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4章 背你

滿寶一路跑過來,氣還有點兒喘,見到書記員,連忙行禮致歉,表示自己失約了。

書記員本來心底還有些生氣的,哪怕周滿受寵,官階又比他高,還被他的最頂頭上司關照過,但他依舊覺得生氣。

但這會兒見周滿一揖到底,那點兒氣便消了,她好歹是五品官兒不是,比他這個八品的書記員高了這麼多品階呢。

如此謙遜真誠的道歉,那自然是……原諒了。

不管心裏閃過多少想法,反正書記員臉上笑瞇瞇的回禮了,表示他也沒有等多久,一點兒也不介意。

然後引著滿寶進入公房裏辦理手續。

待看到滿寶拿出來的帖子,他還誇獎了一下滿寶的帖子華麗又貴重,字也寫得好,印鑒也很不錯,反正是哪兒哪兒都是他見過的最好的。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昨天她可是聽白善說過,聽說有官員的帖子直接用的金皮,可閃亮了。

書記員審核過她的帖子後便開始給她入檔,讓她填了不少的資料。

手續辦的很迅速,但再迅速,這麼多資料簽下來,又核對了一下應該核發的俸祿也花了一刻鐘左右,滿寶氣平順了不少兒,書記員也放開了一些,一邊給她入檔,一邊笑道:“周小大人若忙,大可以讓人傳個話,明日再來辦也是一樣的,不管何時,下官既得了劉尚書的叮囑,都會等您的。”

滿寶聽著很不好意思道:“總不好讓你白等一個時辰,今日忙,明日也未必就能準時過來的。”

書記員便很好奇的問,“東宮很忙嗎?”

他立即意識到自己問的話有些不好,立即解釋道:“只是見周小大人似乎很忙碌的樣子。”

滿寶笑道:“不是東宮,是皇後娘娘有些事情吩咐,所以遲了些。”

書記員笑著點頭,沒有再細問,當然,他覺得再細問周滿也不會說的,所以做人還是要識趣兒。

識趣兒的書記員再度表示他等周滿是應該的,周小大人不必心中不安,很是安撫了她。

書記員將檔案合上,和滿寶恭敬的笑道:“檔案已入,周小大人的家人拿著一樣的帖子來就可以領俸祿了。”

滿寶有些興奮的道:“他們明日就來。”

書記員:……其實大可不必這樣急切的。

但看了一眼滿臉興奮的周滿,書記員默默的把這話咽了回去。

算了,再是寵臣也只是個十來歲的小姑娘,想他第一次領俸祿時也很激動。

不過,明日看來要早些來通知發放俸祿的同事準備好周滿的俸祿了。

大晉的官員並不多,因此俸祿還是很豐厚的,除了錢,還有布匹,祿米能夠領取。

若是天太熱,京官五品以上偶爾還能領取冰塊呢,雖然不多,但不僅是榮耀,也值不少錢的。

周滿正巧就踩在這條線上。

不過今年戶部有點兒難,書記員想到今天聽到同僚們的議論,覺得今年大人們的冰要沒了。

滿寶辦完了事兒,喜滋滋的走了。

這會兒天邊才出現橘色的夕陽,她順著皇城的墻慢悠悠的往宮門去,這會兒才覺得剛才跑得太狠,腿似乎有點兒酸疼。

不僅腿酸疼,肚子還有點兒疼。

滿寶仔細的感受了一下,最後給自己下了診斷——餓的!

她擡頭看了一下天邊的夕陽,摸著肚子暗道:今天不僅費腦還費體力,下午還忘了吃點心,難怪這麼餓。

滿寶走回到東宮,正想回崇文館去,就見東宮大門裏等著的白善。

她便快走了兩步,問道:“你怎麼來了?”

正想教訓她的白善見她走路的姿勢不對,頓了頓後皺眉問道:“你腳怎麼了?”

滿寶便嘆氣,“腳沒事兒,腿似乎拉傷了,剛才跑得太快太急了些兒。”

白善便有些焦急,“你怎麼這麼不小心,虧你還是大夫呢。”

滿寶道:“人家等了我一個多時辰呢。”

白善明白她的意思,這是不好讓人家再久等或空等,本來想念叨她的話咽了回去,他在她身前蹲下身子,“我背你吧。”

滿寶眼睛一亮,一邊往他的後背上趴去一邊道:“這樣不好吧,我還能走的。”

白善背對著滿寶翻了一個白眼,心裏嘀咕了一句,那你倒是不趴上來呀!

白善直接背起她,問道:“這會兒蕭院正他們都走了吧,你怎麼辦,要不要讓人去太醫院裏請個太醫過來看看?”

滿寶趴在他的背上喜滋滋的道:“不用,我有藥膏的,一會兒吃了飯我自己擦一擦,再睡一晚上就好了。”

白善把她往上掂了掂,確認她沒有叫疼後便勉強信了她的話,壓低了聲音和她道:“雖然徐雨不可信,但擦藥這樣的事兒你還是可以叫她幫忙的,這樣你也方便些。”

滿寶連連點頭,察覺到他看不見,便嘴上應了一句。

白善聽出她聲音中的高興,便也忍不住笑了笑,背著她順著長長的甬道往下走。

這會兒路上幾乎沒有什麼人,便是遇到了宮人與內侍,倆人也不懼,因為宮規裏並沒有不準背人這一條兒。

他們只要不跑,不慌不忙就行。

白善一路把滿寶背回到住處,竟然都不喘。

他這幾年一直有跟著大吉習武打拳,加上吃的也多,比滿寶力氣可大多了。

明明倆人就相差一歲,小時候倆人幾乎一樣高兒,滿寶長得最快的七八歲時,還一度與白善齊個頭,但這兩年,白善越長越高,滿寶越長越慢,不知不覺,以前被滿寶壓著打的人都能背著她繞著東宮走一圈兒了。

滿寶被放到床上時心裏既高興又傷感,“都半年了,我只長了這麼一點兒。”

白善就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道:“長得慢也有好處的,腿不疼。”

他道:“我和白二長得快,最近夜裏睡覺都覺得腿酸疼酸疼的,有時候還會抽筋呢。”

滿寶還從不知道這點兒,連忙拉住他的手,“我給你看看?”

白善便大大方方的給她看脈,為了方便她把脈還拖了一張小凳子過來坐著。

滿寶摸了摸他的脈後道:“沒什麼問題,看來的確是因為長得太快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