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5章 認同

蕭院正這會兒總算品嘗到了太醫院裏招了個小太醫的難處,那就是,她會哭鼻子啊。

劉太醫也緩過神來了,連忙讓宮女去給滿寶打水洗臉,順便再整理一下頭發。

等滿寶梳洗好再出現時,除了眼角還有點兒泛紅外,基本上看不出來才不久前哭過。

滿寶畢竟才哭過,臉上還很有些不好意思。

不僅她不好意思,蕭院正和劉太醫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起因是他們背後論事。

對於皇帝和皇後來說,宮裏就沒什麼秘密,尤其滿寶這一哭的動靜還不小,因此用早飯的時候皇帝和皇後就都知道了。

過了一晚上,皇帝的情況已經好很多了,咽喉裏的膿基本上消了,只是還紅腫疼痛,所以他還是只能吃粥,不過粥裏加了一些肉末,看上去還不錯。

其實吃上去也不錯。

津津有味的聽古忠稟報了一下偏殿的爭執,皇帝喝完了一碗粥,滿意的放下碗,笑問:“周滿呢?”

古忠見皇帝有興致,立即笑道:“蕭院正怕周太醫臉上不好看,所以讓人把早膳拿到偏殿給她”

“在偏殿能吃著什麼好東西?將她叫來,正好,這桌上還有不少好吃的東西呢。”

皇帝這話聽著就很假,因為他有許多的東西不能吃,皇後為了不饞他,這桌子上除了一瓦罐肉粥外,就只有一簍饅頭和一些小菜了。

周滿自己吃還豐盛些呢。

不過古忠沒把心裏的想法表現出來,而是笑著應了一聲是,然後轉身去找周滿。

滿寶正坐在偏殿裏等吃的呢,蕭院正已經和劉太醫他們趁著滿寶梳洗的時候去給皇帝看過了,這會兒正好與她提一提,“藥貼很管用,我們看過了,咽喉上的膿基本上消了,舊傷上的炎癥也消了不少,劉太醫先前已經開了穩健的方子,接下來的治療也該換了。”

滿寶坐在椅子上,腿一點一點的點頭。

蕭院正見她贊同便繼續問道:“你看還行針嗎?”

滿寶道:“不用了,貼著就行了。”

滿寶道:“既然陛下已經的病好轉了,那我回崇文館去了。”

當著人的面哭出來,實在是太丟臉了。

蕭院正遲疑了一下後道:“你要不再去看一下陛下?”

話音才落,古忠便過來請滿寶了。

滿寶看了一眼蕭院正後和古忠一起去正殿。

她一到,皇帝就盯著她的臉看,看得出她還有些悶悶不樂的,他便高興了。

被皇後瞪了一眼,皇帝便指了一張椅子道:“來坐吧,來人,給周太醫上一副碗筷。”

滿寶謝過皇帝賜膳便坐下,古忠看了她一眼,便也給她盛了肉粥。

皇帝笑著問她,“朕怎麼聽人說你哭了?”

滿寶才忘了一點兒這糗事皇帝就提起來,頓時生氣,她知道,皇帝就是故意的,於是也提到:“陛下,蕭院正說你的病好些了,體內的炎癥消了不少,應該不會再發燒了。”

她道:“您以後可得少吃甜瓜,按醫囑吃藥,本來您的病不該如此重的。”

皇帝一聽,立即不高興了,倆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齊齊在心裏冷哼了一聲,滿寶低下頭去吃粥,皇帝則低頭去喝茶。

皇後在一旁看著忍不住搖頭。

滿寶胃口超好,吃完了一碗粥,還吃了兩個饅頭,別說現在只能看不能吃的皇帝了,連皇後都有些羨慕。

皇後忍不住笑道:“你這孩子可真能吃。”

滿寶倒沒有不好意思,解釋道:“我正長身體呢,吃得多才能長高。”

皇帝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後點頭道:“是得多吃點兒。”

滿寶:……

皇後等她吃完了便笑道:“你再給陛下看一看吧。”

當然不可能是滿寶一個人看了,蕭院正和劉太醫他們也一起來了,五人一起會診過後確定皇帝的危險期已經過了,接下來只要貼藥貼,再按時服藥,過個三天左右就能完全斷了根子了。

皇帝就道:“所以朕是的病是這藥貼治好的了?”

蕭院正想了想,覺得皇帝這麼說也沒錯,皇帝之前的病癥要命之處便在於體內炎癥過重,下去的藥並不能作用於咽喉之中,多被身體其他地方的炎癥搶去了。

而湯劑不能夠完全應付這些炎癥,再加重藥量皇帝的身體又受不住,而藥貼的藥性不僅有針對性,雖緩慢,卻持久,何況還有周滿的針法刺激藥性,流通藥性,藥效一下就起了。

因此蕭院正點了點頭。

皇帝便道:“如此說來,這藥貼很管用呀,若是能流傳出去,必造福於民。”

蕭院正楞了一下後道:“是,周太醫此次有大功。”

皇帝點了點頭。

他是真覺得這藥貼好用,貼著除了把脖子上的皮子繃得緊一點兒外,涼絲絲的,不僅咽喉,就連腦子都清醒了許多,感覺不錯。

皇帝點到即止,揮了揮手讓蕭院正幾人退出去了。

等他們走了,皇後便道:“盧太醫雖有才,心胸上到底差了一層。”

皇帝不在意的道:“醫術好就行,又不讓他做院正,心胸有最好,沒有也沒什麼。”

古忠在一旁聽了一耳朵,便知道盧太醫這輩子就止步於太醫了。

皇後也覺得盧太醫當不起院正這個職位,點了點頭,也不再提他,而是轉而問道:“周滿想讓她兩個弟子入太醫院……”

皇帝就笑道:“她能從太醫院那些人手裏換來名額是她的本事,朕對太醫們的事情也不懂,隨他們去吧。”

皇後笑道:“你不擔心太醫院有三個姓鄭的太醫?”

皇帝笑著搖頭,“他們只要有本事就行,便是全部姓鄭也行。”

太醫院不像朝堂,涉及的利益過多。

太醫院院正只有正四品,主要職責就是給皇室和貴族們看病,很少涉及朝政,皇帝當然不在意了。

太醫嘛,醫術好,用得開心才是最要緊的,像周滿那樣的……算了,用的還是挺開心的。

這件事在帝後那裏就算完了,但在滿寶和盧太醫看來,這事還沒完呢。

盧太醫依舊不同意用名額換藥貼的醫冊和那一張方子。

滿寶並不急,太醫院裏的太醫不少呢,只要有大部分同意就行,盧太醫也只是一個人而已。

不過,她伸手從盧太醫手裏把方子拽了過來,然後道:“既然您不答應,那您就別研究了,我們自己來研究。”

盧太醫:……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