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7章 領俸祿

太子看著她遞過來的消暑茶沈默不語。

吳公公反應過來,立即上前接過。

滿寶還上下打量了一下太子,又從藥箱裏拿出一個藥包遞給吳公公,笑瞇瞇的道:“這是防蚊蟲的藥包,公公可以放在荷包裏給太子戴上,放心,便是靠近太子妃也能佩戴的,很好用的。”

吳公公這會兒也遲疑了一下才伸手接過。

禮物都送出去了,滿寶心滿意足,提著藥箱笑道:“那我先去大明宮看太子妃了。”

太子微微挑眉,看著她問,“你這就走了?”

滿寶點頭,還回頭問太子,“要我給您請一下脈嗎?”

太子就放下筆,擼了袖子伸過手去,“來吧。”

滿寶便上前給他摸了摸脈,然後肯定道:“殿下保持得不錯,不過今日或許過於勞累,再多註意一下休息,晚上早些睡覺就更好了。”

見滿寶看完了脈還是沒提要求,竟然提了藥箱又要走,他便看向吳公公。

吳公公收到太子的眼色,立即把兩包藥收好,笑著送滿寶出去,一路將人送出了詹事府,還送到了甬道上,“周小大人,這兒離興安門遠著呢,您要去大明宮,怎麼走到這兒來了?”

滿寶道:“我今日從皇城出去,走正門而入。”

吳公公見她沒明白,便左右看了看,確認沒人後便低聲問:“周小大夫,您要是有什麼事兒可以與殿下直說的,您和殿下的關系好,殿下是不會吝於幫助的。”

滿寶反應過來,立即搖頭道:“我沒有需要殿下幫助的,那藥包我是真心實意送給太子殿下的。”

吳公公也有些懷疑,主要是滿寶從不是無事獻殷勤的人,他遲疑了一下,幹脆明問,“昨日您急匆匆的出宮去是出了什麼事嗎?”

滿寶:“……沒事,就是去戶部入檔領俸祿而已。”

“是嗎?”吳公公沒能明白這有什麼著急的,竟在東宮裏疾跑起來。

甭管吳公公信不信,反正這是實情。

滿寶也知道她今天的行為讓太子和吳公公多想了,忍不住嘆息一聲道:“我真是真誠的關心太子的。”

吳公公就這麼目送滿寶憂傷的離開了。

吳公公想了想,也開始懷疑起自己來,他是不是誤會周小大夫了?

其實周小大夫人還是挺好的。

可那藥包,送給他,甚至是送給別人都像她平日的時候,但是送給太子……

怎麼想怎麼有些奇怪。

雖然周滿表現得不是很明顯,平日裏跟太子太子妃也挺要好,但大家都覺得,她會送東西給太子妃,給宮裏的內侍和宮女,就是不會送東西給太子,以及,皇帝。

至於為什麼,大家還沒想出來,反正就是這麼個認識。

吳公公沒完成太子交代的任務,只能小心翼翼的回到公房,小聲和太子道:“周小大夫說她是擔心您中暑,是真誠的關心您,這才特特的送您東西的。”

太子就問,“昨天太子妃有賞她重禮嗎?”

吳公公搖頭,小聲道:“倒沒聽說過。”

那就是沒有了。

太子看了一眼吳公公收起來的藥包,揮了揮手道:“算了,她現在不說,以後總會說的,你先把東西用上吧。”

“是。”

而已經坐上宮裏的馬車出宮的滿寶正讓車夫放慢速度的從戶部的庫房那裏路過。

那需要饒好長的一段路,但這次給她駕車的內侍剛好是榮四公公,當初接送滿寶來東宮給太子看病的。

上次滿寶翻車以後他也算因禍得福,雖然在床上躺了好長一段時間,但因為滿寶隔三差五的去給他看傷,還給他正骨和送藥,吳公公幹脆把他提入東宮聽差,沒有丟他到防疫所自生自滅。

他傷好以後就留在了東宮,雖然也是做跑腿兒的活兒,品級卻提高了一級,日子比之前好過多了。

所以滿寶說想往戶部庫房那裏晃一圈兒,他便轉過去了,反正今天周小大人出來的時間早,他路上再快一點兒,總不會遲了的。

遠遠的,離戶部庫房還有一段距離時滿寶就撩開了簾子趴在車窗那裏向前看。

看見不少人拉著車站在那兒排隊,有官吏在大聲唱名,“通議大夫張正大人家上前,崇文館編撰暨太醫院太醫周滿家人上前……”

這會兒都不用周滿吩咐榮四公公就知道怎麼做了,他慢慢將馬車勒停,遠遠的讓滿寶看。

他壓低了聲音和滿寶道:“周小大人,我們不能上前,宮裏要是知道我們與外人私見是要問罪的。哪怕罪責不大,被罰也是不好的。”

滿寶連連點頭,“我知道,所以我就遠遠的看著。”

滿寶趴在窗口往那邊看,這兒人來人往的不少,停住的馬車也不少,所以滿寶他們的馬車一點兒也不引人矚目。

不過有人看出榮四是內侍,依舊會好奇的看馬車一眼。

站在門前的周五郎並不知道滿寶正遠遠的看著,聽到宣後立即帶著周立君和周立威進去。

畢竟是生平第一次從皇宮裏領俸祿,周五郎還是有些膽怯的,因此就把周立威也給拉上壯膽子。

三人入內,戶部的書記員核對了一下兩邊的帖子和上面的印鑒後便給了他們一張條子,再次確認:“五品編撰和六品太醫?”

來前,劉老夫人和鄭氏給他們講解過,只要確認滿寶的官品沒錯就應是,於是三人一頭應是。

書記員擡頭看了他們一眼,見還有個姑娘在,便好奇的多看了她一眼,但也沒誰說不許官員家有姑娘來領俸祿。

京城裏官員家後宅什麼樣兒的情況都有,有的是管事下人來領俸祿,有的是妻兒來領,當然,也有閨女來領的。

反正只要帖子和印鑒對了,又的確是官員的家人就行。

書記員就一邊做記錄一邊問:“你們都是周滿什麼人?”

周五郎立即道:“我是周滿的五哥,這是周滿的侄子和侄女。”

他強調道:“都是親的!”

書記員:“……沒說你們是假的。”

他翻過他們的籍書,確認了他們的身份後便在條子上蓋章,道:“行了,拿著條子去旁邊領俸祿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