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6章 被壓迫

“先生說的是,滿寶說有一句話,叫什麼讀萬卷書,不如行千裏路,可我覺著,不管要做什麼事,得保命不是,草原上太危險了,萬一遇見了胡人怎麼辦?”

白老爺忍不住道:“草原上都是胡人,現在我們和胡人不打仗了,您就放寬心吧。”

莊先生笑了笑,收了信後看向溜出來的三個弟子,道:“滿寶,你們近來都忙,我倒忘了檢查你們的功課了。”

老周頭一聽,立即覺得這是正事,便拉著白老爺要告辭,“那莊先生您考他們,我們先走了。”

莊先生笑著點了點頭,看了三個弟子一眼後轉身先往書房去了。

三人對視一眼,默默的跟了上去,他們總覺得先生的心情有些不太好。

果然,莊先生今晚上出的題目都尤其深,檢查的課文背誦都正好是他們不太擅長的。

別說白二郎了,就是滿寶和白善都被訓了一頓,更別說白二郎了,那是被訓得頭都快擡不起來了,然後接了好多作業離開。

三人垂頭喪氣的出去,滿寶委屈的道:“也不知道是誰惹先生不高興的,我本來還想明天帶我爹娘出去逛一逛京城呢。”

白善也嘆氣,“別想了,不想先生生氣,明天我們是哪兒都去不成了。”

白二郎也傷心,問道:“是不是因為我們不聽先生的話硬是下跪磕頭惹的?”

滿寶和白善便橫了他一眼道:“你能不能想個靠譜點兒的理由,我們磕頭的時候先生明明挺高興的。”

白善想了想後道:“肯定是因為莊師兄,是不是莊師兄信上寫了不好的話?”

滿寶也思索起來,“莊師兄給先生送來了這麼多衣裳和鞋子呢,肯定不是,我覺著是不是先生想讓家裏的孫子上京來念書,莊師兄不願意?”

白二郎就小聲道:“莊師兄一點兒也不像先生,脾氣好倔。”

白善中肯的道:“人各有誌,不要背後論人。”

白二郎就閉上了嘴巴。

滿寶嘆氣道:“算了,還是想想明天的作業吧,趁著這會兒天還沒黑全,大家先去做一點兒作業?”

白善想了想後點頭道:“去我的書房裏做吧,後窗正對著園子,晚上吹風要涼爽一些。”

滿寶和白二郎應下,各自耷拉著腦袋轉身回去收拾自己的課本和本子,默默的去白善的書房裏相約做作業了。

周立君不知道在興奮什麼,高興的跑回來時正好看見小姑沒精打采的樣子,便停下腳步揚著笑容問道:“小姑,你怎麼了?”

滿寶道:“先生給我布置了好多作業,明天我不能陪著爹娘去逛街了。”

周立君樂哈哈的道:“爺和奶他們明天本就沒打算去逛街,明天他們要上邱家去呢,六叔也從飯館裏回來了,明天要一塊兒去邱家拜訪。”

滿寶道:“我後天一早就要收假進宮去了。”

周立君不在意,“怕什麼,爺奶他們要在京城住好久呢,一直要等到六叔成親呢,這次不行,下次小姑休沐就可以了。”

滿寶點了點頭。

周立君見勸服了小姑,便跑回房間,也不知道拿了什麼東西,抱著就跑了。

滿寶垂頭喪氣的回房收拾了東西,一路上就沒碰見個人,大家似乎還在飯廳那邊玩呢。

滿寶停住腳步,踮起腳尖看了一眼熱鬧不已的飯廳,再度嘆了一口氣,默默的去找白善他們寫作業了。

三人各自在書房裏占了一個桌子便開始寫作業,滿寶咬著筆頭走神,一擡頭見白善正低著頭在寫作業,就這麼一會兒工夫,本子上已經有好幾行字了。

遠遠地看著,除了開頭兩行有些潦草外,後面的字慢慢工整起來,顯然他的心已經靜下來了。

滿寶便低頭去看自己的作業,默默的嘆了一口氣後也提筆寫起來。

話說,她現在都當官兒了呢,還是五品官兒,為什麼還要寫作業?

白二郎有些心浮氣躁,拿著筆半天寫不出一個字來,他很想出去玩兒,今天他剛和他爹團圓呢。

但一擡頭,發現白善和周滿都正低頭寫著呢,他便也壓下了心中的煩躁,開始看著題目糾結起來。

不一會兒,屋裏只聽得到三人寫字的聲音了。

等寫累了,白善和滿寶便拿著要背的課文小聲的讀起來,通讀兩遍熟了一些後便閉上眼睛試探性的背一背。

白二郎一看到他們進度這麼快,忍不住加快了速度,一邊寫一邊喊,“你們等等我呀。”

白善瞥了一眼他的作業後道:“你可別寫得太潦草,小心先生讓你重寫。”

白二郎又不得不慢下來,他覺得他太難了。

三人寫作業到亥時,大吉過來提醒他們,“再不睡覺,老夫人那邊就要問了。”

三人一聽,這才慢悠悠的收拾東西散了,相約明天一早趁著早晨氣溫舒適在花園裏一起背書。

白老爺站在窗前看著他兒子抱著書回了房間,一臉的驚奇,“二郎竟然這麼勤奮了?”

同樣在看書的白大郎打了一個哈欠道:“父親,夜深了,兒子送您回去休息?”

白老爺就對白大郎道:“大郎啊,你也得努努力,爭取兩年後能考中進士。”

白大郎點頭,“兒子會努力的。”

總算是把他爹送到隔壁他的房間裏,白大郎就松了一口氣,這才重新拿起課本來看。

兩年後是不可能的,他打算明年就報名試一試,反正他人在京城,試一試成本也不高,萬一不小心考中了呢?

第二天一早,滿寶便從床上爬了起來,洗漱過後就去花園裏讀書去了。

讀到太陽出來,有些熱度了,白大郎便也拿著書晃蕩到了他們這邊,好奇的問道:“你們今天怎麼這麼勤奮了?平時不是叫著說在宮裏已經夠累夠忙的,回家要好好的歇一歇嗎?”

白善道:“先生布置的作業。”

白大郎就同情的看著他們,自己學習和被需要完成學習任務的感覺還是很不一樣的,前者可以輕輕松松,隨意定目標;後者嘛,看一直捧著書埋頭讀的他弟弟就知道了。

滿寶卻讀得嗓子有些冒煙了,於是停下喝了一口水,見白大郎晃蕩晃蕩的,滿寶便左右看了看,湊上去小聲的問:“白師兄,你想不想見一見成二小姐?”

白大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