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2章 費錢

太子一開始也覺得不貴,蕭院正也是提過藥材單價的,但剛才他們算了一下需要的方劑數量,太子瞬間便知道,這個折子交上去,戶部也不會批的。

他道:“就算一劑藥才六文錢,你知道光京城我們就要施多少藥出去嗎?”

滿寶搖頭,她怎麼會知道?

她又不是縣令。

太子道:“京城一共有三十三萬四千六百七十戶口,總計九十二萬人。這九十二萬人中,便是只有三分之一的人來領用消暑藥劑,那也需要三十萬六千七百劑,一劑藥要六文錢,你算一下多少錢了?”

滿寶呆了一下後道:“一百八十四萬兩百文……”

正想把他好容易算出來的錢數告訴她,周滿一說出來他就頓了一下,掀起眼皮來看了她一眼,“你算的倒快。”

他道:“這還只是算了京城的人口,而這一次受災嚴重的地方還有雍州、商州一帶……”

當然,兩州的人口加起來都沒有京城的一半那麼多,可是花銷依舊不會少,因為還要運費呢。

這麼多錢,這會兒他們還得預備出一部分錢糧做後面旱災的賑濟用呢。

滿寶站在那兒掰著手指頭數,感嘆:“陛下和劉尚書也不容易呀。”

太子……

他爹不容易他知道,但這關劉尚書什麼事兒?

他雖然管著國庫,但國庫實在沒錢,他爹也不能砍了他不是?

他覺得,除了皇帝之外,最不容易的應該是他,因為很顯然,這一次皇帝將賑災的事兒主要交給了他。

很少為錢操心的太子這會兒也開始操起錢的心來了,他問滿寶,“你那有什麼更便宜的方子嗎?”

滿寶直接搖頭,“消暑避疫的藥方,蕭院正給的這兩個方子真的是最便宜的了,倒是還有一劑藥效果可能會更好,用的是蒼術、陳皮、厚樸、白芷、茯苓、生半夏和藿香、紫蘇一起,這是一劑好方,不過比蕭院正開的方子要更貴一點點兒。”

太子:“孤問的是便宜的,不是要貴的。”

“那也不能不看藥效呀。”

倆人大眼瞪小眼,太子有些不高興了,揮手道:“行了,找你沒用,你下去吧,把蕭院正和劉太醫叫進來。”

滿寶耷拉著腦袋出去了,對正候在偏殿門口的蕭院正和劉太醫道:“太子殿下叫你們進去呢。”

剛悄悄和蕭院正說太子可真信任周滿的劉太醫見她耷拉著腦袋走了,不由看向蕭院正。

倆人剛想叫住她問問情況,吳公公已經出來笑瞇瞇的請他們進殿了。

倆人對視一眼,只能與吳公公進去見太子。

滿寶回到崇文館,正好碰見白善他們下課,見她眉頭緊皺,便上前問道:“你想什麼呢,叫你都不應聲。”

滿寶道:“我才知道,原來只是一方那麼便宜的消暑藥劑朝廷都窮得拿不出來。”

“什麼消暑藥劑?”

滿寶將太子找她的事兒詳細的說了一遍,然後道:“我現在正絞盡腦汁的想呢,到底有什麼方子的花銷還在六文錢以下的?”

一旁的白二郎不可置信的道:“六文錢而已,一個肉餅的錢都出不起嗎?竟還要和朝廷領消暑藥劑?”

白善道:“窮人家,別說六文了,一文錢都拿不出來也是有的。”

他道:“在這種事上,我們莫要以己度人。”

滿寶連連點頭,“而且貪便宜是人之常情,若有免費的消暑藥劑領,他們為什麼不領呢?”

反正要是她爹和哥哥嫂子們,那肯定會去領的,所以真放開了供應,太子殿下按照京城人口的三分之一來準備也未必就夠呢。

滿寶正苦惱呢,白善卻在思索了片刻後問道:“聽的意思,這是每一個人都需要喝藥了?”

“也不是,現在天太熱了,是為了防止中暑生疫,”滿寶道:“尤其是這種天氣還在外奔波的人,身上多少都帶著熱毒。”

白善道:“可生病總有輕重緩急,開的藥方也一樣吧?你們這樣竟是打算全用的一樣的方子?”

滿寶道:“他們吃這藥劑的時候只要不再吃別的藥就沒問題,就算病的不是那麼重,吃著也不會有什麼毛病的。”

她道:“這是最簡單的法子了,開一個大家都能喝的湯劑,不然真把我們這些太醫拉出去給人看病開方,那花銷才是真的大呢。”

白善問道:“就不能分級嗎,比如輕病喝一個方子,少上幾味藥,病重一些的喝另一個方子,照病領方劑。”

滿寶就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思考起來,“你說得對呀,像你們這樣的,就算覺得口渴暑熱,其實也不必喝太多藥,用積雪草熬些藥汁喝了就行了。”

滿寶是濟世堂出來的,記得她小時候還給濟世堂扯過積雪草賣了換錢呢。

那積雪草可是論斤賣的,多少文錢一斤來著?

而這世上有和積雪草一樣功效的藥草還有很多,野外到處都生長著。

滿寶心裏開始計算起來,“要是單一的熬煮一種清毒解暑藥劑,的確要便宜和方便許多,但怎麼保證領藥的人老實的領單一的積雪草,而不是領方劑呢?”

白善也思考起來,白二郎撓了撓腦袋道:“就跟施粥一樣,由衙門熬煮藥劑然後分發?”

白善指著天上的大太陽問他,“就頂著這樣的大太陽去領藥劑?”

滿寶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那藥劑怕是還沒領到,人就先曬暈過去了。

白二郎就問,“那你們說怎麼辦?”

白善得去上課了,於是他道:“你不是還得去看太子妃嗎?你先去那邊宮裏吧,等回來我們再商量。”

滿寶點頭,回房間去收了藥箱後去大明宮。

太子妃的肚子越發大了,滿寶好幾天沒來看她,這次就給她摸了一下胎位,發現胎位有點兒不正,不過問題不大,滿寶教了她幾個動作,讓她每天都練一練正胎位。

太子妃一聽說胎位不正便有些緊張,“會不會有事?”

滿寶安撫她道:“不會有事的,只是有稍許不正,孩子在母體內本來就會不斷的挪動的,所以胎位稍許不正是正常的,只要鍛煉一下就能讓孩子正了。”

太子妃一聽,這才放下心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