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9章 出嫁

她扭頭對皇帝道:“你看著合適,只要有本事就收進來吧,不然有本事的落在了外面,豈不是明珠遺落?”

皇帝乖巧的應了一聲“是”。

太後就滿意起來了,雖然這倆人是周滿的徒弟,但也是鄭家的人,等他們把她的本事都學了,哼……

師生又怎麼樣,歷朝歷代的師生因為政見與利益不同決裂的還少嗎?

連太後這個“仇家”都贊同給周滿兩個太醫署的名額,那這件事就算這麼定下了。

正待嫁的雲鳳郡主聽說這件事時,這件事已經板上釘釘了,她頗有些氣悶,將剛試好的嫁衣丟到一邊。

益州王妃將嫁衣交給宮女收好,坐到她身邊道:“沒兩天你就要出嫁了,這時候生什麼氣?”

“皇祖母怎麼也和周滿越發親近起來了?”

益州王妃早沒了去年的心氣,時間真是個奇怪的東西,以前對周滿和白善恨得牙癢癢,可現在便是在宮中遠遠的碰見,她心裏也沒多少波瀾了。

日子總要過下去,她現在就希望剩下的這一雙兒女能夠平安無事。

所以她不希望女兒太過關註周滿,她就要出嫁了,將來她和兒子也是要去棣州的,而周滿和白善有可能會一直留在京城,甚至呆在皇帝和太子的左近。

哪怕他們一家和皇帝有血緣關系,真論起親近來,他們恐怕還比不上周滿和白善這兩個陌生人,所以何必呢?

何必再去刻意的招惹他們?

時間越久,益州王妃想的越多,她和一雙兒女恨周滿和白善有殺夫殺子之仇,他們心裏不定還恨他們有殺父殺母之仇呢。

所以她勸女兒,“你就安心備嫁,其他的事休管。”

雲鳳郡主便是想管也管不著,因為帝後一家都住在大明宮那邊呢,而他們一家雖然依附太後,這一次卻沒有跟著去大明宮。

大明宮那邊涼快,但宮室卻少,皇帝帶太後去是盡孝心,帶他們做什麼?

太後顯然也知道這一點兒,所以沒有帶益州王妃母子三個,而且雲鳳要備嫁,在太極宮這邊其實更方便些。

雖然雲鳳郡主出嫁沒有辦得很隆重,但太後還是親自從大明宮裏回來給她送嫁。

雲鳳郡主就在艷陽高照的一天清晨從皇宮裏出嫁了,皇帝作為伯父也跟著出了一下面,然後就讓五皇子跟著新慶郡王一起去送嫁。

這事跟滿寶他們沒關系,別說滿寶了,東宮裏除了太子和太子妃,沒人討到喜酒喝,主要是皇帝的病剛好,雲鳳郡主又是益州王的閨女,不論是朝堂還是皇宮都不想大辦。

滿寶更是聽過一耳朵就算,和她有仇的是益州王,又不是雲鳳郡主,她雖然不喜歡對方,卻也沒有很把對方放在心上。

她現在就想休沐回家去,因為殷或邀請了他們去吃他姐姐出嫁的喜酒,正好就在休沐日。

滿寶還是第一次看京城的人成親呢,特別感興趣。

白善和白二郎也感興趣,和殷或問起他們吃酒一般都會有的菜色。

殷或:……他怎麼會知道?

反正他都有許多東西不能吃,他怎麼會去關心這種事呢?

不過這一次他只能去關心了,所以回到家便問起祖母,“四姐出嫁,家裏準備好菜單了嗎?”

殷老夫人驚訝起他會問起這個,笑道:“菜單早在一個月前就確定了,怎麼,你要看嗎?”

殷或板著臉道:“我看一看吧。”

不僅殷老夫人,就是殷四娘都很高興,覺得自己受到了重視,畢竟殷或是很少關心這種後宅的事的。

殷或將菜單拿過來看,默默記下幾道白善和周滿幾人有可能會喜歡的菜色以後,讓長壽去給他們傳信,讓他們只管放心的來。

殷大人又嫁了一個閨女,雖然依舊是庶女,但京城裏的官員、世家和權貴們都很給面子,不論今天休沐的,還是得加班的,都抽空親自來了一趟。

所以白善他們的馬車剛從自家那條大街轉過來時便被堵住了,路上有京兆府的士兵在指揮馬車。

白善和周滿掀開簾子看了一眼,估計還有好一會兒才能進去到,便有些後悔,“早知道我們走路過來就行了,反正也不是特別遠。”

白二郎道:“抱著禮物走在街上多難看呀,我才不要丟這個臉呢。”

白善就道:“你可真夠笨的,我們可以走著,讓大吉趕著馬車帶禮物就行了。”

滿寶道:“那我們現在也可以下車呀。”

白善想了一下,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主要是這會兒太陽大了,呆在車裏,那太陽照著馬車熱乎乎的,他們坐在其中就跟烤火爐似的。

於是三人就跳下馬車,拿手擋了擋太陽後便朝前走去。

人走起來比馬車可快多了。

大吉就這麼看著他們一路朝著殷府大門去,不一會兒就消失了。

三人自己走到了殷府大門口,正跟在嶽父身後招待客人的三個女婿竟然見有人走著來,頗為新奇的看了他們一眼。

殷禮見是他們,便笑道:“或兒在院裏呢,我讓人領著你們去。”

點了一個小廝讓他把人帶到後院去。

殷或的身體不太好,不僅殷老夫人,就是殷禮也不敢讓他久站,所以早上在大門口接了幾個比較親近的客人,太陽一大,天氣一熱,殷禮就讓他回院子裏休息去了。

殷家的三個女婿跟周滿白善和白誠的恩怨不可謂不早,但正式的見面,這似乎是第一次。

尤其是殷家的大女婿,那更是直接出手對付過他們的。

他本意是給小舅子出氣,結果人家自己成了好朋友,連他媳婦都對人家以禮相待起來,這會兒大女婿就比較尷尬了。

好在他嶽父沒留意他,滿寶三個更沒留意他了,和眾人團團見禮,甭管認識的不認識的都行過禮,然後就跟著小廝往院內去了。

殷或正坐在自己的屋裏發呆呢,看見他們來便露出笑容,“你們來了?”

白善點頭,問道:“你在幹嘛呢?”

殷或搖頭道:“沒什麼做的,就發呆。”

他頓了頓後道:“昨晚上父親請老譚太醫來給我看過病,與我談過了,他知道我不想說親,已經決議留了六姐在家招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