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5章 嚇住

“正常的人承受正常的壓力時,心臟也是這樣不緊不慢的開合,當承受的壓力過大時,全身各處需要的……嗯,力氣吧,需要的力氣要大,那這時候它就需要更多、更快的血來提供能量,那心臟就是這樣的……”

滿寶加快了開合的速度,對都很認真聽的三人道:“一般我們擡重的東西,或是極力用腦都有時限,一天十二個時辰,你不可能時時都在伏案用腦或是做苦力。所以它是張弛有度,便是一時超過了它的承受範圍,它也可以承受。”

“但是如果你時時勞作,陛下,鞠躬盡瘁說的就是後果了。”滿寶看向恭王,“而恭王的身體卻會讓他即便是在睡覺時也讓心臟承受很大的力,會讓它覺得主人在勞作,因此就算是睡覺,它也會比別人的心臟多承受一些力。這樣下去,它並不會越加強壯,而是會一天比一天疲憊,有一天,它到了極限就會崩潰,或是停住不跳了。”

這形象的形容,皇帝和皇後受到了很大的沖擊,恭王更是脊背冒汗,下意識的道:“不,不可能。”

皇帝看了眼兒子,便扭頭去認真的盯著周滿看,半響後問道:“那你說怎麼辦?”

“減肥,”滿寶道:“殿下現在體重,且有一日重過一日的趨勢,只有減下來,慢慢調理才能好,不然……”

滿寶最後的話沒說出口,但剛才聽了她如此形象詳細的介紹後,包括恭王在內都能設想出那個後果。

皇帝立即拍板,“那就減!”

滿寶板著臉道:“需要節食的。”

皇帝看著老三有些心痛的道:“那就少吃些,膳食單子你給列出來,朕讓古忠親自去辦。”

候在一旁的古忠微微躬身。

滿寶繼續道:“還很受苦呢,我雖然沒治過這個病,但我看醫書上說的,治療的過程很痛苦,許多得了此癥的病人都不能堅持下去。”

皇帝就憂心的問,“怎麼痛苦了?”

“就兩句話,管住嘴,邁開腿,只要做到了這兩個就可以治好了,但管住嘴和邁開腿都很痛苦。”

皇帝懷疑耳朵聽錯了,扭頭去看皇後,“她說什麼?”

皇後看了他一眼後道:“就是讓老三管住嘴巴少吃一些,再多走一走。”

皇帝:“……這算哪家門子的痛苦?”

他大手一揮道:“就這麼說定了,以後你每日過來看太子妃時就順道給恭王看一看,將他身上的病治好。”

“父皇……”

皇帝就拉著恭王的手嘆息道:“三郎啊,你也聽到了,朕也問過其他太醫了的,你這體型……的確有些胖了,你先治。朕病了這一遭,知道了這世上再沒什麼比人體康健更寶貴的東西了。”

恭王就拉著皇帝的手哭,“耶耶,兒子以為您生我的氣,已經不要我了。”

皇帝叫他哭得心酸,抱著他道:“傻孩子,你是阿耶的兒子,阿耶怎麼會不要你呢?”

一旁的滿寶看得目瞪口呆,古忠卻已經習以為常,給滿寶悄悄使了一個眼色,帶了她出殿,低聲道:“周小大人,您先在偏殿吃些點心歇息,一會兒咱家再來叫您進去給恭王殿下看一看。”

滿寶坐在椅子上點頭,不過沒吃點心,而是吃盤子裏的瓜果,一邊吃一邊想,沒想到恭王比她還會撒嬌呢,她這麼大了,早不好意思跟爹賣哭撒嬌了,沒想到恭王兒子都有了還哭。

滿寶一邊吃一邊想,太子就是不會撒嬌啊,果然科科說得對,會撒嬌的孩子有糖吃。

不知不覺間,滿寶把果盤裏的瓜果都吃光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手,將雙手放在膝蓋上正襟危坐。

皇帝和恭王互訴衷腸,哭了一頓後好受了許多,皇後眼眶也微紅,吩咐人打了熱水上來給倆人梳洗,這才重新把滿寶叫進去。

滿寶著才正式給恭王問診,給他下治療的方子,其實就是計劃書。

滿寶剛才再吃瓜果的時候已經想過了,於是她開始細細的問起恭王每一頓吃多少飯,吃多少肉,吃多少菜……

當然,這些事情是不可能聽恭王的回答的,因為他的回答都是沒吃多少。

所以滿寶直接讓他的貼身內侍來回答。

皇帝這才知道恭王這一天不算偶爾吃的小點心,每天至少要吃五頓呢,而且每一餐看著東西都不多,但其實還真不少。

滿寶一邊記下來,一邊算了一下他每日攝入的量,直接就給他砍去了一半,順便改了一下膳食單子。

“米面少吃,多吃菜吧,羊肉、雞肉也少吃,吃雞蛋吧……”

滿寶修改了兩遍,終於把每天他什麼時辰該吃什麼東西,吃多少量給寫了下來。

當然是估算的,減個肥而已,回頭帶他圍著大明宮多走兩圈就是了,吃進去的東西不要太多就行。

滿寶將方子交給皇帝看,皇帝看了一眼後遲疑問,“不是要節食嗎?”

這膳食單子看著也不少呀。

滿寶笑道:“一步一步來嘛,現在先這樣,後面再改呢。”

皇帝點頭,滿寶便又寫了一張方子,“這是消暑的方子,也可減身,殿下可以先用著。”

因為周滿跟太子牽扯太深,皇帝雖然信任她,但給恭王用的東西,他還是要給太醫院裏的太醫們看過才行的。

滿寶大概也猜到了,因此只給出方子,至於怎麼執行,先看吧。

滿寶看時辰不早了,便起身告辭。

皇帝將藥方放在手邊,讓古忠送周滿出去,這才去勉勵還有些不太情願的恭王,“三郎,你是知道父皇和母後的心的,便是不為了你自己,為了我們,你也得保重自身呀。”

皇帝都這麼說,就算是為了孝道,恭王也得把身上的這些肉給減了。於是恭王一臉感動的應下了。

將滿寶送到殿門口的古忠輕聲笑道:“多謝周小大人了。”

滿寶不解的看他,“謝我什麼?”

古忠笑著微微搖頭,“周小大人不知道便算了,咱家只能送您到這裏,您先請吧。”

滿寶莫名其妙的走了。

古忠笑了笑,回身看到正出殿門的恭王,古忠笑容微斂,不過還是笑著上前行禮,然後躬身將恭王送出了殿門。

恭王正在思考周滿的目的,沒怎麼留意他,掃了他一眼後便走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