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9章 起藥效

滿寶看向蕭院正,蕭院正立即躬身道:“殿下,我等找出了新方子,這就給陛下用。”

太子松了一口氣,和他們一起進了內殿。

太後和太子妃等人已經被皇後送回去休息了,殿裏只遺留了皇後和兩位太醫及幾個伺候的人。

蕭院正他們一來,劉太醫立即上前低聲說明了一下皇帝的情況,“不是高燒,只是低燒,但咽喉上越發嚴重了,已經不能進水……”

連水都不能進了,更別說藥了,皇帝現在吞咽很困難。

所以雖然一時沒有高燒,但他們心裏都知道,情況更加兇險了。

方太醫也上前低聲道:“陛下這會兒睡著了,但很不安穩,夢裏似乎也覺得後腰疼痛,我看過了,舊傷有些發熱,雖敷了藥膏,但情況也有些不好,應該是內裏起了炎癥。”

蕭院正點了點頭,讓人去打溫水來,目光在眾人之中一掃,便點了滿寶和他一起上前。

倆人向皇後行禮,說了一下有新的方子後便坐在床前的小凳子上看了一下皇帝的情況。

倆人輪著摸了一下皇帝的脈象後便忍不住對視一眼,然後互相點了點頭。

蕭院正解開皇帝的衣裳,還推了推他,把皇帝叫醒。

蕭院正看到皇帝眼睛通紅,雙眼都有些迷茫了,立即道:“陛下,我們找到了新的方子,這會兒要給您貼藥膏,須得您起身仰一仰脖子。”

皇帝張了張嘴,卻發現說不出話來,他眉頭輕蹙,看向站在一旁的周滿。

滿寶看見,上前直接將人扶起來,然後伸手摸了摸他的脖子,暗道:這豈止是急性,還是惡性呢,她就沒見過發展的這麼快的扁桃體發炎。

滿寶扭頭對蕭院正道:“來吧,我扶著陛下,您把藥膏拌一下。”

本意是想詢問一下皇帝意思的蕭院正見滿寶直接替皇帝做了決定,忍不住看向皇帝和皇後。

皇帝微微點了點頭,皇後更是道:“既然有了新方子就用吧。”

太子也在一旁道:“還磨蹭什麼,沒看見父皇這時候難受得不得了嗎?”

他直接上前扶住皇帝,讓周滿趕緊的。

滿寶和蕭院正互相看了一眼,這才拿過藥罐來,拌了拌後就把藥膏放在藥貼上,然後在皇帝的脖子上看了看,捏了兩下後找準穴位貼下去。

滿寶和蕭院正一共往他脖子上貼了四貼,貼好後就讓皇帝躺下,然後給他處理後腰上的傷。

蕭院正親自上手,擰了溫水毛巾後給他擦掉後腰上的藥膏,然後給他貼上調好的藥膏。

等忙完了這一切,倆人就開始坐著等,等到他脖子上的藥貼的藥性開始散發出來,然後就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滿寶等了有兩刻鐘左右才問皇帝,“陛下,您覺得脖子有涼爽的感覺嗎?”

皇帝便微微點了點頭。

滿寶松了一口氣,取過針袋後道:“我給您行針,讓藥效走得更快些。”

皇帝便微微閉上了眼睛,他覺得周滿行針會讓他好受一點兒,他這會兒腦袋發脹,渾身都難受。

滿寶給他行針,讓藥可以更快的起作用。

因為是往脖子和腦袋上紮針,滿寶比平時更小心幾分,她在皇帝的脖子上摸著穴位,小心翼翼的將針紮進去……

針法很快起了效果,皇帝只覺一股清涼之氣上湧,昏沈的腦子有片刻的清醒,然後順著這股涼意,一直頭痛睡不安穩的皇帝便慢慢呼吸綿長起來。

蕭院正在一旁看著,摸了摸皇帝的脈,不由贊許的看了滿寶一眼。

脈象雖沒好轉,但陛下呼吸綿長,脈象也沒惡化,顯然是睡著了。

對於病人來說,有時候安穩的入睡便是身體的一種自我修復,因為難受,皇帝今天雖然都躺在床上,但都睡得不是很安穩。

滿寶撚針,估摸著時間拔針,拔針後,皇帝額頭上的溫度已經稍降,臉上看著都沒那麼紅了。

蕭院正點了點頭,和滿寶道:“今晚我們一起留在這兒守著吧。”

一旁的皇後和太子問,“如何了?”

蕭院正還有些不肯定,因此斟酌的找說辭,太子嫌棄他溫吞,立即扭頭問周滿,“你說,照實說。”

皇後不太贊同的看了太子一眼,但也同樣看向了滿寶。

滿寶看了一眼蕭院正,見他微微點頭,她便道:“陛下在好轉了,殿下放心,待入夜我再給陛下行一次針,爭取讓他不再燒。”

太子和皇後一聽,略微放心。

蕭院正卻忍不住暗暗瞪了滿寶一眼,他是讓她說,可沒讓她把情況說得這麼好呀。

明明藥性剛發出來,還沒來得及看到太大的效果,怎能如此和太子皇後稟報?

萬一夜裏皇帝的病情再惡化呢?

不過話一出口,這時再改也不行了,蕭院正只能默默地站著不說話。

太子卻很喜歡滿寶的爽快,還對她贊許的點了點頭。

皇後也露出了笑容,和蕭院正及滿寶道:“你們先下去休息吧,一會兒陛下還需要你們看著。”

倆人應下,躬身退了出去。

有宮人上前服侍他們用飯。

這會兒已經過了用晚食的時間了,滿寶一整天都沒吃什麼東西,此時一聽說要吃晚食便覺得饑腸轆轆,差點走不動道兒了。

蕭院正繼續板著臉,帶著滿寶穿過目光炯炯的幾位朝中大臣,拖著她一路到了偏殿,還低聲叮囑她,“陛下的病情不要與人隨便說,只有皇後在場且允許時才能實話實說,知道嗎?”

滿寶點頭,強調道:“剛才皇後就在場,皇後也答應了。”

蕭院正沒好氣的道:“沒說你剛才不應該說,你沒看到剛才魏大人幾個盯著你的眼睛都快要把你盯破了嗎?”

知道周滿年紀小,還有些藏不住話和情緒,蕭院正直接道:“你少獨自一人往外走,可以和劉太醫他們做伴兒,遇到問話的,讓他們頂在前面。”

滿寶便有些欲言又止,蕭院正看到了,低聲問,“怎麼了?”

滿寶看了眼走在前面的宮人,搖頭。

進了偏殿,劉太醫等人迎上來,問道:“怎麼樣了?”

蕭院正呼出一口氣道:“起了藥效,那藥貼可貼四個時辰,這會兒正是起藥效的最佳時候,所以先等等,等晚上看效果。”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