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4章 鼓勵

滿寶將一本醫書拿出來給他們,道:“這就是專門記著藥貼的醫書,你們拿去自己抄一冊,回頭我要交給太醫院的。”

鄭辜三人聞言,立即應下退了下去。

然後滿寶就拉著周立如去說悄悄話,“這個世上醫術好的人有很多很多,可願意把所有醫術都傳授給別人的卻沒有幾個。”

她道:“我就是再聰明,也不能將所有的醫術都學盡,太醫院裏的太醫們都很厲害,都有自己擅長的病癥。”

周立如道:“小姑也厲害,現在京城裏都叫小姑小神醫呢。”

滿寶道:“我當然很厲害,但也僅在我擅長的病癥裏,還有很多病癥我還沒學到呢。”

她道:“我還有很多醫術要學,你也一樣,只是你現在剛開始,所以先學藥,等過兩年你把這些都學會了,你師兄師姐們也在太醫署裏站穩腳跟了,到時候我想辦法把你也送進太醫署去學習。”

周立如驚詫,“我,我也能進太醫署?”

“為什麼不能?”

周立如好奇的問,“是要像師姐那樣做醫女嗎?”

滿寶搖頭,“要做就做太醫,做什麼醫女呀。”

“有女太醫嗎?”

滿寶就指著自己的鼻子看她。

周立如恍然大悟,“是哦,小姑不僅是編撰,也是太醫呢。”

周立如思考起來,“果然,只要有本事。”

滿寶狠狠地點頭,“對,只要有本事,所以你得好好學知道嗎?”

周立如往外看了一眼,壓低聲音問,“小姑,你怎麼把我送進太醫署呀?”

滿寶看了她一眼道:“當然是考試了,就跟白善他們考國子監一樣。不過蕭院正他們現在還沒松口可以收女學生,但是不要緊,到時候我拉上鄭太醫和劉太醫,有他們幫忙,松口考核一下你還是可以的。”

滿寶鼓勵她,“所以你可得好好的學,爭取一次就考過。”

周立如憂心,“他們會答應嗎?”

滿寶肯定道:“他們一定會的!”

滿寶可是把鄭辜和鄭芍都送進了太醫署,鄭太醫會不答應嗎?

而劉太醫那邊,有劉醫女這層關系在,他就算不支持,也不會反對的,到時候她再拉上幾個太醫幫忙好了,滿寶現在太醫院裏混得還是不錯的。

而此時,暫時把書給師妹和師弟抄寫的鄭辜也到了二樓找他爹,一臉的恍惚,“爹,我就這麼進太醫署了?”

鄭大掌櫃這兩天一直很興奮,從他弟弟回來告訴他,太醫院內部已經答應周滿同意鄭辜和鄭芍進入太醫署開始他就一直在興奮中。

見兒子這沒出息的樣子,鄭大掌櫃便恨鐵不成鋼道:“這都知道兩天了,今天你師父還親自來告訴你,你還有什麼不能相信的?”

鄭辜遲疑道:“剛剛師父和我們說,讓我們好好學,爭取盡早考入醫學的體療科。”

“你當然得考進體療科了,只有體療科出來的才能進太醫院爭院正的位置你懂不懂?”

鄭辜:“……爹,我們野心這麼大嗎?”

鄭大掌櫃也慢慢緩過神來了,他沈默了一下後道:“就算不能當院正,體療科進太醫院的品級總比針灸和藥學要高吧?所以你還是得進體療科。”

要知道,不論是針灸科還是藥學,都只學三年。

而體療科則要學七年呢。

鄭大掌櫃拍著他兒子的肩膀道:“你別妄自菲薄,雖然你年紀大了點兒,但你也學了不短時間的醫術了,應該不會比別人差的。”

鄭辜:……

說起兒子的年紀,鄭大掌櫃開始憂愁起來,“你今年及冠,也要開始說親了,可這進太醫署……”

現在太醫署的情況還不知道怎麼樣,在他考入體療科前,鄭大掌櫃是不想給他定親的。

倒不是為了積累資本說一門更好的親事,而是未免鄭辜分神。

都是大小夥子過來的,成親了,肯定會把心神分出來放在妻兒身上的,而鄭辜這時候是關鍵時候,是不能走神的。

鄭大掌櫃上下打量了一下兒子,當機立斷,“要不你過兩年再說親?”

還沒等鄭辜回答,鄭大掌櫃已經道:“就這麼定了,反正男子晚兩年成親沒什麼。”

和一般人家不一樣,做大夫的都很少讓家中子弟早早成親,男子多是過了二十才議親,從議親到成親,一般是一年的時間;

而女子多是及笄才開始說親,十六七出嫁的比比皆是,十八九才出門的也不少。

像劉醫女,她現在年紀就不小了,不過她在宮中當差,一般要過了二十才能出宮。

但她選擇進宮,本來就是為了說一門更好的親事。

鄭大掌櫃開始思索起兒子的婚事來,把他知道的姑娘家在腦海中過了一遍,發現都不太合適。

他想起了什麼,遲疑的看著兒子道:“兒子,你覺得你師妹怎麼樣?”

“劉三娘嗎?”鄭辜連連搖頭,“算了吧,出了醫術,我跟她實在找不出話來說,總不能將來我們在外面給人看病,回到家說的還是看病的事兒吧?”

鄭大掌櫃就松了一口氣,連連點頭道:“沒錯,你可不能看上劉醫女,不然我還得想著棒打鴛鴦。”

鄭辜就有些好奇,“為什麼?”

鄭大掌櫃就嘆氣道:“傻孩子,將來你是要跟著大房爭家主的位置的,劉醫女出自劉家,他們家跟百草堂趙家更親近,劉太醫沒少和趙家合作。我們鄭家是不會要一個跟趙家親近的宗婦的。”

鄭辜就嘆氣,“我的婚事竟然還涉及這麼多?”

“那是當然,你也是鄭家的少東家之一。”

“那您還問我幹嘛,直接找一個合適的定親不就是了?”

“我以為我不想?我這不是擔心給你訂了親你又各種不滿意,到時候你生不出嫡孫來怎麼辦?”鄭大掌櫃沒好氣的道:“也是你不爭氣,一把年紀了連個姑娘家都找不到,你說你也長得不差,怎麼就不行?”

鄭辜:……是誰怕我學會,一天十二個時辰得有六個時辰站在櫃上的?可以說,除了吃飯睡覺外,鄭辜的時間都在藥鋪裏了,來這兒看病的除了男的就只有十二歲以下的小姑娘和已經成親的婦人,他上哪兒爭氣去?

鄭辜生氣的轉身走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