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4章 時也命也

但剛才聽了蕭院正他們的辯證,又看了他們的藥方,她便知道了她的不足之處。

可是,也是因這天氣突變,讓蕭院正好好的藥方變成了不適宜,她心裏那不太好的藥方卻又可能正對癥。

所以周滿才覺得皇帝運氣不好,這是時也命也,是大夫治不了的。

當然,這些內因滿寶知道,蕭院正知道,太醫院裏的其他太醫也看出來了,不過沒人說出口就是了。

病人們,尤其是皇帝這個尊貴的病號可不會理解這些,他們只會覺得自己的病沒治好,哪管什麼時也命也?

這些內因滿寶是不會,也不能告訴皇帝,因此只能暗示他,太醫開的藥方沒毛病,也沒人要害您,就是您運氣不好,昨晚正好碰上東南風,氣溫又一下飈高,冷熱交替之下,內力的寒熱也未消,病情便一下重了。

皇帝聽出來,心中不由更郁悶了。

滿寶卻猶自不覺,還在一旁給他紮刀,“您那天不該不吃我給您開的藥的,那天天氣多好呀,吹的還是北風,夜裏涼,您吃了藥,蓋著被子睡一覺體內的寒氣就消了,就算您後來受熱不舒服,最多身上長些痱子,嘴巴長兩個泡也就完了……”

滿寶一邊嘮叨著一邊把針紮完了。

一旁的太後這才知道還有這個根由,不由生起氣來,伸手要拍他,一擡手發現他身上都紮著針,這才克制住,但還是忍不住生氣的念叨,“你都這麼大,孫子都能滿地跑了,怎麼還做這樣不聽醫囑的話?太醫都給你開藥了,你竟然不吃。”

皇帝本來就暈的腦袋更昏了。

他心裏是真的後悔了,可誰這會兒能把太後或是周滿弄走?

因為皇帝是趴著,滿寶不太能看得到他的表情,聽見太後教訓皇帝,還跟著點了點頭。

太後見了,訓得更起勁兒了,見他趴在床上不說話,而她正好能看到兒子憔悴的臉色,再一摸到他滾燙的額頭,太後就忍不住又哭起來。

她抹著眼淚道:“貓奴,我現在只有你這一個兒子了,難道你還要讓我白發人送黑發人嗎?”

皇帝一聽,也忍不住傷感起來,偏手又不能動,只能啞著聲音安慰她,“母親寬心,兒子不會有事的。”

一旁的滿寶見縫插針,“要按時吃藥。”

皇帝:……

太後盯著他看。

皇帝只能應了一聲。

皇後終於來解救他了,上前扶起太後安撫道:“母後,別過了病氣給您,讓臣妾來照顧陛下吧。”

太後看了眼皇帝身上紮的針,又看了一眼周滿,抹幹凈眼角的淚水後道:“周滿,蕭院正,你們好好的治,治好了陛下自然有你們的好處,可要是陛下出了什麼事,哀家也是會不客氣的。”

蕭院正誠惶誠恐的應下了,滿寶躬身應下,感覺有座大山哐當一下砸在了她背上。

這會兒她總算感受到了當官的不好,唉~

果然,拿了多大的好處,便要承受多大的風險,書上果然沒有騙人,天上從不會掉餡餅的,難怪皇帝給了她一千畝的職田。

滿寶紮了降溫針,皇帝略微好受了點兒,但發熱的溫度依舊很高。

滿寶拔了針,劉太醫剛好送了藥上來,皇帝喝下,滿寶便給他行另一套針法,讓藥效可以快些起作用。

大家商量出來的藥方降溫效果還不錯,主要是皇帝現在燒得太厲害了,蕭院正已經不能顧及舊傷,不然真可能把人燒死。

這一劑算猛藥,皇帝服下後很不舒服的皺緊了眉頭,呼吸有些急促。

蕭院正忍不住看向滿寶,低聲道:“行你的第三套針法。”

這也是大家一開始商量好的,這張藥方壞就壞在這處,但命和穩健來提,太醫院悄悄選擇了命。

滿寶默不作聲的拔了幾根針,換了針法……

皇帝昏昏沈沈的睡了過去,但溫度的確是降下去了。

皇後見他一直在冒汗,知道這是在降溫,一邊用幹巾子給他擦汗,一邊試他額頭上的溫度。

時間一到,滿寶便拔了針,她順手摸了摸皇帝的脈,半響後起身默默的退到了一邊,小小的年紀便緊皺著眉頭。

蕭院正上前摸了摸皇帝的脈,讓到一邊讓劉太醫也看過便道:“娘娘,陛下暫時退燒了。”

皇後便松了一口氣,揮手道:“辛苦幾位太醫了,你們先去休息吧。”

幾人應下,躬身退了下去。

蕭院正還有事與滿寶商量,因此拉上她一起。

四位太醫都是人精了,甭管實際情況怎麼樣,反正面上是照常的嚴肅,一般人還真看不出什麼來。

所以外室坐著等候消息的魏知、老唐大人等便都盯著滿寶看,見她眉頭緊皺,小臉都苦在了一起便知道情況不好。

太子也從室內追了出來,直接了當的問蕭院正,“父皇何時能好?”

蕭院正哪敢肯定?只能道:“殿下,我們還得商量一下用藥,陛下現在雖暫時退燒了,但病根未除,還有可能會反復的。”

太子眉頭緊皺,看向周滿。

卻見她正皺著眉頭看著腳尖,便知道情況不是很好,他抿了抿嘴,讓開讓太醫們去商量。

蕭院正和劉太醫沒有當著眾人的面商量,而是把太醫院的人都拉到了耳房熬藥的地方,將宮人都支走後才低聲商量起來,“你們手上可還有什麼合適的方子嗎?”

一聽蕭院正這話,沒摸脈的方太醫和盧太醫便知道情況不好,忍不住問道:“脈象如何,那藥竟是沒起效果嗎?”

蕭院正看了一眼劉太醫後嘆氣,“我把脈的時候還看了一眼陛下腰上的舊傷,已經紅腫起來,甚至隱又水漬。”

方太醫和盧太醫一聽大驚失色,連忙看向劉太醫。

劉太醫微微點頭,沈重的道:“陛下的這道舊傷早年處理得不是很好,這才留下了隱患。”

說罷又看了一眼周滿,道:“鄭家的止血消炎聖品三七膏要是早二十年問世,這道傷或許就處理好了。”

蕭院正煩躁道:“這會兒是談論這個的時候嗎?陛下體內的炎癥太嚴重了,尤其是咽喉上的炎癥,都已經發膿了,再不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