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挨打

滿寶和白二郎都是一臉懵,對這些事兒一點印象也沒有。

他們兩個都沒印象,更別說白善了,那會兒他還沒到七裏村呢。

不過有白大郎作證,封宗平幾個總算是相信了周滿從小身體不好的說辭。

殷或最為好奇,“那你是怎麼養得這麼好的?”

滿寶就道:“吃雞蛋,每天最少一個雞蛋,吃著吃著就好了。”

她對殷或道:“你跟我有些不一樣,不過合理膳食對身體是很有好處的。”

殷或道:“我一直照著你給我的膳食單子吃的。”

就算是在東宮裏,他爹也托尚食局照顧了一下他,加上他現在和周滿住得近,不論是針灸還是吃藥都方便很多。

所以他感覺得到,近來身體也在慢慢的好轉之中,但要想像滿寶這樣健康,恐怕還需要不少的時日。

用她的話說是,身體的恢復也是需要時間的,我們的心態得放穩,慢慢的來。

而連周滿都不敢一個人吃一個甜瓜,殷或當然更不敢了,所以只吃了一小片。

其實滿寶是敢的,奈何白善不給,她也沒辦法。

但科科給她挑選的這個瓜真的好甜呀。

白善也覺得很甜,吃了一口後就忍不住看向她剩下的兩個瓜,見她的瓜長得似乎有點兒醜,再去看他挑選的又大又好看的瓜,忍不住沈默了一下。

然後他就騰出一只手來把她身前不遠處的兩個瓜都撥到了自己跟前。

白二郎瞬間反應過來,扭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去看滿寶,再看一下他大哥,立即伸手把滿寶手邊剩下的那片瓜給搶了。

滿寶微微瞪眼。

白二郎一本正經的道:“你身體不好,少吃點兒。”

滿寶有些手癢,白善覺得在這兒打架不好,畢竟在別人家做客呢,於是按下滿寶的手道:“算了,剩下的留著,你晚上回去再吃一片就是了。”

他道:“不是你說的,陛下要是一頓一個瓜也不會吃壞肚子嗎?你身體不太好,那就一頓一片唄。”

滿寶:“我上次吃了好多寒瓜都沒事。”

“是嗎?那是誰連著兩天吃飯都不太有胃口的?還不是傷到了脾胃?”

哪兒那麼容易被傷?

不過滿寶到底不敢硬犟,因為她是大夫啊。

於是,她就坐在地上,和殷或一起撐著下巴看他們吃。

白二郎吃了一口瓜後就瞇起了眼睛,目光不由瞟向白善身前的兩個瓜,默默的什麼都沒說。

白大郎沒吃過別人的瓜,還以為劉煥家的瓜都那麼甜呢,還誇了一下他家的莊頭,認為是他管理的好。

劉煥被誇,那自然是高興的,一行人便打算在半山腰上吃午食了。

有下人送了席子過來擺上,還有茶水等物。

知道他們是要在此野炊,下人們便又回去一趟將飯菜端來。

滿寶看著他們頂著烈日走來走去的,和白善道:“這樣的情趣也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的,看這些下人足有十二三個吧?”

“十六個,”白善一眼掃過去便算出來了,笑道:“等我們出門在外就沒這個待遇了。”

滿寶就覺得趁著現在還有這個機會要好好的享受享受。

劉家的莊子準備得很齊全,因為每年夏天主人家都會過來避暑,也沒少帶客人來,他們都自有一套招待客人的規矩了。

晚上他們都在此留宿,封宗平和易子陽住在隔壁他們自家的莊子裏,但晚上忍不住跑過來和他們一塊兒玩。

說真的,白二郎私底下是有些嫌棄他們的,不過這些話不好對外人講,於是趁著沒人的時候悄悄和滿寶白善說,“我們差著年紀呢,他們怎麼這麼喜歡跟我們玩兒?”

白善正在切他們下午摘回來的桃子,聞言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後問,“他們怎麼了?也沒比我們大很多吧?”

“可他們說的話題我都插不上話,”白二郎道:“那些話題和大哥說就是了,幹嘛與我們說呢?”

滿寶在一旁悄悄的捏著切好的桃子吃,聞言回想了一下,“他們今天也沒說什麼特別的話題呀,不就是說現在天氣熱,憂心今年進士考艱難的事兒嗎?”

白二郎就瞥了她一眼道:“這只是其中一個話題罷了,延伸出去說的話題可多了。”

他道:“我們現在年紀還小呢,要科舉那也得好幾年以後了,到時候科舉開不開還不一定呢,這時候討論這些也太早了吧?”

白善的桃子切不下去了,“你個烏鴉嘴,能不能別亂說話?”

滿寶卻吃得津津有味,竟然順著她的話思考了起來,道:“還真有可能,也是朝廷科舉時間不定,說是每年都考試,但有時候吏部等著考試的進士多了就取消了,或是有天災人禍也取消了。我好像聽誰說過,本朝就取消過六次科舉考試了。”

白二郎立即拍掌樂道:“我說的!我特意去數的。”

滿寶呆住,白善問,“你沒事兒去數這個幹什麼?”

“就是因為沒事兒才去數的,我想估摸一下等到我們可以考試的時候,朝廷會不會取消進士考。”

這下連白善都覺得手癢想揍他了,正在此時,殷或他們說說笑笑的從外面進來,於是他默默地忍下了。

滿寶立即左右捏了一片桃子,一邊吃一邊道:“我覺得這事兒你得和白師兄提一提,畢竟他沒兩年就要考試了。”

白二郎就思索起來,微微點頭道:“你說的沒錯,這事兒我大哥肯定還不知道呢。”

白善就看了滿寶一眼,見她笑得眉眼彎彎的,便對白二郎揮手道:“你去吧,對了,晚一點兒再去,現在大堂哥正和封宗平他們說話呢,沒空。”

白二郎應下。

晚上趁著白大郎還沒歇下時跑到他的房間裏和他談心,結果被揍了,整個院子都聽到了白二郎的慘叫聲。

雖然很短促,但還是嚇著了劉煥和劉家的下人,不過不等他們去問,白家這邊跟來的小廝已經出面表示沒什麼事兒,只是他們家的二少爺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

別人信不信他們不知道,但白善和滿寶是絕對不相信的,不過他們只是翻了一個身便繼續睡去了,連床都沒下,更別說問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