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6章 俸祿四

白善和白二郎目瞪口呆,半響才找出自己的聲音,“是荒地?”

滿寶連連搖頭,洋溢著歡喜道:“不是,是官田,從官田中撥出來的,我的那份在雍州那邊。”

大晉的官員都是有數兒的,退休的,突然不想當官兒離職的,犯法被下獄或奪官的,或者外放的,職田都要被收回或重新撥。

土地所有權屬於國家,官員只有使用權,產出屬於個人,你人走了,田得留下。

所以滿寶不愁沒田分。

京中的官員本來就不滿員,常常一個人當一個半使喚,去年益州王叛亂擼了不少官兒,現在都是一個人當兩個使,所以職田不缺。

而且職田只發正職,虛職是沒有職田的,不然滿寶還分不到雍州的職田呢,估計得要分到商州、隴州,甚至是梁州去。

當然,書記員能在她入檔的時候就告訴她能分到雍州的職田,很大一部分還是因為她現在很受寵愛。

不僅受東宮寵愛,也受帝後寵愛,看她現在每天往大明宮跑的架勢,還有他們尚書大人親自叮囑他給她入檔的架勢,書記員特意給她挑了一塊好位置的官田。

當然,滿寶這會兒還不知道職田的分撥也有這許多的貓膩,劉尚書也沒想到自己的一句話給周滿的影響。

這會兒劉尚書在為國庫頭疼中,而滿寶則在為剛核定好的俸祿興奮中。

興奮過後她就覺得拿了人家那麼多錢,要是再不好好幹活兒就太對不起這兩份俸祿了。

所以滿寶現在心情激動,對工作充滿了熱情。

她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兩個小夥伴道:“你們也要努力呀,早日畢業,早日考過進士,早日考過吏部考核,早日當官拿俸祿。”

只有一百畝地,還是三人合夥的地的白善和白二郎這會兒才回過神來,問道:“這麼多職田?”

滿寶點頭,心生向往道:“孔祭酒就厲害了,他身兼數職,光職田就有二十八頃呢。”

那是在知道自己竟然兩份地加起來有十頃後忍不住特意問書記員的,“我還問了先生的,先生的職田是兩百畝,我拜托了書記員,讓他盡量把先生的地安排在我的旁邊,這樣我們還可以互相照顧。”

白善和白二郎忍不住道:“陛下可真有錢啊。”

滿寶連連點頭,然後小聲道:“我覺得上次做的實在是太不對了,明日我再去大明宮得給陛下認個錯兒。”

白善莫名的看著她,問道:“那再有下次,他讓你不入醫案了……”

滿寶道:“小病小痛的還是得照規矩來的,要是大病大痛的,自然聽他的。”

帝王大病可是會涉及王朝更疊的,當然得聽皇帝的。

所以她這意思,錯認,但以後該怎麼著還是得怎麼著。

白二郎覺得這樣很不好,“那你還不如不認錯。”

滿寶:“那不行,受了人家這麼大的好處還給人氣受,我爹要是知道了也會怪我的。”

白善終於從職田的沖擊中回過神來了,道:“這田是天下的,你不能想著這是陛下給你的,你得想這是天下百姓給你的。”

滿寶歪著腦袋想了想,問道:“俸錢和祿米的確是百姓供給的,但田不是吧,那是陛下給我的。”

“怎麼不是,這些田地都是人開荒出來的,官田一直是奴役耕種,”白善想了想道:“你這麼想也沒錯,的確是陛下給的,但你得在陛下之後再加一個百姓。”

滿寶好奇的看著他,“為什麼要分得這麼清楚?”

白善一臉嚴肅,“分得清楚點兒好,免得以後你一心只想著皇帝,會做錯事兒。”

滿寶很肯定的道:“我不會做錯事的。”

白善道:“一件事,你的本心是向左走,向左走也對百姓更有利,但陛下讓你向右走,那你是想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滿寶斬釘截鐵,“當然是向左走。”

白善:“你要是向右走,陛下給你二十頃地呢?”

滿寶道:“向左!”

“三十頃!”

滿寶不帶遲疑的,“還是向左。”

“那要是三十頃地都封賞給你,不做職田,可做永業田呢?”

滿寶遲疑了一下,“向左吧。”

“那要是五十頃呢?”

滿寶:“那得是多大的事兒呀,孔祭酒那麼大的官兒也才有二十八頃呢。”

“你別管什麼事兒,你只說會不會進行利益置換,當陛下給你的利益足夠大的時候。”

滿寶這次沈默得更久了,半響後道:“得用到五十頃的土地來換的大事兒,陛下為什麼要跟百姓站在對立面?”

白善眨眨眼。

滿寶便點著手指道:“那我要是死勁兒反對,陛下會不會砍了我?”

白善嚇唬她道:“會。”

滿寶便沈思了一下道:“那我……辭官?”

白善見她沒被職田沖昏了頭腦,還知道理智的思考,便贊許的點頭道:“好,到時候我跟你一塊兒辭。”

一旁的白二郎牙酸不已,忍不住嘀咕,“還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呢……”

白善直接無視他的話,和滿寶道:“行了,你忙吧,晚上註意休息,睡不夠是長不高的。”

正打算晚上是不是為皇帝熬個夜的滿寶瞬間決定還是按時睡覺,明天再修書。

滿寶這個官兒畢竟是皇帝和太子給的,尤其是太子,所以滿寶第二天要去大明宮時還特意繞到詹事府去了。

今天上午太子已經上過孔祭酒的一堂課了,此時正在處理公務。

滿寶和詹事府的官員們不太熟,但她一路進來還算暢通,雖然大家都是一臉的嚴肅,看上去對她出現在這裏有些不滿。

可她畢竟於東宮有功,所以大家勉強與她點了點頭便給她指了路。

滿寶看著這些東宮的官員,暗道:陛下的大人們都挺有趣的,怎麼給太子的大人們這麼死板?看上去一點兒也不親切友好。

吳公公看見她,立即進去和太子請稟,很快便出來領著滿寶進去。

太子正伏案疾書,聽見動靜擡頭看了她一眼,問道:“你怎麼來了?”

想到昨天傍晚看到的,他停了停筆,問道:“太子妃出事了?”

“沒有,”滿寶從藥箱裏拿出一包東西給太子,笑瞇瞇的道:“這是我配的消暑茶,給殿下你煮著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