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5章 討價還價

鄭大掌櫃就在後面吩咐道:“這段時間可別荒廢了學業……”

鄭辜生氣的下樓,一到大堂便看見一個姑娘正好奇的站在藥櫃前盯著他們家的藥櫃看。

鄭辜覺得她有些眼熟,便上前問道:“姑娘是要看病還是要買藥?”

周立君轉身看鄭辜,倆人一對上,鄭辜就認出她來了,笑道:“周姑娘是來找師父,還是找四師妹的?”

立君笑道:“都找,我沒看見小姑在大堂裏。”

鄭辜笑道:“師父和四師妹在後院呢,請。”說罷,領著周立君去後院。

倆人是見過的,去年周記飯館開張,鄭大掌櫃帶著一大幫人去賀禮,當時倆人照過面,而後零星見過幾次面,不過都不太熟。

鄭辜領著周立君去後院,滿寶正在考校周立如辨認藥材,看到立君過來,便一邊分神看周立如認藥材,一邊問道:“你怎麼來了?”

周立君跟著看妹妹伶俐的認藥材,站在小姑旁邊道:“四叔讓人送信回來了,五叔讓我給小姑送來。”

周立君仔細的看了看濟世堂的後院,尤其是架子上的簸箕裏晾曬的藥材,目光炯炯的道:“而且小姑你上次不是說,等下次放假有空了就教我們做潤胭脂和消瘡膏的嗎?”

上次放假白大郎讓人往家裏送信了,滿寶把從宮裏帶出來的潤胭脂和消瘡膏托白家的下人一起送回去了。

連方氏和陸氏都得了一瓶。

周立君和周立如都很好奇的摳了一點兒往臉上和手上抹,沒兩天,周六郎的那瓶消瘡膏就到了周立君手上。

雖然滿寶說這兩瓶藥膏的用材有些貴重,但周立君覺得京城的貴女們什麼都有可能嫌棄,就是不可能嫌棄貴。

她可是給她們賣過二兩銀子一朵花卻只戴一天的人呢,這藥膏,就這麼一點兒,五兩銀子就能用上差不多一個月,那些貴女會不用嗎?

沒錯,周立君連定價都算好了的。

當然,這也是滿寶給她算過她們做一大罐藥膏的成本。

這兩年沒少跟著四叔和五叔長見識的周立君知道,算成本還得把人工這些零碎算上去呢。

她覺得四嬸和五嬸帶孩子之余還得做藥膏很辛苦,於是把人工成本往上提了好大一截。

所以她不只是來送信的,也是督促小姑趕緊把藥材買回去的。

早點兒做出來,早點兒賺錢。

滿寶總算是想起了這件事,給鄭辜寫了一張方子,讓他幫忙去抓藥,這才拆了四哥的信看。

周立君已經提前看過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道:“四叔信上說他跟著人去草原了。”

這才是周五郎那麼著急的讓她把信送過來的原因。

滿寶一目十行的掃過信,信是大頭周立重寫的,寫得很詳細,他告訴滿寶幾人,他和四叔拉著瓷器到夏州出手後又碰到了禿發部的人,還碰到了向銘學幾人,禿發部的人邀請他們叔侄兩個去草原,說他們要買的藥材在草原上更多,而且草原上更便宜。

正巧向銘學也正要去草原,便和他們一起走。

四叔和他考慮了一下,都覺得有向銘學這個熟人帶著,他們完全可以去草原上走一趟,而且現在天氣熱,草原上反而涼快些,反正這些藥材也不急著要,所以就和禿發部的人一起走了。

不過怕他們在家裏等久,所以他們寫了封信托人帶回來,讓他們好放心。

大頭還在信上悄悄的和他們說,向銘學去草原也是要做生意的,而且他認識好幾個草原上的人。

滿寶更不擔心他們了,將信折起來後道:“我也想去草原。”

周立君就知道她會這麼說,“四嬸肯定會擔心。”

她往外看了一眼,起身道:“小姑,我去看你徒弟抓藥?”

“抓藥有什麼好看的?”

抓藥不好看,但抓的藥能做賺錢的藥膏就很好看了。

周立君跑出去了,她還想和濟世堂商量商量,她要是常從他們這裏買藥材,能不能再給她算便宜點兒。

正好鄭大掌櫃也在,倆人就靠在櫃臺上邊等鄭辜抓藥邊聊天,鄭大掌櫃對周立君的到來,不對,應該說是對他兒子手裏的藥方很感興趣。

“這是什麼藥方子?”

周立君沒設防,笑道:“是我小姑剛琢磨出來的潤胭脂和消瘡膏,人用了顏色好。”

鄭大掌櫃就想起周滿給的那張賣得很好的膏藥方子,他眼睛微亮,看了眼他兒子抓的藥量後笑問,“怎麼,你們家要做了自己賣?”

周立君道:“我們做著玩玩。”

“既然有周小大夫在,那肯定能做得出來。”鄭大掌櫃笑道:“著做出來了就得賣出去,你看我這藥鋪人來人往的,不如放在我這寄賣如何?”

周立君目光一閃,笑問,“鄭大掌櫃怎麼不去問我小姑?”

鄭大掌櫃便道:“你小姑不太管這種事,談生意嘛,還是應該談明白比較好。”

周滿對這種事不太上心,他要是提,她能夠大手一揮直接把方子給他,讓他出藥材出人再賣出去回頭給她分成……

當然,這樣不是不好,可就是因為太好了,這人情又欠下一樁,對雙方將來的關系維系反倒算不上好了。

而且鄭大掌櫃也不好提,但對周立君不一樣。

他知道他們周家的賬都握在這小姑娘的手裏呢,上次去喝喬遷酒,禮就是她記著的。

他就喜歡跟大夫談醫術,跟生意人談生意。

周滿嘛,那就算了,他寧願等周四郎回京再談,也絕對不這時候找周滿稀裏糊塗的做下這門生意。

周滿那人,甭看你現在占她多少便宜,將來你肯定得雙倍的讓她占回去,不然她手裏必定會有更多的好東西讓你後悔。

所以談生意時還是清楚點兒好,周立君看著就是個清楚的人。

周立君當然清楚了,她這會兒心裏的算盤已經打得啪啪響了。

於是,鄭辜抓著藥的功夫,周立君已經和鄭大掌櫃談好了寄賣的方法,甚至還談好了以後藥材購買的優惠度。

鄭辜看著他們一來一回的,忍不住看了看他爹,又看了看周立君,搖了搖頭後轉身繼續去抓藥。

滿寶出來時,他們倆人都已經心滿意足的談妥了,鄭辜將包好的藥材捆好放在櫃臺上給周立君。

周立君從荷包裏拿出錢來結賬,然後提著藥材喜滋滋的和滿寶走了。

“這麼開心?”

周立君點頭,然後道:“小姑,鄭大掌櫃看在您的面子上在藥材上又給我便宜了一成。”

滿寶驚詫,“他不會虧了吧?”

周立君道:“不會,我從四叔那裏看到過一些藥材的進價,雖然他一臉肉痛的模樣,但絕對沒虧。”

滿寶就放心了,“不虧就使勁兒的講價吧,這是你的本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