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6章 套餐

科科應下。

滿寶看了一眼郵箱,莫老師還是沒上線,便只能去翻醫書,專門查找發炎高熱一類的目錄。

翻著翻著她覺得不對,問科科,“剛才我們在耳房時有人偷聽我們說話你不知道嗎?”

科科的電子音冷漠的道:“宿主,我沒有監測到她對宿主的惡意,所以系統判定為不會對您造成生命危險,不在預警的範圍內。”

滿寶一楞,若有所思起來,這是主系統又盯著他們了?

說白了,系統不會幹涉宿主在原世界的生活,所以他們能生活得怎麼樣得靠自己,當然,他們要是有積分,是可以付費申請系統有的服務的。

系統的芯片內自有認定的程序,只有認定會對宿主的生命安全造成危險的才會自動示警。

科科的示警底線一直很低,低到小時候一只蜘蛛在滿寶頭上的墻壁上爬過它都要示警一聲。

就是因為它斷定蜘蛛的毒素有可能會對宿主造成傷害,而宿主年齡過小,很有可能那傷害會變成致命的。

因此,到現在滿寶長大了,他示警的底線也一直很低,也因為它宿主起始的年齡過小,當年這個底線也是經過主系統審核的。

而現在一直保留了這個底線,甚至還隱隱有繼續降低的趨勢,一般情況下主系統不會察覺,畢竟科科只是它如浩瀚宇宙中的一塊小石頭,它是不可能對一個小系統來回篩查的。

之前徐雨窺視她,哪怕她身上沒有多大的惡意,科科依舊示警了。

這會兒卻突然公事公辦起來,顯然是因為必須按照程序來。

滿寶沈默著沒說話,正思索時,系統內叮咚一聲,莫老師的頭像亮了,滿寶眼睛一亮,然後就點了視頻通訊,沒一會兒莫老師便出現在了滿寶的腦海中。

不過,滿寶通過科科可以看到莫老師,莫老師卻看不到滿寶的腦電波,未來的人類目前自身還沒有這個功能。

科科適時的叮咚了一下,推出套餐道:“想要無障礙溝通,即便只是意識沈浸系統內部也可以與聯系列表中的人暢通無阻的交流嗎?百科館特意為您設定了優惠套餐,只要一萬八千九百九十八積分就可以通過意識具象化,讓你對面的人看到你。”

科科頓了頓後將一行小字念出來,“時限十個小時。”

滿寶驚呆了,失聲問道:“這也太少了吧,才十個小時,比盯梢太子還貴!”

而莫老師已經在教學室裏皺起眉頭來,“人呢?”

滿寶無奈,這是皇宮,這是大明宮啊,這還是皇帝住的正殿旁邊的偏殿呀,外面宮女內侍走來走去,不知何時就有人進來了。

哪怕有科科幫忙盯著,她也不可能放心的在這個公共場合消失,然後進入系統。

想了想,她還是忍痛買了這個什麼意識具象化的功能,買了之後她才覺得不對,“我可以用語音和郵箱與莫老師交流呀。”

科科冷漠的道:“宿主還有時間嗎?”

滿寶一想也是,用郵箱交流到底比不上面對面的交流,現在他們就是在跟時間爭命呢。

在滿寶的腦海中,她看到了系統中憑空出現許多光點,這些光點慢慢匯聚成了她,卻是虛影的她。

滿寶看著很新奇,腦海中忍不住咦了一聲,那虛影也咦了一聲,然後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腳和身體,滿寶心念一動,虛影也一臉好奇的往上蹦了蹦,完全就是她的想法呀……

科科道:“這是你的意識,除了沒有血肉,就是你本人,所以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滿寶心念一動,虛影就進入了教學室。

莫老師總算是看到了滿寶,看到她是虛影,便笑道:“你還挺有錢,這個功能剛出來,還沒多少人用呢,沒想到百科館會推薦給你們這些異時空的人。”

主要是他們不太用得著,和滿寶他們不一樣,他們溝通時不是人進入系統,而是直接投影全息,意識進入就是進入了,所以再弄一個意識具象化的小功能顯得很雞肋,不過最近國家通信公司正在鋪天蓋地的宣傳,其中和百科館有合作。

滿寶問道:“這個的花費在你們看來也很貴嗎?”

“是啊,不便宜,包月一百二十積分呢,大家都覺得沒什麼用處。”

滿寶卻受到了暴擊,“多少?”

“包月一百二十積分,怎麼了?”

滿寶心痛得不能說話,問科科,“你,你怎麼坑我?”

科科冷漠的道:“宿主,這其中有科技稅?”

科科的話音才落,莫老師已經道:“不過你賺積分比我們容易,畢竟你是收錄系統的宿主,這種科技只應用於你自身,又是服務類,不會產生科技稅,這點積分還是花得起的,系統很多功能你都不能用,你包個月以後我們也好聯系。”

滿寶:……太貴了,包不起。

十個小時就近兩萬的積分了,那一個月三百六十個小時就多少積分?

系統中設定的謊言被拆穿,科科也不尷尬,反正它只是遵從設定,至於這麼判定還得宿主來。

宿主年紀也不小了,該學著長大了。

滿寶能怎麼辦呢?

當然是選擇原諒科科啦,都怪她一時忘了現在的科科是被監視的科科。

莫老師拉回正題,笑問:“收到了你的郵件,怎麼,遇到了難題?”

滿寶立即把皇帝的病情細細的說了,“……蕭院正之前開的藥,因為顧忌陛下病情,所以藥方穩健,想要徐徐圖之。本來他的病雖有些反復,但再吃上幾天藥也就慢慢斷了根兒,可昨天晚上風向突變,天氣一下又特別炎熱起來,只是一晚上,他咽喉就發膿了。”

莫老師自動將蕭院正當成大夫,陛下當成病人,他給滿寶上課時,偶爾中途休息,她沒少和她說她那個世界的人和事。

他知道,陛下是遠古時代的皇帝,手上有絕對的生殺大權,一點兒人權都不能講的。

所以他也很擔心滿寶的生命安全。

他想了一下道:“這是急性扁桃體發炎,很有可能引發高熱,中耳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