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6章 差事

白善便道:“既如此,賑災的事兒你別管了,我幫你去做,折子是你寫的,到時候必有你的一份功勞。”

滿寶點頭,鼓勵他道:“你去做吧,不用我的名也可以,皇帝這會兒又不可能給我升官,立了功也沒別的賞賜,賑災來的功勞,皇帝總不能還賞賜東西吧?”

她左右看了看後壓低聲音道:“聽說陛下現在私庫裏沒錢了。”

白善:“……你怎麼知道的?”

“明達悄悄和我說的,”滿寶道:“她有一次聽到陛下和娘娘說悄悄話,說長豫晚兩年再說親也好,現在內庫裏沒錢,好些嫁妝都沒法準備。長豫公主聽說了以後高興得不得了,還請我和明達吃了一碗奶酪呢。”

白善:……

太子動作還挺快,才和白善他們說過,第二天便找了個由頭讓崇文館裏的學生都到詹事府裏幫忙。

一群學生都坐在詹事府裏做事是不可能的,那自然是到外面去查漏補缺了。

於是白善他們全出宮去了,滿寶將人送到東宮門口,叮囑他們戴好鬥笠,別曬傷,然後給了他們一人一個藥包,“這是驅蟲的,你們到鄉下去,夜裏蚊蟲多,戴在身上防蟲,要是蟲子實在多,就從藥包裏取出一些藥來放火裏慢慢的烤,散出來的藥味效果更好。”

白善他們一一接過,一旁的趙六郎等人看見,忍不住上前盯著滿寶看。

滿寶只準備了幾個,能夠給到封宗平和易子陽已經是因為彼此算親近了。

她對上趙六郎等人的目光,頓了頓後道:“我把藥方寫給你們?”

趙六郎覺得她忒小氣,好歹一起在崇文館裏好幾個月了,她竟然連一個藥包都不舍的送他們這些即將遠征的人。

不錯,這一次,他們不僅會分散到京城各處,有可能還要去雍州和商州,對於沒怎麼出過遠門的公子們來說,這算遠征了。

而且是要拿著銅錢下鄉收藥材,再轉而布施給需要的民眾,一進一出,雖不需要他們親力親為,卻需要他們親自盯著,且因為官差少,這些人是哪兒需要就往哪裏搬。

反正用他們又不用額外付錢,太子用起他們來一點兒也不手軟。

但這二十九人中,有二十人是太子的心腹,如今太子長子還沒生下來,地位還不算特別穩固,所以他們急於為太子立功,對此事很上心。

而白善白誠殷或幾個呢更是這件事的提出者,加上他們和周滿特殊的關系,早被人暗暗打上太子的標簽。

相比之下,只是單純進來讀書的封宗平和趙六郎幾人則是一臉懵的被動接受了這件事。

封宗平和易子陽還罷,雖然下鄉有些受苦,但他們以後都是要出仕的,這一次就當是積累經驗好了。

趙六郎則是打心底不太甘願,因為他就沒想到崇文館裏來念書,也不想建多大的功,做出多大的事業來。

他好好的在國子監念書不好嗎?

到了歲數,家裏給他恩蔭一個官兒,虛職也好,實職也可以,不過是辦差,但絕對不會去做這樣的苦差事。

那麼大的太陽,多走幾步都冒汗,他為什麼要去受這樣的苦?

趙六郎不甘不願的上馬,跟著人到了城門口,他運氣還不錯,分到了白善手下,主要負責的是京城這一塊兒。

但是,京城也很大,他們得下鄉去,回城就需要大半天時間,所以他們就不用回城了,在哪裏辦差就在哪裏住。

也不知是太子有意提拔,還是無意間照顧到的,他們這一組都是白善幾個熟悉的人,白二郎、殷或、劉煥、封宗平和易子陽,還有一個趙六郎,六人一起負責京城兩個縣,因為所需的藥草多要在野外采摘,所以他們需要下到各鄉裏去。

作為長安縣的縣令,唐縣令很積極的在鄉下給他們搭了幾個帳篷做辦公地點,然後和他們一起到了地頭田間。

看到草地上搭建起來的帳篷,別說趙六郎封宗平幾個了,便是見多識廣的白善幾人也驚呆了,問道:“我們住這兒?”

唐縣令點頭,然後看了眼他們身後的下人和侍衛,嫌棄的道:“因為你們帶的人太多了,我找不到那麼多的房子安置你們。”

白善看了眼特意跟過來的大吉和高松,再看一眼殷或和趙六郎等人身後的一長串伺候的人,立即道:“這可不是我和白二的過錯。”

劉煥想說也不是自己的,但看了一眼自家派來的兩個小廝和兩個護衛,又把話咽了下去。

殷或直接不辯解,在幾個帳篷中挑了挑,然後點了一頂帳篷道:“我住這頂吧。”

趙六郎幾個也默默的沒說話,去挑帳篷去了。

白善和白二郎還是第一次住帳篷,心裏還是有些雀躍的,所以把鍋甩出去後便也高興的去挑選帳篷了。

等他們安頓下來,唐縣令便對他們點了點頭道:“欽天監說現在還不是最熱的時候,現在還只是頭伏,再過一旬就是中伏了,到時候更熱,且空氣潮濕,難受得很,所以這藥材最好在之前就收好。”

他笑道:“京城的黎民百姓還等著你們的藥材解暑呢。”

白善帶頭應下。

唐縣令就給他們留了兩個衙役幫忙和領路,沒辦法,白善和白二郎還罷,其他人,他怕他們會把他的治下弄亂。

他們做完了這件事倒是拍拍屁股走了,他可是一縣父母官,得管好治下的。

唐縣令又暗示了這六個學弟一番,讓他們悠著點兒做事,要是在他的治下惹禍,他可是不留情面的。

等人一走,白善立即帶著幾人去找派來與他們協助的官吏,幾人商量了一下,第二天白善便到地裏揪了一把積雪草,然後拿去給村民們做範本……

殷或他們見他走在路上便蹲下去扯了一把草,然後就拿讓人拿到各鄉各裏去宣告,幾人這才反應過來,驚奇不已,“這就是藥草?”

白善點頭,“不錯。”

趙六郎就忍不住道:“如此隨處可見,廣而告之讓百姓自己扯了回去熬煮就是,何需我們費勁兒的收購再賑災?”

白善道:“因為只是宣告,他們不會煮的,不過今年過後,以後的三伏天他們應該就知道怎麼弄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