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0章 虛驚

蕭院正立刻轉身去取了好幾瓶藥,這才急匆匆的與內侍走,這會兒天都還是黑的,不過宮廷也已經開始運作起來了。

他知道,再過不久皇帝就該起床吃早食準備上早朝了,很顯然,皇帝淩晨才被發現發燒,也不知道是剛燒,還是已經燒了一段時間了。

“陛下歇在誰宮中?”

內侍低聲道:“在中宮。”

蕭院正松了一口氣,又加快了些速度。

一行人小跑著上了船,到了大明宮後又小跑著去了正殿後面的寢宮。

這個時代,甭管是因為什麼發熱的,反正發熱是大事兒,因此不僅驚動了住在另一處宮殿裏的太後,連在前面值班的老唐大人都被驚動了。

蕭院正連忙去給皇帝問診。

皇帝只是發熱,又不是昏迷,他這會兒就很清醒的坐在床上,看到蕭院正都來了,不由有些臉黑。

他看上去精神還不錯,一邊擦鼻涕一邊道:“不是什麼大事,吃上兩副藥就好了,怎麼折騰了這麼多人來?”

蕭院正是皇後讓人去叫的,她道:“來都來了,還是讓蕭院正看看吧。”

皇帝只能伸手給蕭院正把脈。

蕭院正摸過脈,又摸了一下皇帝的體溫,雖熱,卻還不至於高熱,於是松了一口氣。

皇帝這種狀況他一眼就看出來是受寒了。

於是道:“陛下是受涼了,臣給陛下開個方子先試一試。”

蕭院正和兩位太醫商量了一下後開藥方,開著開著覺得不太對,昨天周滿不是給皇帝看過,那脈象看著不重呀,按說兩劑藥下去,又紮了針,體內的寒氣該消了才是。

他寫著藥方的手一頓,忍不住去問古忠,“陛下昨日是不是又多吃了冰過的甜瓜?或是夜裏踢被子了?”

別看這兒白天那麼熱,晚上還是有些涼的,尤其這裏近山,夜裏風一吹,還帶著些寒氣呢。

所以夜裏還是要蓋被子的。

要不然,皇帝他們也不會住到這裏來避暑,比起宮城,大明宮這邊簡直算得上是涼爽。

古忠不知道晚上皇帝有沒有踢被子,但是他知道,“陛下沒有喝周小大人開的藥。”

蕭院正:……

古忠小聲的解釋道:“陛下沒覺著難受,昨日既沒流鼻涕,也不發熱,那藥汁苦哈哈的,所以……”

蕭院正不說話了,開始拉著兩位同僚繼續開藥方。

他們商量出了一個藥方,然後便去抓藥熬藥。

老唐大人正在側屋裏等著,因為淩晨被驚醒,這會兒正有些昏昏欲睡,聽到動靜立即醒過來,問道:“怎麼樣了,可嚴重嗎?”

古忠來回話,“蕭院正已經開了藥了,應當是不大要緊的。”

畢竟,這會兒皇帝除了發熱,流些鼻涕外並沒有別的癥狀,頭不暈,身不乏,這會兒還想著吃早飯呢。

老唐大人一聽皇帝的精神這麼好,便道:“那讓人去東宮通知太子殿下吧。”

古忠應下,派了人出去。

皇帝生病了,太子當然得來侍疾,等太子來了,還得去通知依舊被關在屋裏反省的恭王。

其實恭王離他們更近,也在這大明宮中,不過住在了後頭建到一半的宮殿裏。

他現在還在閉門思過,抄寫經文,本來帝後移宮大明宮避暑,朝臣是反對帶他的。

但皇帝覺得宮城太熱了,而恭王又胖,把他一個人丟在那裏太可憐,萬一中暑了怎麼辦?

於是非得帶他,當然,理由也很正當,他要親自盯著恭王悔過,知道他每日都誠心的抄寫經文認錯才行。

皇後也想帶,太子也沒反對。

他覺得要是不讓他爹娘帶過去,把老三關在太極宮這邊思過,他爹回頭還得各種擔心,肯定會往這邊送冰盆,送各種東西。

這不是浪費錢嗎?

還不如把人帶到大明宮去,那邊有座建到一半的宮殿,別看裏面收拾得還算幹凈,裏頭的東西肯定比不上太極宮這邊齊全,把人往裏面一塞,除了涼快點兒,也沒其他的好處了。

嗯,聽說大明宮裏的蚊蟲還多,尤其是老三住的那半座宮殿,靠近山,夜裏蚊蟲看見燈光就跟看見什麼似的,哈哈哈哈……

太子一點兒也不擔心恭王離帝後比較近,因為他媳婦,還有媳婦肚子裏的兒子也在那邊,最主要的是,皇後在呢。

不過,再怎麼放心,聽說他爹發熱了,太子還是急匆匆的披了衣服起身,鞋子都沒穿好便往大明宮趕。

他路上問了一下內侍,想要知道他爹什麼情況。

內侍哪敢說這些?

只說自己不在殿內伺候,不過蕭院正和太醫院的兩位太醫都在,老唐大人也在。

太子便問,“蕭院正沒有再叫太醫院的其他太醫去嗎?老唐大人有沒有叫三高官官進宮?”

內侍小聲道:“奴才沒聽說。”

那就是沒叫了。

太子一下放下心來,那看來他爹沒什麼事兒。

太子這會兒也不希望皇帝有事,他這會兒還沒兒子呢,怎麼也得等太子妃平安生下孩子來才好。

而且,頭上懸著的閘刀移開了,太子便有了孝順之心,也開始擔心起他爹來。

太子有些憂愁的到了大明宮,結果一到正殿,卻看到皇帝和皇後正坐在一起吃早飯呢。

皇帝已經吃完了一碗面,此時正在啃包子,看到太子頭發散亂,便隨手一指一個內侍,“給太子收拾收拾,披頭散發的算怎麼回事?”

太子看了一眼他爹的臉色,覺得比他還要紅潤,完全看不出什麼問題來,於是轉身收拾去了。

一家三口,不,是加上後面趕來的恭王、明達和長豫三人,一共是一家六口一起吃了個早飯。

然後恭王就希望回去閉門思過了,皇帝則帶著太子去處理政務。

雖然生病了,但貌似表現得不是很嚴重,皇帝頭不暈身不乏,他感覺出了喉嚨有點兒不舒服,鼻涕有點兒多外就沒什麼毛病了。

因此也不好曠工,便只能繼續上朝去了。

不過這會兒皇帝身體欠安的事兒已經傳出去了,該知道的大臣都知道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