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交易嗎

這麼說,情況還是不定,不過這樣的情況也在他們的預料之中,劉太醫等人沒有太失望。

一直到這會兒他們也沒放棄再找別的方子,正思索時,就聽到滿寶壓低的說話聲。

幾人回神,轉頭去看周滿,就見她正在和宮女嘀嘀咕咕,“……不要泡茶,只要燒開的水,幫我多盛一些飯。”

蕭院正等人:……

宮女也去東宮偏殿紮過針,對周滿很有好感,因此豎著耳朵認真的聽,記下後便行禮退了出去。

她一走,滿寶就癱坐在椅子上,摸著肚子嘆氣。

一口氣嘆出,她覺得殿裏過於安靜了,於是擡頭看向蕭院正等人,便看見他們四個也都在看著她。

滿寶沖他們眨眨眼,問道:“怎麼了?”

四人一同移開目光,沒有和她說話。

滿寶也不介意,繼續坐在椅子上休息,從上午到現在,一個白天下來了,她不僅身體不得停歇,腦子也不得停歇,可是累得很呢。

她看著不遠處還在討論的蕭院正等人,胡思亂想道:大人就是大人,忙了一天也不累、不餓,真好。

要知道她還吃了一盤點心呢,聽說中午的時候蕭院正和盧太醫看顧著陛下,那是一口水都沒喝,更別說吃東西了。

滿寶覺得他們真厲害。

果然,首官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不僅要學識豐富,還要忍常人之所不能忍,比如餓肚子。

這會兒滿寶就餓得有些頭暈了,奇怪,剛剛給陛下治病的時候怎麼不暈呢?

為了不讓自己真的餓暈過去出糗,滿寶決定給自己找些事兒做。

她的目光落在不遠處的醫書資料上,起身走過去翻找起來。

今天中午她心神都在教學室裏和莫老師研究藥方,還沒來得及看白善給她帶來了什麼東西呢。

滿寶各本書都翻起來,翻到她的筆記時在裏面看到了一張夾著的紙。

滿寶拿出來打開,只見上面寫著:“你要是贏了,休沐後我帶你去劉煥家的莊園裏摘葡萄。”

滿寶眼睛一亮,將紙張收起來放好做證據。

滿寶覺得不是很餓了,開始琢磨起來晚上是不是該給皇帝換一個針法……

或者琢磨一下莫老師給的另一個中藥散劑?

不過那個很難,她不知道硝酸鹽是啥,回頭還得請教一下莫老師才行。

心裏想著事情時間便過去很快,滿寶覺得宮女很快就把食盒提來了。

一直低聲討論的蕭院正等人也坐到了桌子邊上,滿寶將桌子上的書一堆一推便給他們讓出位置來。

蕭院正見她如此隨便,便忍不住看著桌上堆著的資料,問道:“這都是你帶來的?”

滿寶點頭,問道:“你要看嗎?”

此話一出,不僅蕭院正,劉太醫幾個也都伸出了手。

滿寶已經把椅子往後拉了拉,方便宮女們把飯菜拿出來。

一人一個食盒,一個食盒裏便是一份飯菜,滿寶見拿出來的這份不僅飯比別人的多,菜也多,心情瞬間更好了。

滿寶拿了筷子看向蕭院正等人,他們正各人拿了一本冊子在看,見她看過來,蕭院正一時不解,待看到她手上的筷子便笑道:“你先吃吧,我們還不是很餓。”

滿寶羨慕,然後也不客氣了,自己先吃起來。

等她吃下一碗飯,總算覺得胃裏好受了,這才有空再去看蕭院正四個,就見他們正一手書,一手筷子的邊吃邊看,她便道:“我先生說了,邊吃飯邊看書不好。”

蕭院正四人:……他們自己就是太醫,還用你先生說?

蕭院正先放下了手裏的冊子,問道:“我看這冊子裏有好些醫方都是我未曾見過的,這些方子是?”

“都是我家醫書裏的,我都琢磨過了,驗證過後才寫上去的。”

凡是百科館裏帶出來的,滿寶全認為是自家的,百科館有一年的宣傳很好,百科館是大家的家,愛護書籍靠大家。

劉太醫他們摸到的卻是書樓裏的醫書,沒能搶到滿寶的那些資料和手記。三人羨慕的看了一眼蕭院正,然後也放下手裏的書開始吃飯,一邊吃一邊問滿寶:“可有在這些書上看到什麼好方子?”

滿寶搖頭,“湯劑沒有。”

蕭院正就沈思起來,道:“你這藥貼若果真有用,那不僅可與湯劑並進,加快療效,還能獨成一支。”

蕭院正此話一處,劉太醫三人看著滿寶的眼睛便都驚羨起來,一時說不出話來。

滿寶卻還在扒飯吃,沒能驚覺這意味著什麼,只問道:“若是在太醫署中加入此支,該並入藥學吧?”

蕭院正沈思起來,“若是藥學,那該與炮制藥材一並學習,可這藥貼我們所知甚少,只有這一個方子……”

滿寶立即道:“我有方子呀,就是沒時間。”

滿寶亮晶晶的眼睛對上蕭院正亮閃閃的眼睛,倆人脈脈的對視了一下後,滿寶道:“我有兩個弟子,一個叫鄭辜,一個叫鄭芍,他們都是從學童做起的,對藥材極為熟悉,若是藥學開辦,我想他們一定很適合進去學習。”

滿寶的辦公桌就在蕭院正的對面,某次偶爾一瞥時看到了他們私下制定的招生要求,她估摸了一下,太醫署要招生,恐怕要到年底,甚至明年了。

到時候他們的年紀就先不符合了。

以前,滿寶並不覺得進太醫院有什麼好的,但在見識過太醫院裏的記錄的醫案、藥方,以及書樓裏那些她需要花費許多年才能看得完的醫經後,滿寶知道,太醫院和外面的藥堂還是有區別的。

至少雖才進宮兩月,但她的醫術也進步了許多,尤其每日上午辦公她的對面和左右坐的都是太醫院裏資深的太醫,醫學知識雖不及莫老師,但經驗卻遠在他之上。

有時候滿寶便是一個問題都不問,光聽他們討論便覺受益匪淺了。

所以她覺得,她得把她的徒弟送進太醫署才好,劉老夫人不是說過嗎,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師同父母,她就和他們的父母一樣的。

滿寶如此甜滋滋的想著,然後胃口很好的吃了一口肉,再擡頭繼續亮晶晶的看著蕭院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