解道:“我只看得到她的頭發。”

白善道:“就問你想不想見吧,只是見面,又不是讓你們做失禮的事兒,而且,說是成親前不好見面,但那也是成親前夕,這會兒離你成親還有許多時候呢。”

比如他和周滿,就沒人跟他們說未婚夫妻不能見面,反而,定親之後還自在了許多,便是他們當眾手牽手,眾人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

白大郎遲疑了一下便小聲道:“但在成家看來,二小姐是已經送嫁了的,只是現在因為我家的緣故才另外選了日子在京城拜堂,這會兒二小姐正在出嫁的時間上,我們見面到底不好。”

成家送親,並不是直接拉了嫁妝帶上女兒就來的,當初白老爺代替兒子上門求娶,是連跑了三趟,給足了成家面子,然後又代兒子去迎親的。

本來一對新人天各一方,新娘子是可以先在七裏村進門,然後再送到京城和白大郎簡單行禮的。

可一來,成家不願這樣委屈了女兒,二來,白老爺也不願意如此委屈兒子。

畢竟都是第一次成親,且是長媳,寧願折騰些,也不能在有些禮上太簡。

所以白老爺上門替兒子迎娶時,成家那邊是大擺出嫁酒,成二小姐穿上了嫁衣,然後被送出綿州城的。

也就是天熱,成二小姐中途才換下了嫁衣,但這十二天來穿的也都是紅色的衣裳,從不曾換過別的顏色。

現在就等白老爺買下房子,準備好後到了吉日子就把長媳迎進門就可以。

如果說未婚夫妻是一只腳已成了夫妻,那白大郎和成二小姐現在就是只差腳後跟的距離了。

越是這種時候,越得守禮才行。

所以白大郎遲疑了半響後還是一咬牙一閉眼,拒絕了滿寶和白善的誘惑,然後在園子裏仔細的挑了挑,伸手挑了一枝極好的月季剪了交給滿寶,“替我送給二小姐。”

雖然有些出乎意料,不過滿寶還是很高興的接了過去,不再攛掇著讓他去見成二小姐。

滿寶將書塞給白善,托他帶回去,然後拿著花就去客院那邊找成二小姐。

走著走著覺得不太對,她看了眼手中的花,忍不住在心裏問科科,“這花是我的吧?”

科科道:“是宿主的。”

滿寶就道:“白師兄可真小氣。”

不過將花交給成二小姐時,她還是壓低了聲音和她悄悄道:“白師兄在園子裏挑選了好久才挑出來的,特地叮囑我把花送給你。”

成二小姐羞紅了臉,接過後在屋裏找了一個花瓶插上,臉發熱的小聲道:“替我謝謝他。”

滿寶問:“謝他什麼?”

成二小姐臉更紅了,半響才說出聲兒來,“謝他周到,就,就說我很喜歡。”

滿寶笑著應下。

成太太才洗漱好,聽說周滿來了,連忙梳好頭發走過來,“滿小姐來了?”

只是一個晚上她也換了稱呼,卻顯得多了兩分親近。

成二小姐顧不得他們還不熟,急忙一手抓住滿寶的手,目錄祈求。

滿寶便笑著和成太太道:“我來給二小姐送朵花兒,現在送完了,太太忙著,我先回去用早飯了。”

成太太連忙挽留,“在這裏吃吧。”

滿寶謝絕了,一溜煙跑回了白善他們的松柏院,果然,堂屋裏已經擺了吃食,白老爺也坐在了桌子邊上。

看到滿寶便笑著招手,“來得正好,快來吃早食。”

滿寶上前坐下,白善分給她一副碗筷,問道:“還以為你要在你家那邊吃呢。”

滿寶道:“大嫂累呢,今兒早食是四嫂做的。”

白善他們幾個就明白了。

莊先生日常教訓了她一句,“你也太挑食了。”

滿寶嘻嘻一笑,乖乖認錯,下次估計還是死不悔改。

白善適時的轉開話題道:“你的書我給放在書房了。”

莊先生聽了立即道:“一會兒用完了早食我便抽背課文。”

白二郎脊背微寒,低著頭吃粥。

白善和滿寶也繃緊了皮,弱弱的應了一聲。

白大郎看了滿寶好幾眼,發現她都沒有收到他的暗示,便失望的低下頭去。

滿寶吃了早食便和白善白二郎去書房隨莊先生讀書去了,白大郎則跟著他爹忙婚禮的事兒。

雖然需要到他忙的事兒不多,但像喜服等,還有要請的客人都還要問過他的意見的。

老周頭則是難得好眠,一覺睡到太陽曬屁股才起來。

錢氏早起來了,聞到藥味兒,便和小錢氏循著藥味去了前面,就見陸氏等人正在熬煮藥。

她楞了一下問,“這是給誰的藥,你爹的?”

陸氏連忙起身道:“不是,小姑說公爹的藥得飯後吃,公爹這會兒還沒起身呢,所以還沒開始熬。這是家裏做的藥膏。”

陸氏解釋了一下這藥膏的來歷,道:“現在這藥膏賣得可好了,尤其是這潤白膏,昨天立君還給成二小姐拿了一小罐呢。”

錢氏:……她說呢,那孩子昨兒怎麼神神秘秘的,從成二小姐房裏出來的時候高興得跟什麼似的。

錢氏扶著小錢氏的手坐到了一旁的小凳子上問道:“這些藥材貴嗎?”

“挺貴的。”陸氏比劃道:“這麼大一罐藥膏,不算柴火人工就得小一兩銀子呢。”

“那你們賣多少?”

“一罐大約可以分成兩個瓷罐,一瓷罐二兩銀子。”陸氏見錢氏蹙眉,她立即解釋道:“瓷罐也很貴的,立君非得在上面刻上一個周字,所以瓷罐都得定做,因為釉色要好,所以一個罐子要一百五十文左右,比家裏買的那些碗碟貴重多了。”

可不貴嗎,家裏用的是瓦的,這兒用的是瓷的。

錢氏楞楞的看著廚房裏冒著煙的三個藥爐,半響後道:“這樣也好,你們在京城裏也有事兒做。”

陸氏松了一口氣,笑著應了一聲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