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3章 界限

劉太醫道:“他們師徒間的事我不好過問太多。”

方太醫笑了笑,信不信則就不一定了。

劉太醫臉上笑瞇瞇看不出來,但心裏是真的苦,因為他是真的不知道。

三娘並不喜歡和他說這些事,以前周滿沒收她做徒弟前,她還會拿從她那裏學到的不懂的醫理小心翼翼的請教她,而在周滿收她為徒後,劉醫女就很少在家裏說起周滿的事和從她那裏學到的醫理了。

說起的一些事也必是稍微用心便能打聽出來的事,劉太醫在察覺後也不勉強這個孫女。

因為他知道,三娘既然入了周滿的門墻,那她就要做一個選擇,是更親近周滿,還是更親近劉家。

畢竟是一門技藝,劉太醫雖然很欽佩周滿的醫術,卻也做不出窺視偷竊的事兒來。

祖孫倆都默契的維持著一個度,不至於讓劉周兩家將來在杏林行裏鬧出醜聞來。

而同樣拜周滿為師的鄭辜和鄭芍卻沒有這樣的煩惱,因為周滿和濟世堂的關系太親近了,她本就是濟世堂出來的。

從好幾年前就開始和濟世堂合作,周滿給過濟世堂不少東西,濟世堂同樣教會了周滿不少。

所以鄭家兩兄弟不僅可以在周滿那裏代表濟世堂,也可以在濟世堂裏代表周滿,讓周滿和濟世堂的關系更近一分。

而劉家不一樣,他們幾乎沒有利益糾葛。

當然了,蕭院正和方太醫信不信他就不知道了,劉太醫也知道這種事是不能解釋的,越解釋人家反而會越加不相信。

而此時,滿寶也正在濟世堂裏和她的四個徒弟說話呢。

她把鄭辜和鄭芍得到名額的事告訴他們了,鼓勵他們道:“你們年紀都超了,所以先進藥學,爭取三個月內考到醫學體療科。”

她道:“除了針灸和一些病癥外,我其他的醫術較其他太醫還是差了些,以後太醫院的體療科是蕭院正親自帶著的,他擅長的病癥很多,醫術更是沒的說,你們好好和他學。”

滿寶就沒差說,把他身上的本事全學過來。

當然了,蕭院正肯定有壓箱底的醫術只教給自家子弟,但醫術這種東西,並不是你教了對方就能學會;也不是你不教,對方就學不好。

前者請參考她的徒弟鄭芍,後者可以參考她。

說完了這兩個弟子,她又扭頭去和劉醫女說,“三娘,藥學你也得學起來,你主要學針灸,若能與藥學結合起來,將來你能看的病癥就多了,除此之外,一些病理也不要忘了學,做大夫還是得會開方,不然就丟了看家的本事了。”

劉醫女認真的點頭。

“有不懂的你問我,不然就問你大師兄,鄭大掌櫃人也很好,問他也行,”滿寶給劉醫女找了很多可以請教的待選人,“劉太醫的醫術也很不錯呀,在家裏也可以問他。”

見滿寶把她認識的人都點了一遍,劉醫女的頭點不下去了,她覺得師父肯定是忘了人家的本事也是不會亂傳的。

滿寶卻還指著劉醫女把她祖父的本事學過來呢,見她對著自己的祖父都那麼靦腆和不好意思,她忍不住教她,“你真不好開口問,就站在你祖父的書房前冥思苦想,他問起來你就順勢請教就行。”

又道:“對了,回頭你抄上兩張藥貼的方子拿回去,這兒想不通,那兒也想不通,拿去問他,他肯定高興。”

別說劉醫女,鄭辜和鄭芍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

鄭辜聽著聽著覺得這樣的行為很眼熟呀,話說,去年他師父剛到他們京城濟世堂時不就這樣嗎?

她不僅喜歡站在丁大夫跟前發愁,還喜歡到隔壁的保和醫館發愁,時間久了,一來一回才和隔壁的大夫熟了的。

見鄭辜和鄭芍一臉的不可思議,滿寶就道:“你們也學著點兒,本事都是要自己學來的。”

鄭辜就忍不住小聲道:“這樣臉皮也太厚了吧?”

一旁的周立如不同意了,道:“怎麼會是臉皮厚呢,小姑,不是,師父也教了他們東西的,這叫互惠互利。而且,不懂就問不是平常嗎?”

不僅鄭辜,鄭芍和劉醫女都一臉恍惚,“這是平常嗎?”

姑侄兩個一起狠狠的點頭,周立如好奇的問道:“你們種地的時候不知道豆子是一顆一顆的撒,還是兩顆兩顆的撒比較好不會問嗎?”

三人:“……我們不種地。”

周立如沈默了一下後問道:“不都一樣嗎?”

三人一起搖頭,滿寶直接扭頭和周立如道:“你不懂,外面的人把手藝看得很重要的,和我們村子裏不一樣,回頭我再和你說。”

在七裏村,基本上沒有什麼技藝是很深的秘密,比如小錢氏做飯的手藝,不僅家裏人想學的時候她都教,就是鄰裏相問,她也不會藏著掖著的。

誰家今年種的稻子長得特別好,誰家今年收獲的麥子最多,都是怎麼種的,大家都是會互相交流的。

小錢氏會做豆腐了,村裏的人上門來問,她從不會瞞著,有的人實在是學不會,要做豆腐時還會叫上她一起,大家一起出豆子出力,做出來的豆腐再各家分去。

要實在是懶,連力氣也不想出,那就拿豆子換豆腐,反正也不貴。

以前滿寶年紀小,有許多的事情想不通,但見識的多了,她就能理解父母、兄長他們的認識了。

在他們看來,這些技藝都不是很有技術含量,都不難學,所以用不著藏著掖著的不教人。

可有些手藝是不一樣的。

比如做賬,做大夫這些,需要花費的時間、精力和金錢都是巨大的,這樣的手藝才是輕易不能往外傳的。

可從小只是付出一點點代價就能從百科館裏學習無盡知識的滿寶並不覺得知識要這樣藏著掖著,而且莫老師也說過,學術需要交流才能進步。

連莊先生都說,論道才能讓道更進一步。

雖然知道了,但滿寶不認同,所以她一直用自己的方法在做著交流。

周立如也沒學過這些,和周滿一樣,她生活環境單純,這些事情同樣不太懂。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