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0章 暑熱一

第二天一早,白二郎便氣呼呼的來找他們兩個,“你們是故意的。”

白善沒承認,“我們故意做什麼了?”

滿寶則是直接道:“你是不是傻,還真就去問了?”

白二郎就氣呼呼的瞪著白善。

白善聳了聳肩,也不否認了。

白二郎氣道:“你們太壞了!”

白善道:“這叫吃一塹長一智,你放心,以後你再不會犯這樣的錯誤了。”

滿寶笑瞇瞇的點頭。

倆人成功把白二郎氣走,就繼續去莊子裏找好吃的瓜果,因為今天要回家,所以他們只在莊子裏玩大半日,等到下午太陽不是那麼大的時候便啟程回京。

這一次滿寶他們幾個也不騎馬了,坐在馬車裏,打開窗戶吹著風,隨著馬車一搖一搖的打瞌睡。

為了抓緊時間玩兒,他們今天都沒午睡。

昏昏欲睡間,滿寶似乎聽到外面傳來的大哭聲,一個激靈醒過神來,白善也醒了,倆人拽了一下腦袋還在一點一點的白二郎,湊到窗口那裏往外看。

就見路邊一婦人正跌足在地的拍著大腿悲痛的大哭著,唐縣令帶著幾個衙役站在她不遠處,臉色沈凝,因為頂著烈日,本來還算白皙的臉龐現在變得紅通通的,紅到有些發黑。

唐縣令一擡頭便對上了他們的目光,微微對他們頷首後便又回頭與那婦人身後的人說了幾句什麼,這才帶著衙役轉身離開。

因為圍觀的人比較多,馬車被堵住了,牽著馬的唐縣令將馬丟給下屬拿著,自己三步並作兩步走趕上他們的馬車。

大吉也乖覺,立即下車放下車凳讓唐縣令上車,白善給唐縣令倒了一杯熱茶。

唐縣令看了一眼冒著熱氣的茶後道:“我現在看見熱氣就頭疼?”

滿寶好奇的從窗外收回目光,此時道路也通了,馬車正往前面去,慢慢越過了還在痛哭的婦人,“這是怎麼了?”

唐縣令嘆息道:“她家男人前兩日出城去幹活兒遲遲不歸,他們家沿路找了兩天沒找到,報到了官衙,衙役們在一山坡下面找到了他的屍首。”

白善問道:“是失足跌落而死?”

唐縣令搖頭,“是中了暑氣,仵作確認過,他身上只有跌落時的一些小劃傷,不致死,真正的死因是暑熱,他是被曬死的。”

滿寶三人長大了嘴巴。

唐縣令道:“到今天這一例,長安縣因暑熱而亡的人已經是第三個了,前兩個都是老人家,熬不過暑熱,但這一個是青壯。”

而正因為是青壯才這麼的讓人意難平,死得很意外。

四人一起扭頭看著車窗外的陽光,連白二郎都忍不住道:“今年好奇怪。”

唐縣令沒說話。

但彼此心裏都有些發愁,今年怕是有天災,日子怕是要不好過了。

連他們都有這樣的感覺了,更別說朝中的大臣們了,雖然是避暑假,但他們也並不能安心的度假。

就是皇帝,在休息三天後也不得不去前殿裏看各地發回來的消息。

太子已經提前把這些折子看過一遍了,上交給皇帝時大致說了一下,“如今報上來的,最嚴重的還是京城附近,包括雍州、商州在內,共四州有超過一月滴雨未下,且持續高暑,到今日,因暑熱而死的人已經有二十三人之多了,其中十六個是老人,四個是青壯,還有三個是孩童。”

皇帝沈著臉起身走了兩圈,覺得剛好的咽喉又有些上火,他轉頭沈聲問道:“勝州如何了?”

太子沈默了一下後道:“勝州淤堵,垮了一處河道,好在情況不是特別嚴重,上報說已經堵住了,毀壞的農田客舍並不多,但有五個裏的百姓無家可歸,現在都被暫時安排在勝州各縣,勝州刺史怕他們聚集鬧事,一直將他們分散安置。”

皇帝就看著外面的烈日發愁,“兩邊但凡勻一些就好了。”

太子就想,他從小就是這麼想的,但長大後就知道了,這世上的事要是都這麼隨心,那就用不著皇帝和大臣來治理天下了。

他爹年紀都這麼大了,沒想還是那麼單純。

情況越來越嚴重,像唐縣令這樣的一線官員當然不能休假了,還有一些相關的大官也默默的回到大明宮加班。

控制太陽是不可能控制的,皇帝他們能做的也就是通知百姓註意避暑,不能頂著大太陽勞作;

讓工部與地方官員合作尋找水源,或是打井,或是整理河道,盡量保證百姓用水;

戶部還得做賑災的準備。

不過今年還得再加一個舉措,太子道:“父皇,太醫署正在籌建,本來太醫署便要在各地建設醫暑,以應對民間疫情和生活困苦的病患,不如趁此機會讓他們下到地方為百姓整治,開些消暑的方子?”

皇帝就問戶部,“那就再撥出一份錢來購買藥材?”

劉尚書想了一下後道:“得要東宮和太醫院共同出一份預算。”

現在太醫署是東宮管著的,太醫院基本沒有上朝議事的資格,所以他只能找太子要了。

太子哪知道治病救人的事兒?決定一會兒讓人去找蕭院正要。

蕭院正這會兒正盯著西瓜霜呢,在確定西瓜霜真的起了效果後,蕭院正便又找了些西瓜來做了一批,此時剛放到陰涼的藥房裏。

然後和劉太醫他們去看正服藥的那些宮人,將他們的脈案記下,做好觀察筆記。

因為是新藥,最起碼得服用過三個月後,確定沒有後遺癥才會開始慢慢的應用起來。

他們並不知道周滿已經把藥給自己未來的準婆婆用了,此時還在一點兒一點兒的做著監測呢。

但滿寶是走了莫老師的捷徑,新藥該走的程序還是要走的。

但鄭氏不知道這些道道呀,不知道方氏是不是在廚房待久了被熱氣熏的,一早起床喉嚨也有些癢和疼,總忍不住要咳兩聲。

鄭氏見了便道:“滿寶前段時間給我用的西瓜霜不錯,你要不要灑一些?”

方氏知道小姑的醫術好,因此笑著應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