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 特權取消

  可惜太子這會兒也沒辦法,因為他今天是真的很忙,一忙就忙到了晚上點燈落鎖。

  第二天他上完孔祭酒的課,發現今天的折子有點兒少,於是很高興的轉到了大明宮去,想要看看太子妃,再順道和周滿碰一下頭。

  誰知道周滿不在太子妃那裏。

  太子妃笑道:“她和明達長豫去恭王那裏了。”

  她壓著笑道:“聽說恭王這兩天在治病,今天是第二天,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太子倒是很想去看一看的,但此時皇帝正在前殿,許多朝臣也在,為了不給自己惹麻煩,他還是不去了。

  於是便轉到了皇帝那裏聽政。

  正巧,皇帝這兩天想的有點多,正覺得往日對太子太過嚴格,以至於讓父子關系惡化成這樣,於是今日對他很溫和。

  對著皇帝的笑容,太子不知為什麼也想到了昨天莊洵說的話。

  昨天倆人談的可不少,包括皇帝年輕時被先帝猜疑的艱難處境,雖然太子對皇帝有些心結,但莊洵的一些話他還是聽進去了。

  莊洵說,“陛下是有大德和大誌向的人,他想成為千古留名的明君,如果有一點兒機會,他為何要使自己背上忤逆君父,殘害手足的罵名呢?”

  太子當然知道,因為他曾經差點兒做了和他爹當年一樣的選擇,但凡還有一線生機,他又怎麼會想著造反?

  還不是看不到生路,他才想著搏一條命嗎?

  以前,他會說,他爹也是這麼幹的。

  但現在,他竟然可以說,他理解他父親當年的處境,因為前不久,他和他爹一樣有同樣的處境。

  而莊先生說,“殿下既理解陛下,何不心疼一下陛下?與父親兄弟的親緣已經如此決絕,總不能再和兒子如此,那陛下也太苦了。”

  太子當下便眉眼一厲,看著莊先生問,“周滿和莊侍講說的?”

  他是做過造反的準備,為此還疏遠過周滿,莫不是周滿猜到了什麼?

  莊先生道:“滿寶說殿下心裏很苦。”

  太子心中一軟,敵意沒那麼大了,不過依舊嘴硬道:“孤是太子,還用得著她一個下臣來同情?”

  但此時看著鬢邊已經花白的父親,想起他準備造反時的忐忑,傷痛和猶豫,太子突然心中一軟。

  莊洵沒說錯,造反的確挺苦,曾經準備要造反的他知道那種感覺,真以為拿起刀槍振臂一揮就可以了?

  那是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一點兒也不好受。

  他還只是在做準備階段都這麼煎熬了,他爹可是做了的。

  這麼一想,太子頗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於是主動拎起茶壺給他爹沏了一杯茶。

  皇帝驚訝的看了一眼太子,然後突然欣慰得不行,殿內坐著議事的魏知、老唐大人等也暗暗點頭,頭一次不找太子的麻煩了。

  君臣度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然後臣子們領了任務出宮去,皇帝則帶著太子去找皇後一起吃晚食。

  碰上明達和長豫剛從恭王那裏回來不久,倆人因為走的路多,現在臉還紅撲撲的,顯得特別的健康。

  皇帝看著特別高興,“明達的身體看著也比去年強健了不少。”

  明達立即道:“我今天和姐姐一起跟著周滿去看三哥治病了,我們一路走到了山腳下,我都沒怎麼喘氣,只是出了不少汗,身上黏糊糊的有些不舒服。”

  皇帝笑瞇瞇的聽著,問道:“你三哥的病治得怎麼樣了?”

  明達就忍不住捂著嘴巴笑起來,告狀道:“三哥不想治病,還裝病來著,不過被周滿識破了。”

  長豫連著兩天去山邊玩兒,覺得山上也不錯,主要是她很想上山去體驗一番周滿說的一覽眾山小的感覺,所以覺得這時候三哥還是繼續治病好,於是道:“父皇,周滿說了,三哥的毛病就得少吃多動,他午食明明吃了一碗飯一個饅頭,還有許多的菜,偏他說沒飽,走的路還沒我們多就喊著要累死了,您可不能不讓他走了。”

  明達也想上山去玩兒,於是提建議道:“父皇,等三哥再適應適應,我們帶他去爬山好不好?周滿說爬山也很能治病的。”

  皇帝一聽,自然是兩個女兒怎麼說怎麼答應了,他還扭頭對古忠道:“將恭王入宮可乘坐坐輦的特權取消,既然是走路比較好,那以後就讓他多走走。”

  古忠笑著應下。

  一旁的太子驚訝的捧著茶都沒喝下去。

  皇宮之中,除了太後、皇帝和皇後,以及太子之外,其他重臣,包括所有的皇子皇女都得靠自己兩條腿走路。

  目前為止只有兩個人意外,一個是虞縣公,他是年紀太大了,目前還活著的朝臣,沒人能活過他去,屬於吉祥物,所以早些年皇帝就賜他進宮可乘坐坐輦的特權;

  一個就是恭王了,他太胖了,加上身體不太好,走上一段就喘得厲害,而且還出很多汗,每次進出宮都有些狼狽。

  所以皇帝就賜他坐輦,每次進出宮都可以坐,待遇如同太子一般。

  當年這個事情出來時,魏知還為這事彈劾過恭王和皇帝。

  皇帝被罵得不輕,當面和魏知承認了錯誤,轉過身卻死也不該。2

  他曾悄悄的和皇後說過,“恭王是朕的兒子,皇宮是朕的家,兒子回自個的家坐坐輦怎麼了?朕心疼自己的兒子有什麼錯兒?”

  皇後便道:“皇家無私事,陛下要是心疼三郎,那就讓他少進宮,少些奔波,還有,他也該減減身了,總這麼胖對身體不好。”

  可惜父子倆沒一個聽她的,皇帝覺得家裏也不缺吃,也不缺穿,孩子想吃卻不給他吃,那他得多難受啊;

  讓他不見他兒子也不行,他見不著兒子該多想他啊,於是魏知罵他,他就忍著,當面認認錯,轉身繼續死性不改。

  魏知努力了許久發現皇帝改不過來,幹脆也睜只眼閉只眼不管了,畢竟他還有許多其他的事兒要管不是?

  太子沒想到,魏知罵了這麼久都做不來的事兒,就被兩個妹妹以“周滿說”給改過來了。

  他楞了一下後忍不住搖搖頭,暗道:如此,周滿去給老三治病也挺不錯的。

  恭王是第二天收到旨意的,沒辦法,他當天實在是太累了,又累又餓之下,導致他天還沒黑就睡下了,所以宮人沒敢打擾他,第二天他醒來才知道。

  於是餓了一晚上正興致勃勃要吃饅頭的恭王覺得手裏的饅頭一點兒也不香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