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1章 參觀一

老周頭這才想起幾個兒子來,左右看了看後問道:“老六和老五在飯館,那老四上哪兒去了?”

方氏便看向滿寶。

滿寶道:“四哥做生意去了,他去商州進了瓷器送去夏州,然後跟著他幾個朋友去草原上收藥材去了。”

“家裏不就有藥材嗎?”老周頭嘟囔道:“草原,那是胡人的地盤吧,也太危險了。”

滿寶道:“爹你就放心吧,皇帝早就收服了回紇等部,草原上現在都認陛下為天可汗。”

“在中原裏走商都有可能被山匪搶掠,草原上還能比中原更安全?”老周頭也不傻,雖然他見識少,但也是歷經兩朝,看過兵禍亂世的。

只不過他們羅江縣太窮,七裏村太偏,當時打仗暫時波及不到他們那裏而已。

但他年輕時候可是見過不少逃難到他們縣的災民的,聽說草原上的胡人都愛吃人肉,還管他們漢人叫兩腳羊呢。

一想到這個,老周頭便一抖,道:“趕緊給你四哥寫信,讓他馬上回來,寧願生意少做一點兒也不能拿命去賭。”

一旁的周立學忍不住道:“爺爺,四叔把我們家的本錢全帶走了,還有小姑得的那些綢緞布匹,這要是做到一半不做了,會虧死的。”

“怎麽會虧?不去草原做生意,賣給別人就是,反正是白得的賞賜,賣得一文賺一文,賣得一兩賺一兩,”老周頭一臉肉痛的道:“雖然心痛,但總比沒命好。”

滿寶想了想,覺得她爹說得對,草原的確比中原危險,於是點頭,“可是爹,我不知道四哥這會兒在哪兒呀,就是寫了信也沒處送去。”

“他就沒說他去哪兒?”

“說是和禿發部的人走了,可他們去不去禿發部就不一定了,而且草原上的人逐草而居,現在正是水草豐美,放羊牧牛的好時候,他們可不會一直停在某一處,那邊又沒有驛站,信怎麽寄?”

老周頭的關註點卻偏了,驚奇的問道:“怎麽還有個部落叫禿發部?那是不是還有多發部?”

滿寶:……

白善忍不住解釋道:“周伯,禿發部原先是河西鮮卑的一支,拓跋氏,十六國亂世的時候,拓跋氏的首領長子叫拓跋匹孤,他爹沒讓他即位,拓跋匹孤一氣之下就率領願意跟隨他的部眾離開了部落,傳說因為他的兒子是在棉被中出生的,而鮮卑語稱棉被為‘禿發’,他爹給他改姓為禿發,叫禿發壽闐,所以他們那支部落從那以後就叫禿發部了。”

老周頭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上的頭發道:“他們這部落的名字取得不怎麽好啊。”

滿寶也點頭,小聲道:“我也覺得取得不好。”

白善:“……你不是見過阿六敦幾個嗎?他們的頭發多著呢。”

老周頭就若有所思,“或許這就跟做夢一樣的道理,都是反著來的?”

這話,就是滿寶都沒法認同她爹了,她想了想道:“因為腎好吧,腎好,一般頭發都差不到哪兒去。”

這下輪到眾人沈默了。

不過老周頭年紀雖然大了,卻沒有頭發的煩惱,所以他只討論了一下就丟開了,反著他頭發多得很,誰禿頭誰就憂心吧。

錢氏這才找到機會和滿寶說話,因為白善也不是外人,她並沒有避諱她,“白老爺和成家是客人,你們把他們安排在哪兒了?”

“就在後面一個院子裏,”滿寶道:“後面還有一個院子呢,白老爺去和白善他們住一個院子,後頭那院子就給成家人住,很寬敞,夠住的了。不過他們帶了好多東西,恐怕得騰一間房做庫房才行。”

錢氏笑道:“那是成二小姐的嫁妝,來的路上,成家說要到外面租個院子住下,我當時也沒看過你的宅子,沒敢留他們,既然有空余的院子,那一會兒娘和你到後頭去,將成家人留下,幹脆就在這裏備嫁出嫁就是了,我們家也沾一沾他們的喜氣。”

“咦,成二小姐從這裏出嫁,那白大哥在哪兒迎親?”

白善也好奇。

錢氏笑道:“來的路上白老爺就打算好了,在京城買個宅子,若是一時買不到合適的,就借用白善家的房子用一用,到底是長子娶媳,總要辦得漂亮些。”

一片的老周頭補充道:“那是因為白老爺不差錢。”

然後他擡頭看了看他們家的房子後樂道:“我們家雖然差錢,但我們家不差房子,哈哈哈哈……”

老周家人都跟著傻樂,連白善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滿寶是不太介意這種事的,反正家裏房子多,每一個院子都有單獨的廚房,他們想住就住唄,她還是很好客的。

不過在此之前,她得帶著她爹娘把他們家全都轉一遍才行。

方氏幾個沒有跟著,而是拉著周立君和周立如,拖著周立學和周立固去收拾東西。

他們從前院搬過來的東西大部分還放在院子裏沒有放好呢。

滿寶便順著帶他們去看周立學他們住的院子,看到還有這麽多房間空余著,老周頭直呼心痛,“這也太浪費了,老四他們住哪兒?”

“四哥他們住前面。”側門進來的第一個院子,重在開闊,周四郎周五郎和周六郎兄弟三個都住在這兒,比在老周家那會兒還寬敞呢,還有預留出來給孩子們的房間。

等孩子再大一些,這裏要是住不下了,直接把孩子往後頭周立學他們住的院子裏一丟就可以了。

看完了西一側的院子,滿寶又帶著他們往東一側去。

其實東一側的風景更好,因為這邊本就是書房、客院和花園為主,不像西一側,一看就是給家裏人住的,房屋修建得很好,景致也不錯,但花花草草什麽的到底少了一些。

但老周頭一點兒也不在意這點兒,看到方氏他們把自個住的院子的空地開出來種了菜蔬,還滿意的點點頭,“不錯,這麽好的地放著可惜了。”

滿寶道:“爹,花草也很貴的。”

“能賣出去嗎?”

滿寶想了想後道:“除了名貴花和適合簪花的花外,其他的要賣就只能曬幹了賣給藥鋪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