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2章 西瓜霜三

白善堅持給周銀燒了紙錢,滿寶則分出了一指甲的西瓜霜給莫老師去辨認真假。

莫老師收到她用紙包好郵寄過來的東西時都懵了,他道:“這是古書上寫的東西,我們現在……好吧,我們現在用的藥中也有含有西瓜霜的,但那是另一種形態,算了,我還是給你檢測一下吧。”

莫老師默默的收了東西,下線去給她做檢測去了,實驗室做這個檢測還是很快的,最主要的是,那個世界是有西瓜霜的,所以有數據在數據庫中,他對比出來後給滿寶回復了一個郵件,道:“雖然質量不是特別好,比不上現在的西瓜霜,但你這的確是西瓜霜,可用。”

滿寶收到這個郵件的時候家裏正好要吃飯,她一邊跟著白善去吃飯,一邊走神看了一下郵件。

白善扭頭見她都快要撞到樹上了都不知道轉個彎兒就知道她在想事情,而且還入神了,只能伸手把她拉走,牽著她去飯廳。

進了飯廳滿寶才回神,見白家兄弟正扭頭看著他們,便快速的將手從白善手裏抽出來。

白善面不改色的越過滿寶走上前去,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劉老夫人看到滿寶,笑著招手,“快過來坐下,我猜著你今天就要過來吃飯,特意讓廚房做了你愛吃的菜。”

滿寶就快步上前。

除非正好碰到她六哥回來做飯,不然滿寶都是跟著白家這邊吃的。

沒辦法,容姨的手藝比四嫂五嫂好太多了。

方氏和陸氏也知道這一點兒,並不勉強小姑跟她們吃飯,說真的,她們覺得她們的廚藝還是很可以的,當然了,比不上大嫂,但卻遠遠超過二嫂。

只是滿寶從小吃著大嫂的飯菜把嘴巴養刁了而已。

滿寶在劉老夫人身邊坐下,對面正好是鄭氏,她忍不住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

才吩咐人把湯端上來的鄭氏忍不住笑問,“怎麼一直看著我?”

滿寶就問,“鄭姨,你是不是不舒服?”

大家便忍不住一起看向鄭氏。

鄭氏一楞後道:“還好吧,喉嚨有些不舒服而已。”

白善便立即想到了皇帝,立即坐直了身體,“娘,你身體不舒服就要請大夫。”

鄭氏不由嗔怪道:“請什麼大夫呀,家裏不就有滿寶嗎?而且也不是多嚴重的病,只是喉嚨有些不舒服而已。”

皇帝一開始還沒有喉嚨不舒服呢都鬧成了那樣,白善暗暗吐槽,然後看向滿寶。

滿寶則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鄭氏後對白善道:“沒事,一會兒我給鄭姨噴西瓜霜。”

劉老夫人聞言便立即看向滿寶,問道:“你那西瓜霜弄出來了?”

滿寶點頭。

前幾天滿寶休沐回來,自然把她和太醫院做的交易都和莊先生說了,莊先生那邊知道了,劉老夫人這邊也就知道了。

說真的,滿寶現在走的路,她和莊先生都不太能給她什麼好的建議了,除了讓她在宮裏不恃寵而驕外。

她以為還需要一段時日的,誰知道這孩子這會兒就弄出來了。

劉老夫人看看滿寶,再看看一旁淡然的白善,覺得孫子的將來路可能會有點兒難。

她失笑著搖了搖頭,和滿寶道:“那一會兒吃過了飯你就給你鄭姨看看。”

滿寶笑著應了一聲是。

鄭氏沒有太大的毛病,就是因為內熱而咽喉發炎了而已。

滿寶給開了一副湯劑,然後就給她喉嚨裏彈了一點兒西瓜霜。

別說,有點兒泛苦,卻又涼絲絲的,鄭氏很有些不習慣。

但有可能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藥物,身體的治愈效果驚人,晚飯後喝一碗藥,又彈了點兒西瓜霜,第二天一早起來她就感受不到喉嚨的癢意了,比任何時候好的都快。

滿寶興沖沖的跑來看,見效果果然和莫老師說的一樣好,高興起來,“難怪這藥這麼厲害,雖比不上三七散,作用卻也不小。”

鄭氏也覺得好用,“除了那藥粉有點兒苦外沒別的毛病。”

可什麼藥是不苦的呢?

滿寶就問:“還有嗎?”

她仔細的詢問了一下用藥的感受,一一記下後便給鄭氏分了一半。

鄭氏一邊將這藥粉收起來一邊問道:“你問的這麼詳細,這藥你不會還沒試過吧?”

滿寶嘿嘿笑道:“鄭姨,我雖不敢保證你是全天下第一個用上此藥的人,但一定是宮城外第一個用上此藥的人。”

鄭氏:……她該高興嗎?

而此時,宮裏的蕭院正和劉太醫等人也從找來的內侍宮女那裏得到了反饋。

此時正是一年暑氣最盛的時候,宮裏因為受熱而不舒服的人不少,只不過有表現出來,也有不表現出來的。

大部分是不表現出來,然後默默地忍著,或走關系拜托一番往東宮偏殿走一趟,讓周太醫或她的徒弟們給紮幾針緩解緩解。

太醫院要試藥,很多人是沒的選擇,他們會直接從最低等的宮女內侍那裏尋找,等找到適合的人選便帶到太醫院試藥。

他們可不會像周滿那樣還給鄭氏開湯劑,都是直接用的西瓜霜,這樣才能更好的驗證藥效。

藥效果然很喜人。

蕭院正仔細的看過他們的咽喉,又摸了摸脈後道:“很好,這藥效比我們預想的還要好些。”

劉太醫也摸著胡子點頭,笑道:“再用一段時間吧,看看可有不適用的地方。要是好用,它完全可以在後期代替藥貼,這樣陛下也就不用在意藥貼難看了。”

蕭院正點頭。

他們仔細的商量了一下試藥的量和日期,然後由他們三個分別監看他們的脈象。

方太醫道:“昨日傍晚盧太醫還問呢,可是霜做出來了。”

蕭院正笑道:“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他問,方太醫告訴他就是。”

盧太醫問自然是想參與其中的,但蕭院正這樣回答,顯然是將他排除在外了。

方太醫明白了蕭院正的意思,點了點頭,然後問道:“我看這藥已經八九不離十了,太醫署也答應可讓周滿的兩個徒弟進學,那她那本藥貼醫書……”

相比於這個方子,自然是那一整冊的藥貼方子更重要了。

蕭院正道:“等休假吧,到時候我問問。”

他看向劉太醫,笑道:“或許劉太醫也可以找劉醫女問一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