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探聽

蕭院正頓了頓,再不想辦法,他是一定會再發熱的,不,下一次發熱是必定避免不了的,他們能想的就是想辦法降溫,然後再消炎。

“你們都想想,手上可還有什麼藥方,我們再商量出一個方子來才好,”

滿寶道:“陛下體內的炎癥太嚴重了,如今還舊傷復發,用下去的藥根本來不及消咽喉上的炎癥,我看今日天氣依舊炎熱得很,屋裏也不能用冰盆,過了今晚只怕會越發嚴重。”

方太醫伸手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他往外看了一眼,這會兒還未到午時,天氣便已經熱得不行了,今年的氣候的確很奇怪。

他遲疑了一下,小聲問道:“再重兩分藥……”

“不行,”還沒等滿寶反對,蕭院正已經沈著臉否決了,低聲道:“陛下早年打仗壞了底子,平時沒病沒傷的時候還好,這會兒再下重藥,恐怕要出事。”

滿寶連連點頭,小聲道:“今日那一劑藥都有些重了,陛下呼吸都重了許多。”

下重藥,便是一時好了,那也會壞了根基,而皇帝這時候的情況,再加重藥量,那就不止是壞了根基的事情了。

很有可能會出現意外。

“那怎麼辦?重藥不能用,體內的炎癥來勢洶洶,只以穩健的方子怕是平衡不了。”方太醫低聲道:“以陛下現在的情況,晚上怕是還要燒。”

蕭院正沈重的搖頭道:“恐怕到不了晚上。”

四人都沈默了下來,滿寶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腦海中的科科,科科特別心領神會的把那管紅色的藥劑搜出來,就在她腦海中閃呀閃呀……

滿寶暗道:皇帝不同旁人,她晚上要是還找不到辦法,那就想辦法把這藥灌到皇帝嘴裏吧。

不過在此之前,她得去問一聲莫老師。

這個世界,連蕭院正都沒辦法,那就只能問莫老師了。

滿寶見大家也商量不出什麼來,便轉身道:“不如大家散去各自想一想辦法?想到了再一起商量。”

蕭院正也沒什麼好法子,便點頭,不過在散去前,他還是低聲將大家團結了一下,“如今正是休戚與共之時,望大家精誠合作,無論如何要將陛下救回來。”

四人齊齊應下,劉太醫道:“食君之祿忠君之事,院正放心,在陛下的事上,無人敢怠慢。”

蕭院正著才點了點頭,點了盧太醫道:“盧太醫先與我守著陛下,申時後換劉太醫和方太醫。”

他看向滿寶,低聲道:“周太醫,你的針灸之術最好,不論是陛下降溫,還是行藥都需要到你,還請你在偏殿休息,我們要請你也方便些。”

這是蕭院正第一次叫滿寶太醫,滿寶連忙應下。

滿寶和劉太醫方太醫一塊兒移步到偏殿,這裏放了桌椅和筆墨紙硯。

三人站在桌前想了想,劉太醫道:“我得回太醫院找些手冊。”

方太醫道:“我與您同行。”

倆人一起看向滿寶,滿寶剛給莫老師發信息,只希望他能趕緊看到回信,回神後見倆人正盯著她看,便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看出來滿寶在想事情,劉太醫也不介意,沖她點了點頭後道:“周太醫要援助蕭院正便留在此處吧,我等先告辭了。”

滿寶點頭,送他們到門口,這才回到桌前坐下。

吳公公不知道打哪兒悄咪咪的鉆了進來,偏殿裏沒有宮人,這會兒大家心神都在正殿那裏,也在正殿那裏忙碌呢。

他變出一盤點心來給滿寶,小聲道:“周小大夫先吃點兒東西?這會兒大家正忙著,怕是顧不上您的午食。”

滿寶謝過,問道:“你吃了嗎?”

吳公公笑道:“周小大夫放心,我總不會餓著的。”

滿寶便捏了一塊點心,吳公公見她神思不屬的模樣,便忍不住壓低了聲音問,“周小大夫,陛下的病……”

滿寶蹙眉看向他。

吳公公立即道:“我並不是要打探的意思,只是我剛從耳房後頭過來,卻見到有個眼生的宮女站在後窗那兒,因為樹擋著也看不清楚臉,我過去時她就跑走了……”

滿寶張大了嘴巴。

吳公公壓低了聲音道:“周小大夫要是不信可以去問明達公主,當時皇後娘娘身邊的尚姑姑正要送明達公主回偏殿休息,和咱家一起看見了的。”

滿寶想到他們剛才在耳房裏說的話,嚇出了一身冷汗。

吳公公見她小臉煞白,便壓低了聲音問,“周小大夫,陛下的病……”

滿寶深深的看了吳公公一眼,半響後輕聲道:“雖兇險,卻應該可以無虞……”

吳公公面上一松,露出了笑容,又立刻收了起來,他意味深長的和滿寶道:“這也是太子殿下的期望,畢竟太子妃就要生產了,陛下怎麼也要看到殿下的長子出生才好。”

滿寶緩緩的點了點頭,只覺得這宮廷果然步步是坑,還不知道站在耳房後面盯著他們的是誰呢。

不過,不管是誰,這都不是滿寶能管的事兒,現在最要緊的是讓陛下徹底退燒好起來。

滿寶放下手中的點心,起身道:“吳公公,我想回東宮裏取些東西,只是我現在走不開,不如我寫一封信,您替我帶給崇文館的白善,讓他收拾好了給我帶來?”

吳公公低聲道:“白小公子無詔不能往這兒來,不過咱家可以讓徒弟親自過去,白小公子收好了東西交給他,他會給您帶過來的。”

滿寶點了點頭,便研墨提筆寫了一封短信交給吳公公。

吳公公塞在袖子裏,見沒人註意,又偷偷的溜了出去。

他是太子的人,若是叫人發現他這時候接觸太醫,就算他真的沒做什麼外人也不會相信的,更何況,他還真做了什麼。

這時候打探陛下病情可是大忌。

就是素來耿直的魏知這時候都不敢打探皇帝的病情,而是焦心的和趙國公等人候在外殿焦急的等著。

滿寶等人走了,這才坐在椅子上,往後一靠,幹脆閉起眼睛將意識沈進了系統裏,“科科,幫我盯著外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