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1章 西瓜霜二

殷四娘出嫁後不久就是殷五娘,都在六月裏,只是一個在月中,一個在月末,而且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一個在月中的休沐時間裏,一個則在消暑假裏。

不錯,大晉是有消暑假的。

滿寶和白善他們剛回崇文館沒幾天,就在蕭院正告訴她西瓜表皮析出寒霜來時,宮裏宣布放假了。

滿寶沒有出宮,而是讓白善和白二郎回去後就去太醫院裏看西瓜霜去了。

聽到她對放假這麼稀奇,蕭院正便笑著解釋道:“朝廷每年都有消暑假和禦寒假,今年的消暑假比較早,因為欽天監說接下來幾天都會持續高溫。”

“不過,其他人有假,我們太醫院卻不能全都放假,需要輪休的。”蕭院正看向滿寶,笑問,“周太醫要不要也試一試輪值?”

滿寶才不要呢,宮裏又沒有幾個病人需要請太醫,與其費時間在太醫院裏輪值,她還不如出去玩兒呢。

就算想看病也可以去濟世堂啊。

濟世堂可比太醫院好玩多了,於是滿寶拒絕了,表示自己年紀還小,值班怕出事。

蕭院正信她才有鬼,都給陛下看過病了,而且誰不知道她膽子大?

看得出來她是懶,不想值班,蕭院正也不勉強她,只是微微搖了搖頭,然後道:“太醫院已經議定了,也和太子殿下稟告過了,只要做出來的西瓜霜證實是有效的,那先前說定的兩個名額就答應你了。”

又道:“殿下已經讓人在修建太醫署,一應器物九月份應該可以準備好,如果順利,年前應該會招收一批學生,你那針灸學科的書修得如何了?”

滿寶道:“八月份之前應該可以修完,不過從您那兒領來的體療部分可能要差些時間。”

蕭院正道:“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說,太醫院裏現在能用的人還是不少的。”

滿寶點頭。

說著話,蕭院正開了藥房的門,那十五個西瓜便放在最裏側的架子上,劉太醫和方太醫正看著,見他們過來便立即道:“院正,周太醫,你們快來看,今天早上開始析出來的,現在越來越多了。”

滿寶還是第一次見,好奇的湊上前看,就見西瓜皮面上覆著一層白白的霜,有的幾乎成了晶體。

滿寶讓科科錄像,然後和三位太醫一起將這白色的爽體掃下來……

等把所有的西瓜霜都掃下來,四人便坐在桌子前盯著它們看,滿寶道:“要怎麼證實它們有效?”

蕭院正說,“這幾日暑氣盛,不僅宮中,京中也有許多人咽喉發炎,找一些人來試一試就知道了。”

滿寶遲疑,“還沒試過藥性便直接找人試藥嗎?”

蕭院正道:“放心,會有人試的,實在無人願意,死牢裏還有犯人呢,周太醫不用擔心。”

他經常找人試藥,對這一塊兒太熟了。

滿寶就覺得她還是給莫老師帶一份吧,東西是真是假,讓莫老師看一看就知道了。

於是滿寶翻出一個小瓷瓶裝了一些西瓜霜,“我要帶一些回家試試看。”

這一次析出來的霜不少,而且這還不知道真假呢,因此蕭院正看了一眼她撥走的滿滿一瓶沒說話,點了點頭同意了。

劉太醫他們也很意動,但看了一眼蕭院正的臉色,意動到底只能是意動。

蕭院正將剩下的西瓜霜收好,對滿寶點了點頭道:“周太醫出宮去嗎?”

滿寶便扭頭看向外面的天色。

劉太醫道:“天快黑了,要出宮的話得抓緊時間了,不然宮門要落鎖了。”

這一次消暑假要放五天呢,連著七月的休沐一塊兒放了,滿寶可不想在宮裏度過,於是起身,“那我先出宮了。”

說罷把瓷瓶往懷裏一塞就跑了。

蕭院正等她走了便和劉太醫道:“去找些不舒服的宮女內侍來試藥,看對不對癥。”

劉太醫應下。

滿寶懷揣著西瓜霜跑回了東宮,取了自己赤驥才出宮去。

出了宮門,果然一個人也沒有,於是她就騎著自己的馬歡快的跑了。

等她回到家,白善看到她很驚訝,“你不是說今日不出宮嗎?怎麼又回來了?”

“速度快我就回來了。”滿寶將馬交給劉貴,從懷裏掏出一個瓷瓶道:“看,這就是我新做出來的寶貝藥,聽說可管用了。”

白善湊上去看了一眼,問道:“試過了嗎?”

“沒有,蕭院正說他找人來試藥。”滿寶左右看了看後壓低聲音道:“但我覺得直接找人試太危險了。”

說罷沖白善眨了眨眼。

白善心領神會,壓低了聲音問,“你要直接問周小叔嗎?”

雖然不是,不過這會兒滿寶已經習慣的把她親爹的名字替換成了科科,或科科背後的那些人,於是點頭。

白善就興奮起來,鼓動道:“那你快回去問吧,要不要我給你守門?”

“這卻是不用。”

白善又道:“祖母已經在玄都觀裏預定好了十四那天做法事,家裏還給買了些香燭紙錢,要不要我拿一些過來燒給周小叔?”

滿寶:“……不用了吧?”

白善歪頭,“怎麼,周小叔他們收不到嗎?”

滿寶哪兒知道,萬一他們能收到,結果她這兒說不能收到,以後他們都不燒了怎麼辦?

於是糾結了一下後道:“倒也不是……”

白善就自以為明白了,“你別擔心,這不值什麼錢的,給周小叔他們去買些好吃的好玩的東西也好呀。”

於是他就單方面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等滿寶回屋時,白善就拿了一沓紙錢在她房門外面燒,還給點了兩根蠟燭。

回家來的周立君和周立如都好奇的跟著蹲著一塊兒看,好奇的問道:“小姑父,你燒給誰的?”

這並沒有什麼可隱瞞的,白善道:“燒給我嶽父的。”

他嶽父不就是他們小叔嗎?

周立君一臉的好奇,“今天也不是小叔的忌日,也不是清明和中元節,為什麼要燒紙錢?”

白善道:“這是我的孝心。”

周立君和周立如就覺得他很奇怪,一擡頭,就見她們小姑也正一臉憂愁的撐著臉趴在窗臺上看著他們。

不知道為什麼,周立君就想笑,於是就不管他們了,拉了周立如便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