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心動

周五郎看了一眼,立即便轉手交給周立君,周立君看到條子上詳細寫了他們可以領的俸錢、祿米和絹布。

書記員道:“你們家運氣好,這個月剛好發夏季的絹布,六月又正是勘定職田的最後期限,所以今年你們家應能分得職田,明年就可以收到職田的租子了。”

周五郎他們不太明白什麽職田不職田的,不過為了不露怯,他們什麽都沒問,決定回去問劉老夫人和莊先生。

他們見多識廣,肯定知道的。

周立君確認過條子,便拿了條子和五叔到旁邊去,等離得遠了,她便壓低了聲音道:“五叔,一共有二十三石祿米呢,咱的車能裝下嗎?”

周五郎眼睛一亮,問道:“有這麽多?”

周立君連連點頭,問道:“能裝下嗎?”

周五郎就和周立威嘀咕了一下,然後道:“應該可以,好險我們帶來的是騾車,二十三石,他最多裝成了三十袋,我和立威往外裝一些,肯定能擠上,”

騾子耐力比較足,要是馬或騾子就不好拉了。

三人拿著條子去領俸錢和祿米。

戶部不喜歡用銀子結算,都是給發的銅錢,正好她兩個官品加起來是六千錢,負責發放俸祿的官吏將六吊錢給他們,讓他們簽名,又在條子的俸錢上畫了一個圈,表示他們已經領過。

旁邊的庫房則出祿米,有戶部的仆役從庫房裏將一袋袋米搬出來,稱好後放到一邊,一直算出二十三石給他們。

周立君一直盯著旁邊另一家是怎麽收祿米的,見那些仆役稱好了祿米便退到一邊,便上前,將一把銅板塞在他們手裏,請他們幫忙將祿米搬到騾車上。

仆役們笑了一下,紛紛上手幫忙。

周五郎看見,正想說自己和立威就可以,立威就拉了拉周五郎,讓五叔聽立君的。

周五郎頓了一下,便拉了周立威出去幫忙,其實就是把糧食重新整理一下,好可以裝下所有的。

他們沒想到祿米有這麽多,下個月再來得拉兩輛車了。

滿寶在馬車上看到她五哥領著仆役扛了祿米出來,心滿意足了,和榮四公公笑道:“我們走吧。”

榮四公公笑著應下,打轉馬頭離開。

因為他們在路上耽誤了一段時間,榮四公公特意加快了馬速,出了皇城便過了幾坊,這才到了大明宮的正門。

滿寶背著藥箱急匆匆的往太子妃的住處趕時,太子妃身邊的宮女在路上攔住了她,恭敬的道:“周小大人,太子妃在明達公主和長豫公主那兒,您直往那兒去就行。”

說罷領著她轉去明達公主她們住處。

滿寶呼出了一口氣,與她去了偏殿。

一進屋,一股涼氣便鋪面而來,因為太陽照射的的熱氣消散了不少,滿寶舒出了一口氣,道:“還是你們這兒涼爽些,你們在說什麽?”

太子妃笑道:“說你和明達長豫做的潤胭脂。”

她有些期待的盯著滿寶問,“滿寶,那潤胭脂我能用嗎?”

滿寶想了想後點頭,“沒有活血的藥材,可以的,不過娘娘,您用那個做什麽?”

明達忍不住道:“是人都想顏色好,你說用它做什麽?”

太子妃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

滿寶看了看明達的臉,又看了看太子妃的臉,半響後點頭道:“用吧,少用些就好。”

太子妃立即問,“為何少用?是會對胎兒不好嗎?”

“不是,”滿寶道:“用多了臉上可能會長痤瘡。”

她頓了頓後道:“不過長痤瘡也不怕,我們這次就做痤瘡膏。”

太子妃:……那還是算了,她還是少用些吧。

一旁的明達和長豫忍不住捂嘴笑起來。

滿寶給太子妃摸了摸脈,表示一切正常後便和明達她們做藥膏去了。

畢竟是藥,氣味很大,太子妃遠遠的看了兩眼,到底不敢太近前,只能惋惜的走了。

不過在走之前她叮囑了三人,要是做好了一定要給她留一份兒。

滿寶一邊搗藥材,一邊盯著宮女們熬制藥液,好奇的問明達,“女子果然都這麽喜歡這些藥膏嗎?”

明達點頭。

長豫則是摸了摸自己的臉蛋,更詳細的問道:“若一樣東西能夠讓你更漂亮,更年輕,你想不想要?”

滿寶想了想後搖頭,“我現在就很年輕,不過要是有一樣東西能夠讓我變得更聰明,可以一眼即通,那我一定會想盡辦法去得到的。”

長豫:……我說漂亮,你說聰明?

明達則笑道:“一樣的道理,都是自己極喜歡,極想得到的的一樣東西。”

滿寶若有所思的點頭。

等將今天的步驟做完,叮囑好了一些事情後,滿寶便要走了,走之前,她問宮女:“不知道陛下忙不忙,可有空見我嗎?”

宮女楞了一下後問,“周小大人有事要覲見陛下嗎?”

滿寶想了想後點頭,的確是有事,畢竟要跟人道歉嘛。

於是宮女就出去了,不一會兒就過來道:“陛下在正殿呢,這會兒正好沒人,大人隨奴婢來吧。”

將滿寶送到了正殿,古忠的小徒弟候著,笑著上前引滿寶進殿。

皇帝剛和大臣們商量事情,因為下午天熱,這會兒正坐著吃甜瓜呢。

不過他這次學聰明了,沒敢多吃,一次就吃一個。

看到滿寶進來,他便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楞是等她行完禮後才問:“何事要上奏?”

滿寶看了一眼他正在吃的甜瓜,還盯著他的臉色看了好一會兒,直盯得皇帝心裏發毛。

他不由放下手上的甜瓜,微微坐直了身體,問道:“怎麽,朕有疾?”

滿寶遲疑了一下後道:“陛下似乎有些受寒。”

皇帝:“……朕就吃了一個!”

滿寶沈默了一下,皇帝也跟著沈默起來,最後一擼袖子伸出手來。

古忠看得是膽戰心驚,立即上前搬小凳子和移桌子,讓滿寶給皇帝看診。

滿寶打開藥箱,從裏面拿出脈枕,一邊將皇帝的手放到脈枕上,一邊認真的道:“陛下,您要相信我,我今天過來不是因為想看你生病,而是想給您送東西的。”

皇帝沒好氣的問,“你要送朕什麽?”

“藥包。”見皇帝臉一板,滿寶立即解釋道:“是消暑和防蚊蟲的藥包,都是我自己配的,還花錢從太醫院裏拿藥了呢,特別好用。”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