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3章 偶遇你

滿寶出了太子妃的宮殿,正要回崇文館去,結果才出來就被古忠的徒弟古濟攔住,他低聲道:“周太醫,陛下宣您覲見。”

滿寶便提著藥箱和他往前殿去,問道:“陛下身體又不舒服了?”

這話兒古濟哪敢說,連忙道:“是陛下說了要見您,沒說是因為身體不適。”

滿寶便點了點頭,跟著他繞過一個小花園時,前方不遠處的樹下便轉出了一個胖乎乎的人,身後還跟著一群打扇的人。

那高高的掌扇之前被樹擋住了,所以滿寶和古濟沒看見,這會兒人轉出來,滿寶和古濟都被嚇了一跳。

古濟看到轉出來的人,見他盯著周滿看,更是心驚膽戰,他遲疑了一下便跪到地上請安,“奴才參見恭王殿下。”

恭王掃了古濟一眼便擡頭看向周滿。

周滿放下藥箱,拱手彎腰行了一禮,“參見恭王殿下。”

恭王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後微微點頭,滿寶眼角的余光看見,便直起腰來,她低頭看著還低頭跪在地上的古濟笑道:“恭王殿下讓你起來呢。”

古濟便又拜了一拜,這才從地上爬起來,只是這麼一會兒功夫,他的手便被地上的石頭給燙紅了。

滿寶的目光掃過他的手掌,看向恭王後笑道:“殿下,這兒熱得很,您怎麼在這兒?”

恭王道:“父皇召見。”

滿寶立即道:“那您先請?”

恭王也熱得不行,並不想站在太陽底下和她說話,但他又的確和她有話說,於是便轉身走回樹下,和身後的宮人揮了揮手,

宮人們魚貫著退下,退出十步開外才停下,滿寶本不想慣著恭王的,但見他們都站在烈日底下等著,連古濟的臉都很快被曬紅,她便看了恭王一眼,上前站在了他對面。

恭王問道:“你這隔三差五的去太子妃那裏,是胎兒有什麼問題嗎?”

滿寶一楞,沒想到他問得這麼直接,她有些戒備的看向恭王,遲疑了一下後還是照實回答道:“不是,太子妃和孩子都很平安。”

恭王定定的看了她好一會兒後轉開目光去看樹蔭旁的燦爛陽光,問道:“你就那麼肯定,他們這一胎生的是皇孫?”

滿寶楞了一下後道:“太子和太子妃都沒問過他們這一胎是男是女,不管是男女,下一胎再生就是了,反正太子殿下也不缺侍妾,更不缺養孩子的錢,一直生,總能生出兒子來的。”

恭王被噎了一下,好一會兒才想起來自己攔住周滿的目的,他問道:“所以太子是徹底好了?”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不過這話也只敢在心裏過,滿寶都不會對太子說,更不會對恭王說了,於是她沖恭王點了點頭,表示是這樣的,太子已經好了。

恭王恍惚了一下,也不知是信了,還是沒相信,許久他才低頭盯著周滿問,“本王不太明白,為何你們一入京城就站在了太子那邊?”

滿寶可從不認為自己是太子那邊的,更不可能在宮裏承認這樣的事兒。

於是她義正言辭的和恭王道:“殿下,我是大夫,治病救人是臣的職責,何況,給太子殿下治病是陛下和皇後娘娘的命令,身為臣子,更不能推脫。我不明白殿下為何要認定臣是太子殿下的人。”

恭王冷笑道:“如今本王已經失勢,你沒必要在本王面前遮掩,你往外問,誰不說你是東宮的人?”

給太子治好了不育之癥也就算了,還給太子解了奇石之毒,她要真是皇帝的人,在知道太子中毒後最先想到的不應該是稟報皇帝嗎?

可是她幫著太子隱瞞,一直到太子主動上報皇帝才知道。

所以要說她不是太子的人呢,別說他,就是父皇也不信的。

滿寶沈默著沒說話,她總不能告訴恭王,她當初不說,不是因為她偏向太子,而是因為她怕死嗎?

這麼一想,她距離忠臣好像很遠呀。

滿寶心底有些憂傷,見恭王非得要一個理由的模樣,滿寶便想了想後道:“殿下問我,為什麼不問一下自己呢?您和太子殿下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你們也不需要為了吃穿爭鬥,為何要變成現在這樣呢?”

恭王臉色一沈,“怎麼,連你都能訓誡本王了?”

滿寶搖頭,道:“殿下,太子之前行事荒唐,也有人提議過廢太子,但陛下從不應允,您有沒有想過為什麼?”

恭王道:“因為他是嫡長子。”

滿寶搖頭,對恭王道:“因為他是陛下的兒子,您也是陛下的兒子,陛下對您的心,對太子也有,就算有厚薄之分,那也是心肝肉,您非得讓陛下留下您這塊厚一些的心肝肉,把太子殿下占的那一半擱去,您就沒想過陛下也會疼嗎?”

恭王楞住。

“嫡長不嫡長的,那是陛下做皇帝時需要和群臣考慮的,但他不僅是皇帝,也是父親。”滿寶知道,恭王在花園裏攔住她說話,也只讓宮人退後十步,他們在園子裏說的話根本瞞不住人。

他是“陰謀敗露,破罐子破摔”了,但滿寶不是。

就算連太子自己都認為她是他的人,她也不能光明正大的承認這一點兒,更不能讓皇帝認定了她就是太子的人。

她是太醫,是不應該有屬性的。

更何況,皇帝還不太老呢,這時候站位能是什麼好事?

科科覺得滿寶此時整個人都豎起了汗毛,心率雖快,但還算穩,所以它什麼都沒提醒。

滿寶的腦子異常的清晰,她盯著恭王道:“殿下以前只考慮到了自己,現在何不考慮一下家人?您的父母,兄弟,姐妹,還有妻子兒女,您想過了嗎,若您爭位成功了,您的兄弟會如何,姐妹會如何,父母又會如何?”

恭王心中冷笑,他父皇的位置不也是搶來的嗎?

這時候他三叔何在,五叔何在?

不過,他雖然破罐破摔了,但這樣刺激皇帝的話還是不敢出口。他來找周滿是為了確定一件事的,不是來找死和找罪受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