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章 好轉一

看著李尚書等人連夜被內侍引著送出宮去,魏知側頭看向趙國公道:“趙國公,請吧。”

“魏大人請。”

倆人一起回正殿,這一次進了內殿去守著。

皇後已經守了一天,她身體不好,太子已經強硬的讓人把她扶下去休息了。

此時,內殿裏守著的只有太子,連明達和長豫兩位公主和五皇子等小皇子都被他打發走了。

進入內殿,就見他正趴在床邊睡覺,也沒人敢打攪他。

魏知和趙國公看了一眼皇帝,也沒有叫醒他,轉身看向一旁閉目值守的蕭院正和盧太醫,知道他們也累得不行,便默默的找了個位置坐下。

皇帝此時睡得還不錯,他從傍晚貼上藥膏紮過針後,大約是酉時的時候一直睡到了現在,依舊沒有醒來的跡象。

古忠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皇帝的額頭,沒感覺到很熱,便微微松了一口氣。

今日下午陛下可太難受了,一直燒不斷,感覺連呼吸出來的氣都是滾燙的,整張臉都紅得不行。

古忠看著都心焦不已。

相比於其他人,他才是生死榮辱都寄托在皇帝身上呢。

確保皇帝的病情沒有惡化,古忠小心翼翼的往後退了幾步,對看著他的魏知趙國公和蕭院正等人點了點頭。

幾人便松了一口氣,然後繼續閉目休息去了。

滿寶一覺睡到大半夜,是被眼睛通紅的盧太醫推醒的,他道:“陛下醒了,正在吃東西,情況有些好轉了,蕭院正要再換一次要,讓你去運針。”

滿寶卻一臉迷糊的盯著盧太醫的眼睛問,“盧太醫,熬夜很損腎元肝臟的。”

盧太醫:“……我剛在值守。”

說得好像他很喜歡熬夜似的,他已經快一天一夜沒怎麼合眼了。

滿寶這才清醒過來,但還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從榻上爬起來,一邊穿鞋一邊忍不住嘀咕,“我年紀還小呢,這樣可怎麼長高?”

盧太醫看著不論是年齡,還是個頭都比自己女兒小的周滿,心塞的沒說話。

到底年紀小,還不是很註意形象,滿寶頭發散亂,便幹脆綰了一下便跟著盧太醫去了正殿。

這在宮裏是很失儀的,但沒人這會兒和滿寶計較這個就是了。

而且她受寵,便是計較,誰又會去罰她呢?

滿寶給自己灌了一口水,這才上前去看皇帝。

皇帝是餓醒的,而且可能睡夠了,所以自然而然的就醒了。

他此時正在吃粥,煮得很軟爛的白粥,滿寶看著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因為吞咽困難,只能吃白粥的皇帝正覺得沒滋沒味,擡頭看周滿時見她咽口水,忍不住心塞了一下,扭頭問古忠,“你們少了她吃的?”

皇帝此時說話慢悠悠的,但好歹是能說話了。

古忠看了周滿一眼,連忙躬身道:“奴這就吩咐禦膳房給太醫們送些宵夜來。”

皇帝沒反對,他又吃了兩口,實在是吃不下去了便放下。

他這會兒還是低燒,不過卻沒那麼難受了,他出了一身的汗,溫度便降了下去,現在咽喉也沒那麼疼痛了。

雖然咽口水的時候還是會疼,但也不至於像中午和下午那樣連吞都快要吞不下去了。

可是吃東西依舊很疼。

皇帝放下碗,伸出手去給滿寶摸脈。

滿寶看了一旁蕭院正一眼後摸脈,不一會兒又看了一下皇帝的喉嚨,便道:“繼續貼藥貼吧。”

藥貼已經起作用了,皇帝咽喉裏的膿和腫脹消了不少。

滿寶和蕭院正重新給他貼上藥貼,等藥性開始散發出來時滿寶便給他紮針行藥。

皇帝這次不想睡了,主要是他先前睡了不少了,所以他就看著周滿捏著那又細又長的針往他的脖子、腦袋裏紮,別說,他還是有點兒害怕的。

但奇怪的是,紮進去時並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感覺。

可過不多久,脖子就感覺慢慢滲進一股涼意,再吞咽口水時都感覺稍許順暢了點兒。

大家一起守著皇帝紮針,等紮完了針,大家和皇帝大眼瞪小眼。

在場的,除了皇帝以外,其他人都困得不行,太子坐在床邊都快要抱著床柱睡著了。

皇帝倒是很想找人聊聊天,哪怕聊聊朝政也是可以的,但張了張嘴,發現喉嚨還是很不舒服,於是也閉上了嘴巴。

魏知這會兒也困得不行,見皇帝似乎在好轉,這會兒也沒什麼太危機的情況發生,於是起身道:“陛下休息吧,臣等在外守候。”

趙國公也困,於是跟著行了一禮後出去外殿繼續坐在椅子上睡覺。

皇帝憂傷的嘆了一口氣,看向太子,對眼睛都快要睜不開的太子道:“讓太子去榻上睡吧。”

古忠連忙服侍太子去睡覺,皇帝就擡頭看向周滿,正見滿寶悄悄背過身去打了一個哈欠。

皇帝:……

他揮了揮手,讓太醫們也下去了。

但太醫們是不可能真的全走的,這個時間輪到劉太醫和方太醫值守,滿寶跟在蕭院正和盧太醫的屁股後面回了偏殿。

蕭院正和盧太醫都去找地方休息了,滿寶一看,自己先前躺著的木榻還在,於是走過去,繼續躺下睡覺。

皇帝自己無聊的在正殿裏走了一圈,最後見宮人和內侍們也都一臉的困倦,便也不折騰了。

揮了揮手便捂著脖子上的藥貼躺回了床上,他以為自己會睡不著的,結果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再一醒來,天就亮了。

皇帝睜開了眼睛,下意識的先咽了一口口水,好一會兒後才反應過來,似乎不是非常的疼了。

皇帝眼睛微亮,立即從床上爬起來,叫道:“古忠,去把蕭院正和周滿找來。”

躲在角落裏打盹的劉太醫和方太醫立即驚醒,一抹臉便越過上前的古忠給皇帝檢查。

一番檢查下來後倆人發現,皇帝喉嚨裏的膿消了不少,現在還有黃的,且紅腫,可與先前的相比好太多了。

所以這藥貼還真有用。

劉太醫和方太醫對視一眼,然後給皇帝換了一方湯劑,這方湯劑要溫和許多,昨日為了消除炎癥和降溫,他們開的藥還是重了些的。

換了湯藥後,方太醫去熬藥,劉太醫則去找蕭院正和盧太醫,將皇帝的情況說了,道:“這藥貼比我們想的要好用許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