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3章 嚴重了

蕭院正他們很快給了倆人答案,這一次是四位太醫會診,他們把皇帝全身都檢查過後,沈重的告訴帝後,“陛下舊傷復發了。”

皇帝便扯了一笑嘴角道:“難怪朕覺著後腰火燒似的疼,原來是舊傷復發了。”

蕭院正一邊和人商量著藥方,一邊低聲和皇後道:“娘娘,不如請周滿過來商量商量,看她能不能用針灸給陛下降一下溫。”

他道:“陛下現在舊傷復發有許多的藥都不能用了。”

皇後點頭,看向尚姑姑。

尚姑姑躬身退了出去,很快找來宮女,問道:“周小大人來大明宮了嗎?”

“沒有,還未到時辰呢,一般她要午時才過來的。”

這會兒才早上呢。

尚姑姑道:“立即派人過去接她,就說陛下宣她。”

“是。”

滿寶東宮到大明宮時,不僅太子和太子妃在這兒,魏知等一眾大臣也到了,再入內殿,發現太後都來了。

她此時正一臉疲憊的坐在床邊,拿著帕子擦眼淚。

滿寶被宮女帶著上前,太後看見她便道:“你上來給皇帝看看吧。”

起身將位置讓給她。

滿寶上前給皇帝把脈,此時皇帝還是清醒的,滿寶便讓他張開嘴,想看一下他的咽喉。

皇帝:……

蕭院正也看過他的咽喉,這會兒不過是再張開一次,啊一聲讓周滿在看一次而已。

皇帝安慰自己,她雖然年紀小得都能當自己閨女了,但醫術還不錯,得當臣子來看。

於是皇帝張開了嘴巴,滿寶舉著燈燭看了一眼,眼尖的看到他咽喉都發膿了。

滿寶有些憂心,將燈燭滅了交給古忠後便退出去找蕭院正商量,“怎麼這麼嚴重了?前兩天不是說快要好了嗎?”

一旁的劉太醫壓低了聲音道:“不說前兩天,就是昨日也沒這麼厲害的,便是有些反復,我等也沒想過一個晚上就厲害成這樣了,咽喉上全是膿,陛下吞咽口水都有些困難了。”

“昨天入夜便吹的東南風,就是大明宮這邊也悶熱得很,陛下這會兒已經不是簡單的受寒了。”方太醫道:“之前病癥沒能斷掉,斷斷續續的,陛下愈合之力已不比當初,何況現在還舊傷復發了。”

蕭院正點頭,他也是這樣的想法,心裏也不知是懊悔還是苦惱,他之前為了不讓陛下太難受,用的是偏保守的治法,可陛下的身體比他預想的還要差。

不錯,皇帝的身體並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麼強壯,別看他正當年,畢竟是這麼多孩子的爹了,但他身上的舊傷不少。

平時這些舊傷沒事兒,最多下雨或天熱時有點酸癢,可舊傷一旦復發……

這一次顯然是體內的炎癥引發了舊傷,加上這下發熱也不是簡單的受寒了,病情更復雜了。

滿寶聽著他們討論,在心裏和科科道:“皇帝的病急劇惡化成這樣,要是不能降溫是會死人的。”

科科問她,“要買抗病毒藥水嗎?”

說罷在百科館內搜出一管西瓜紅一樣的藥劑給她看,道:“百科館內生物實驗室新出品的,只需要十萬積分。”

這當然不是專門治療喉嚨發炎,感冒咳嗽的,而是為了抗病毒,癥狀同樣是這些。

科科道:“可能都用不上一管,半管就能見效。”

滿寶看著那顏色道:“你要是無色,我還能想辦法往皇帝喝的水裏加進去,這個顏色我可怎麼給他?”

科科一想也是,要是宿主不能解釋這種藥劑的來歷,引起人的懷疑是會有生命危險的。

她一共從系統內拿過兩種藥劑,一種是綠色的,給錢氏喝了;一種是藍色的,說是解毒石的毒,太子和這個世界的人之所以沒懷疑這藍色藥劑,就是因為那毒石上有相當一部分是藍色的。

而周滿說過,解毒藥劑一部分的成分是從毒石上提取的,當然了,這個結論是莫老師告訴周滿的。

雖然太子和其他人不知道這要怎麼提取,但不妨礙他們信任她。

前者除了滿寶和錢氏外,沒人知道;後者是有理由,再來一次,還是顏色這麼鮮艷的藥劑,滿寶暫時找不出借口來。

而且,相比於依靠百科館,她更想自己來。

論開方,滿寶還比不上蕭院正他們呢,就這麼一會兒工夫,蕭院正便制定好了治療方案。

開了藥先消炎降溫,然後開藥敷舊傷,內調外理,滿寶再以針法降溫提升藥氣,先看過效果再說。

眾人領了各自的任務後下去準備,劉太醫拿著商量好的藥方去抓藥熬藥,方太醫則和盧太醫去準備外傷藥膏,蕭院正與滿寶去為陛下紮針。

自然是滿寶為主,蕭院正在一旁盯著,哪怕他針灸之術比不上她,可醫學判斷上卻不會弱於滿寶。

而且皇後和朝臣們的心理,也覺得由蕭院正盯著更放心。

古忠服侍皇帝脫衣,滿寶先給他紮針降溫。

皇帝此時腦袋昏沈,含糊的問滿寶,“這病怎麼如此嚴重了?”

站在床尾的蕭院正脊背一寒,扭頭看向滿寶。

此時皇帝趴著,只看得到眼前的滿寶和坐在一旁抹眼淚的太後,便看不到其他人了。

滿寶一邊給他紮針,一邊給他解釋病情,“陛下是寒氣未消便又入了暑氣,所以病情反復,若是前兩天您體內寒暑之氣都被拔除,治好了病也就算了,偏您身上有舊傷,有些虎狼之藥不能用,所以便拖了下來。”

滿寶嘆氣道:“偏昨晚突然起了東南風,溫度突高,這是夏天,易生夏瘟……”

滿寶有一句話沒說出口,皇帝這是運氣不好。

縱然,他的免疫力不太行,可正常情況下一般的發燒也不至於變成現在這樣,何況他還是皇帝,請的是最好的大夫,用的是最好的藥。

滿寶剛才看過這三天來的藥方,蕭院正開的藥一點兒問題也沒有,就是滿寶來開,都未必能開得比他周全。

不過若是她來治,她早三劑藥把他這病治好了,至於會不會引發舊傷疼痛,滿寶覺得她肯定顧慮不到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