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5章 俸祿三

滿寶心底是有些羨慕的,“這是食物跟不上呢,該多吃一些蛋和肉,要不我們出錢,讓尚食局給你們多添些菜?”

白善遲疑,“這不好吧?”

滿寶立即道:“有什麼不好的,能長是好事,我想長高一些還不能夠呢。”

白善便笑道:“你不要與我們比呀,你長得也不矮的,我看你和徐雨站在一起時便差不多一樣高了,她可是比你大好幾歲呢,以後必定比她高的。”

總不能因為她在男孩堆裏長大,便要與他們比身高吧?

滿寶卻並不怎麼高興,因為徐雨在她見過的宮女中並不怎麼高。

滿寶開始思考起來,不知道她親娘高不高,下次回家得問一下娘親,她肯定知道的。

倆人說著話時,徐雨提了食盒進來,看到坐在床前的白善怔了一下,連忙移開目光,低下頭去行禮,“奴婢不知道大人有客。”

說罷就要退出去,一副非禮勿視的模樣。

白善連忙叫住她道:“周小大人的腿受傷了,你去打了水來給她洗漱,然後幫她上藥。”

已經不怎麼疼的滿寶:……

她遲疑了一下,想著白善畢竟剛把她背回來,所以閉上嘴巴什麼都沒說。

白善起身和她告辭,“你上了藥再吃飯吧,要不要我去書樓幫你把你的書取回來?”

滿寶連連點頭,她一會兒的確還要修一下書的。

白善便去了。

徐雨側身讓路,等他走了便疾步上前看滿寶,“周小大人怎麼受傷了?”

滿寶道:“跑太快了。”

徐雨……

徐雨去打了熱水,還要扶她去洗漱時,滿寶推開她的手自己去了,她笑道:“不打緊兒,已經不怎麼疼了。”

徐雨見她走路的速度雖有些慢,但臉上不見多痛苦,便知道不是很要緊,還想著晚上是不是守夜的她沈默了一下。

心底覺得白善也太小題大做了。

滿寶泡了澡,洗了臉便自己上藥了,並沒有讓徐雨幫忙。

自從知道徐雨總是喜歡盯著她時,滿寶就讓科科幫忙盯過她,因為涉及到宿主的生命安全,人離得又不遠,科科還給她打了折扣,只收取了當時盯著太子一半的積分。

可盯了好幾天,別說滿寶,就是科科也沒看出什麼不對來,除了她總是時不時的喜歡窺視滿寶外。

一人一統都沒有找到跟她接觸的人有問題,她也沒說過什麼針對滿寶的話。

別說滿寶了,就是科科都覺得這個積分花得有些冤,雖然賺積分的是它。

最後滿寶幹脆就不盯了,積分買書不好嗎?

雖然不盯著徐雨了,但滿寶還是很小心,她知道皇宮的這間房並不是很安全,不僅徐雨,就是其他女官或宮女,只要願意都是有辦法進來的。

所以她看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時,都會把門關起來,又有科科看著,只要有人靠近,她就會把東西塞進系統裏。

至今沒出過什麼問題。

可滿寶依舊不想讓一個不確定敵友的人近身,哪怕白善說徐雨沒那個膽子在她這個大夫面前做手腳。

反正也不怎麼疼了,自己隨便擦一擦藥就好了。

滿寶擦了藥便開始吃飯,等徐雨把食盒收下去以後,白善便和白二郎一起搬了她的東西過來。

她修書需要用到的資料不少,上一個月她查找了不少資料,都在桌子上堆著呢,白善幹脆全給她搬過來了。

還有崇文館提供的紙張和筆墨。

進了崇文館後,滿寶所用的紙張和筆墨就沒費過錢,全是東宮提供的。

白二郎幫著把東西放到書桌上,上下打量了一下滿寶後問白善,“她哪兒受傷了,我怎麼看不出來?”

白善還沒說話,滿寶便已經道:“讓你看出來了,那你就是大夫了。”

白二郎便蹙眉,有些關懷的問道:“不會真受傷了吧?”

滿寶慢悠悠的坐在了書桌上,點頭道:“當然是真的了,我剛還擦了藥呢,沒聞到嗎?”

白二郎聳了聳鼻子,還真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藥味,擔憂問,“怎麼傷了?”

白善也聞到了,幹脆去爐子上提起茶壺給她倒水,“明日要不要給你請假?”

滿寶搖頭,“不用,睡一晚上就好了,大不了明兒我讓我二徒弟給我紮幾針。”

白二郎見她倒了水就研墨,一副攤開架勢要幹活的模樣,有些同情,“都受傷了還要幹活兒呀?”

滿寶就眼睛發亮,語氣帶著些激蕩的說著惋惜的話,“我剛跟戶部核對了一下我的俸祿,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拿了那麼多錢,不好不幹活呀。”

白善和白二郎沒聽出她這句話中的惋惜之意,只聽到了她的興奮,忍不住問,“俸祿很多嗎?”

滿寶好似整個人都亮了起來,就跟夜裏突然挑高了一盞油燈那樣的亮,整個人興奮不已,卻又抑制了一下,“你們一定不知道,我到底能有多少俸祿?”

白善和白二郎還真不知道,他們都沒了解過這一點兒。

主要是,莊先生從不會以利誘他們,當官要是為了俸祿,那何必當官兒?

不論是白善還是白二郎,家裏錢都不少,田地也多,錢財對他們來說其實沒那麼大的吸引力。

他們只是日常有些節儉而已,並不是他們有多渴望錢財。

而且,莊先生也不希望他們對錢財有渴望,那樣培養出來的是貪官吧?

所以莊先生從沒告訴過他們,各級官員有多少俸祿。

他都不說,更別說陸老夫人和白老爺了,他們讓白善和白二他們讀書,根本不是為了那點俸祿好不好?

為的是光宗耀祖,為的是先人遺誌呀。

可這會兒,這層膜讓滿寶捅開了,她眼睛發亮的看著他們道:“我五品編撰,每個月俸錢是三千六百錢,六品太醫是每月俸錢兩千四百錢。”

白善問道:“那和你在濟世堂裏坐堂賺的差不多呀,你在濟世堂每個月還有五兩銀子呢,還不算你出診的收入。”

現在滿寶人在宮裏,可沒有出診的收入了。

滿寶便眼睛發亮道:“但這只是俸錢,除了俸錢,每季還有絹、布、綿,還有祿米,五品編撰是每月十五石,六品太醫是每月八石,最最主要的是,我還有職田,雖然現在還沒發下來,得等到秋收之後才核定發下,但我五品編撰有職田六百畝,六品太醫有職田四百畝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