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1章 開誠布公

恭王根本沒吃飽,而尚姑姑一直盯著,他也沒有吃點心和零嘴的機會。

而等到傍晚吃完了晚食,恭王又被尚姑姑勸著在宮裏走了一段兒,同樣顫著腿兒回到了宮殿。

晚上,恭王是餓著肚子睡著的。

而因為饑餓,他根本沒有精力和腦力去思考父皇怎麼沒讓他回洛州,也沒法去想周滿的行為。

他捂著肚子睡著了,第二天是生生餓醒的,然後他發現,這一天更餓。

之前也沒怎麼把周滿說的治病放在心上的恭王一下被這事給難住了,整個人給折騰得不行。

周滿每天看完太子妃後就去見恭王,給他把把脈,再鼓勵一下他,說他的身體比前一天更好了,然後叮囑尚姑姑一定要看住了他,要他少吃多運動,假以時日,身體一定會越發康健的。

因為突然走了很多路,他人又胖,這一天渾身酸疼不已的恭王根本不知道自己哪兒就比前一天更好了。

但尚姑姑顯然很信任周滿,包括跟著她過來的明達和長豫,哪怕他捂著胸口表示很難受,周滿也一本正經的和他說,“恭王殿下,您這是錯覺。”

這話一出,跟在恭王身邊的人只要正常的都知道恭王在裝病了。

於是尚姑姑又是勸,又是暗示,總算是讓恭王又往山腳下走了一趟。

滿寶和明達長豫歡快的走在了他前面,然後進山裏挖花花草草,明達還伸手抓了一只蟲子,把長豫嚇得不輕。

等恭王像只死狗一樣拖著身體回到宮殿時,他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今天是第二次走路,明明是一樣的路程,但他覺得比昨天還要難走,每擡一次腳就好像有千斤的石頭壓在他的大腿上讓他擡不起來一樣。

恭王根本沒有洗漱的力氣了,最後是被內侍們剝光給擡到池子裏去泡澡,又給擡出來的。

都這樣了,尚姑姑也沒放松,輕易不肯給他多吃一點兒,而且吃完了還不給他睡,非得讓他在屋子裏走上兩刻鐘。

恭王更加迫切的想要回洛州了。

但此時皇帝正在和太子父慈子孝,修復父子關系,已經打定主意短期內不讓恭王回洛州。

因為皇後的話還是說到了他的心坎裏。

他不會讓恭王有機會做益州王的,他怕,他這最疼愛的兒子做了益州王,他是殺還是不殺?

為了不發生這種意外,他寧願暫時將人圈禁在宮中,讓他閉門思過。

而太子昨天今天心裏也復雜得很,思緒很混亂,所以對著他爹時沈默居多。

雖沈默居多,卻學會給他爹倒水奉茶了,惹得皇帝看了他好幾眼,連魏知等人也看了太子好幾眼。

昨天,莊先生繼續給他們上《孝經》,他在思考了兩個月後,還是給太子他們上了諸侯之孝和天子之孝。

在公開的課堂上,莊先生是全照著書來教的,太子也察覺到他上這一課時的拘謹了,明明以前講《孝經》都有不少舉例的,今天卻全照著課本來。

太子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是因為什麼,還不是因為他爹不孝,然後他也不孝。

本以為課上完就可以了,沒想到莊先生卻提早結束了課程,然後請太子去了隔壁的小課堂,要重新給他講這一課。

教過不少學生,又收了兩個情況比較特殊弟子的莊先生知道,教一些孩子你得省著點兒教。

就是,話不能說開,你想讓他接受什麼就教什麼,比如白二。你將話說開了,對那孩子反而是個負擔。

所以要省著點兒教,這樣他哪怕喊著苦,喊著淚,也依舊會開開心心的往下學,總有所得;

但對有些孩子你得放開了教,這些孩子不僅聰慧,且敏感,容易想多。你收著力,他反而會覺得隱瞞欺騙和虛偽。

不如放開了說,好的壞的,皆細細地與他說來,這個世界上的事情並不是非黑即白的,年紀小的孩子或許不了解,但有了一定閱歷的人是可以接受的。

因為他們早早便已經學會了獨立思考,並不是先生說什麼,他們就信什麼。

與其讓他們胡思亂想,不如掰開了讓他們看得更清楚些。

白善和周滿都是這樣的人,太子也是。

這樣的人,似是而非的講解只會讓他們懷疑,懷疑先生,懷疑身邊的一切人和事,甚至是懷疑自己。

所以莊先生在盯著白善和周滿看了兩個月,又思考了兩個月後,決定換一種方式教導太子。

但課堂上有三十個學生,除了太子外,其他九個也正在學習的階段,他們並不適合這樣的教學方式。

他不能為了教好一個太子,就讓其他孩子有可能學壞吧。

像劉煥、封宗平和易子陽這些孩子,他們和白二郎不一樣,二郎從小跟著白善和周滿,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教育方式,不論是他,還是白善周滿都能給他圓回來。

且白善和周滿年紀還小,心底還是純真居多,和這些年紀不小,已經見過不少險惡的權貴公子不一樣。

莊先生可不敢將這世道掰開了給他們看裏面的好與惡,把人教壞了,他們的家長會不會上門他不知道,皇帝怕是會第一個不依的人。

這為人處世的道理,他能教他們好的,惡的那一面還是讓他們的父母去教吧。

而這世上,值得他將好惡都掰開教導的,也只有白善周滿和白誠而已,如今且多一個太子,還是因為他是儲君,是國之本,是他三個弟子早早掛靠上去的靠山。

莊先生看得明白,雖然白善三個孩子心裏並不認為自己是東宮的人,也從不為東宮謀私,但在世人,在朝臣,皇帝,甚至太子自己的眼裏,那三個孩子就是東宮的人。

就連他,這時候也在東宮做侍講。

他們心裏清楚明白自己的誌向,可不會有人將他們與東宮割裂開來的。

東宮好,則他們有便利;東宮不利,他們這些小人物怕是會第一個被開刀的人。

所以莊先生也是期望於多教導一些太子的。

他將太子請到隔壁的茶室,請太子坐下後便在太子的對面坐下,然後給他倒茶。

在他成為東宮侍講的兩個月後,莊先生第一次開誠布公的和太子談了一次。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