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8章 勸解

他道:“您繼位十六年來,平定叛亂,退卻胡兵,又輕徭薄賦使百姓安居樂業,再沒有誰能做得比您更好的了。”

皇帝低頭看著他道:“可三郎他如今想要效仿朕當年……”

“陛下,”殷禮忍不住出聲打斷他將剩下的話說出口,有些話說出來是會後悔的,他後悔了,聽到的人也不會好過。

他只能沈聲道:“往日不同今時,當年先三皇子咄咄逼人,先太子嫡系幾乎都選擇先三皇子,世家與我等武將矛盾頗多,先帝又寵幸先三皇子,陛下不反擊,不僅您不能活,我等追隨於陛下的人也都將萬劫不復,陛下當年不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我等。”

“而如今,陛下寬厚,對幾位皇子都極為慈愛,皇後娘娘又賢良,太子也友愛手足,當年之事必定不會再發生。”

說太子友愛手足,幾年前皇帝聽了肯定贊同,因為太子雖然更註重幾個弟弟的功課,但也沒少關心他們。

不過這幾年嘛……

太子不跟他幾個弟弟打起來就算不錯了。

皇帝的心緒被這一打岔竟然好了不少,最主要是殷禮勸他勸到了點子上,是啊,往日不同今時,當年他是不得已而為之,現在可不是亂世。

他和皇後對恭王也好得很,恭王憑什麼想要奪位?

皇帝的心慢慢平靜下來,開始思索起怎麼處理這事來。

現在,太子妃就快要生了,不論她這一胎是男是女,太子都算有了子嗣,是兒子自然最好,是女兒,下一胎再生就是。

太子也收了往日桀驁的姿態,如今雖不至於朝臣皆贊,但也比之前劍拔弩張的態勢好很多了。

只要用心栽培太子,再收拾一下那些攛掇恭王的人,群臣和兒子們應該就明白他和皇後的意思了。

三郎,應該也會收斂一些吧?

“對了,常跟在恭王身邊的那幾個人是誰家的孩子來著?”

殷禮隱隱有些後悔親自跑來護衛皇帝了,不過他也沒停頓多久,思考了一下後便道:“臣只知道崔家和王家都有兒郎跟在恭王身邊。”

皇帝臉色一沈,瞬間遷怒,“這是想讓朕的兒子也成他們手中的刀不成?哼!”

皇帝胸中又堵了氣,也不願意和殷禮談心了,轉身便往山下去。

殷禮嘆息一聲,和古忠對視一眼後立即追了上去。

皇帝和世家的恩恩怨怨就是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這世上的事並不是非黑即白的,事情復雜得很,皇族李氏本就是世家。前朝末帝好大喜功,一心想要削弱世家的影響力,於是各地叛亂疊起。

李氏不過是其中一支而已,當時先帝和先太子在太原聯絡各地世族,而當今則奔波在外招兵買馬,父子幾人共同努力才打下這大片江山。

但打下江山之後才發現挑戰才剛剛開始,當今和先帝的理政理念不一樣,先帝認為前朝的滅亡就是他們的教訓,所以該回歸以前,皇室與世族共治,這樣王朝才能長久;

當今也認為前朝的滅亡是他們的教訓,所以該漸漸削弱世家的影響力,不能讓世家左右王朝更疊。

放眼古往今來,亡於世家手中的國有多少?

而且,國家朝政在世家手中,不僅皇室受罪,百姓也受苦,土地大範圍的被世家圈占,百姓無所依著,最後還是會被逼得謀反。

而百姓一旦有了反意,只要當政者不如他們這些世家的意,他們便會利用百姓舉反旗。

前朝怎麼滅的,滅了前朝的當今會不知道嗎?

與其依舊把刀遞給世家,與世家共舉那把治世的刀,不如他一點兒一點兒的把刀拿過來,只一人握住。

所以天下初定後,當今便建議以軍功論勛爵,當初跟隨當今沖鋒陷陣的大將皆得了封賞。

朝中一半的勛爵曾是當今的手下,不僅太子,就是先帝也惴惴不安起來,加上世家心中不服,再一推波助瀾,皇帝和三位嫡出的皇子瞬間爭鬥起來。

當今看得透徹,在傷心過後便退了一步,主動卸下兵權,並疏遠了那些得爵的武將,想要以此平息皇室爭鬥。

但一步退,步步退,一直到先太子病重,眼見著先太子若是薨逝,他就成了名正言順的繼承人,於是爭鬥更加的混亂。

當今還真起了心思。

他大哥活著,他甘願退一步做臣,但他大哥要是死了,那不論是論長,論嫡,還是論功勞,都該他當皇帝了。

從戰場上浴血奮戰出來的,心再軟也軟不到哪裏去,加上當時他身邊好多武將都被先太子和三皇子打壓得動彈不得,於是一惱火,都願追隨他再反一次。

當今猶豫著,猶豫著,然後就在戰場上逼到了絕路,那一場仗,他們被斷了後路,死傷慘重。

當時殷禮就跟在皇帝身邊,和活下來的眾將一起跪求他反了,

然後他們就千裏奔襲,繞過先帝車架奔襲回京殺了三皇子,等先帝聽聞消息趕回來時,他們已經穩定了京師。

先帝被逼無奈,只能立他為太子,而後因為打擊過大,病重,熬了幾個月後駕崩了。

而也正因為當今這一雷霆手段,世家全部被鎮住,加上亂戰多年,百姓都再也經不住再來一次戰爭,當今登基後主動向世家服軟,兩邊都各退了一步,這才維持住了表面平和。

但這麼多年來,皇帝從沒想過放任世家,這些年,科舉雖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停考,卻隔上兩三年就必要辦一次,每一次都有寒門子弟入選翰林院。

作為皇帝的心腹,殷禮知道,皇帝這是在慢慢的削弱世家的影響。

可世家同樣沒有放棄,太子身邊,恭王,甚至其他幾位皇子身邊從不少他們的人。

皇帝和世家,說不出是誰負了誰,便是通透如殷禮也想不出解決的辦法,只是為了預防皇帝以後後悔,所以暗暗提醒了一句,“陛下小心打鼠壞了玉瓶。”

被世家放出來參與奪嫡的,一般都不會是嫡支,便是嫡支,也不會是長房。

看楊和書就知道了,他不僅是京城最有名的世家子,也是楊氏的嫡長,是做宗主培養的。

所以他不會表現出偏向任一皇子,就算是現在東宮中輔佐,他也是聽命於皇帝,而不是東宮詹事府的人。

而楊氏若有其他子弟參與奪嫡,贏了自然是從龍之功,榮華富貴;輸了,家族雖會受影響,但嫡支在,根基就還在,沈寂幾年便又能付出了。

所以皇族會滅,王朝會亡,世家卻是生生世世不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