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3章 例子

  當今沒有缺點嗎?

  那當然是有的,一大堆呢,不然也不會三天兩頭的招魏知的罵。

  魏知為了給皇帝做好表率,家裏的下人統共不超過五個,明明是位比宰相,卻過得比一般富戶還清貧。

  但儒家講究的是子不言父過,所以孔祭酒給太子上《孝經》是不可能以當今和先皇為例教導他的。

  多是以漢代的文景漢武為背景來講解《孝經》,或者更往前,說到戰國,說到春秋,再說到兩周之治。

  太子要是個普通的太子也就罷了,他肯定乖乖上課,說不得還真跟皇帝父慈子孝起來。

  可這太子不普通,他有心結,皇帝又沒做好表率,先不說他怎麼上位的,最近的,去年他不就枉顧太後的意思把親弟弟益州王弄死了嗎?

  別說什麼戰死沙場,別人不知道,太子還能不知道是為的什麼嗎?

  都說父母的行為最容易讓孩子學習處事,太子自然一樣。

  皇帝總說恭王最像他,但莊先生覺得,太子才是最肖皇帝的人。

  只不過一個內斂,一個還外放而已。

  父子倆身上的毛病都不少,但孔祭酒講孝經,不能以皇帝為反例,只能不斷的勸誡太子,一個是苦口婆心,一個則是厭煩橫生,以前相處得挺融洽的師生就變得針尖對麥芒起來了。

  莊先生沒把太子當普通的學生,還是當儲君更多一些。

  他這段時間一直在想,他希望太子將來是怎樣的太子,希望他將來做怎樣的帝王……

  他想了兩個月才決定對太子要放開教,在教導時再略微收一收。

  不僅當今的過錯他毫不避諱的講出來,就是先帝時做得不好的事,莊先生也點了起來。

  然後他問太子,難道父輩犯過的錯誤你要再犯一次,父輩後悔的事兒你要重蹈一次嗎?

  莊先生道:“殿下和陛下不一樣,臣記得,曾有朝臣四次上書請求廢太子,但都被陛下壓下了。陛下的慈父之心還在先帝之上。”

  太子這一次不再目露譏諷,也不再走神,而是長久的沈默著沒說話。

  莊先生說得口幹舌燥,拎起茶壺來倒水時發現沒水了,往外一看,這才發現時間竟然過得飛快,看外面的太陽顯然是已經過了午時。

  莊先生便道:“殿下,今日的課就上到這裏吧。”

  太子便起身要離開,莊先生卻突然叫住他,“殿下,這世上任何一種關系的維系都需要來往,便是父子,母子之間也是一樣的。您和恭王都是陛下的嫡子,您還是嫡長子,可有想過陛下為何盛寵恭王嗎?”

  太子直接道:“因為老三會哭。”

  已經準備好話的莊先生被噎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想到了滿寶,他頓了好一會兒才找到自己的聲音,“殿下再見到陛下,不如給陛下倒杯茶,或者是關心一下陛下的身體吧。”

  太子直接就走了。

  吳公公一直守在門外,倆人說話的聲音不高,但也不低,何況作為內侍,耳朵靈也是生存的基本要素,所以他全聽到了。

  也正因為聽到了,吳公公才不敢讓外人過來打擾的,他深深地覺得,不怪周小大人和白小公子膽子這麼大,因為教他們的先生膽子就很大呀。

  這些話竟然都敢跟太子說。

  不對,這些話竟然都敢說出口。

  就是孔祭酒,他沒少罵太子,但也從不敢把陛下拿出來給太子當反例的。

  太子一出來,吳公公便立即邁著腿兒小跑著跟在了後頭,等他走出了一段兒,速度開始放慢以後才敢追上去小聲的問道:“殿下,都過了午時,您要不要用些飯食?”

  太子還想著剛上的課,不太走心的應了一句,沒回西府,而是直接去了詹事府。

  楊和書不僅吃過了午飯,還歇了午覺呢,這會兒正在喝下午茶,看見太子進來,立即起身行禮,然後將案頭上放著的三封折子拿起來奉給太子,“殿下,這是周滿白善等人今日送來的折子,是關於太醫院施解暑藥之事,臣看了一下,覺得大多可行,殿下要不要看一看?”

  太子就接過折子,將另外兩本扔在桌子上,然後攤開一本看,看著看著他覺得有些不對,問道:“這前後兩種字跡都差不多,可孤怎麼看著不像是同一人所寫?”

  楊和書這一上午都在看他們的折子,這會兒早琢磨出來了,他笑道:“這應當是是殷或和白誠所寫,他們都仿的周滿的筆跡。”

  太子就翻到最後看落款,在上面看到了四個人的名字,沈默半響後合上折子,“仿著有什麼意思?寫得更快?”

  楊和書道:“殿下看,他們落款的名字筆跡也不全一樣的。”

  太子便認真的看了看,然後伸手拿過另外兩封折子看了一下,楊和書給他介紹,“這一本應該是周滿自己寫的,這一本應該是白善自己寫的,殿下可以看一下他們的建議,這四個孩子不錯,連花費都一一列舉出來了,只是不太全。”

  這幾個孩子顯然忘了,官吏們下鄉賑災也是要有所損耗和支出的。

  太子一目十行的掃過,白善寫的折子還算精練,白誠和殷或寫的那封折子則多是數據統計,太子掃過時只關註了一下具體數字便跳過,一遍以後便知道他們寫得不太全。

  但都是很有實際性的建議。

  太子沈吟起來,敲了敲桌子後問道:“周滿不是太醫院的太醫嗎?太醫署還是她的點子,她怎麼沒把折子給蕭院正?”

  楊和書笑道:“殿下,太醫署現在是臣在籌建,殿下在監督,折子交到詹事府也是沒問題的。”

  太子便擡起頭來看了楊和書一眼,想了想後道:“將周滿找來吧,孤問問她。”

  楊和書應下,轉身讓一個內侍去找人了,不過內侍很快回來稟報,“周小大人往大明宮去了,還沒回來呢。”

  太子這會兒正在補吃午飯,聞言看了一下屋角的滴漏,立即就知道周滿又在大明宮裏玩兒了。

  他可是看過周滿給太子妃請脈的,基本上就摸摸脈,摸摸肚子,再說說話,最多兩刻鐘搞定。

  剩下的時間基本都在玩兒。

  想到自己忙到連吃飯都得擠出時間來,她一個做下屬的竟然這麼閑,太子略有些不平衡。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