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3章 遲到

她現在還能知道他是梁人,是因為他在副冊裏寫出來的,但那副冊在太醫院裏並不怎麼受歡迎,因為裏面記錄的方子都是像白芨膏這樣的,只能治很小的皮膚病癥,有些用藥又過於珍貴,對太醫們不實用。

所以過個幾代,若是副冊流失,怕是連他是哪兒人都要不知道了。

這麼一想,滿寶暗下決定,等以後她一定要給自己立傳,便是史者不能將她記入青史,她多寫些傳記,自己也能流傳下去。

皇後不知道滿寶這會兒想著留名的事,輕輕的滑了滑自己的手背後笑問,“這藥膏你還能再做出來嗎?我覺得挺好用的。”

能是能,但已經做過一次的滿寶不想做第二次。

要是皇後兩天前問她,為了給二嫂三嫂她們也湊一份藥膏,她肯定答應的,但這兩天她很是研究了一番去痤瘡的藥膏,現在想做的是新藥膏。

於是她道:“娘娘,我最近在研究他的另一個方子,也有潤膚的功效的,您要不要試一試?”

“哦?”皇後問道:“和這方子有什麼區別嗎?”

“這個方子主要是防幹裂和皸裂的,還能美白一二,新方子則是祛痤瘡的。”

滿寶目光在明達和長豫光滑的臉上掃過,然後道:“痤瘡多生於男子面部,或許以後五皇子他們會用得著?”

眾人:……

皇後看出了滿寶的躍躍欲試,也大概猜到了她為什麼不想再做一遍這藥膏,便笑著點頭道:“那你先試著做一做這治痤瘡的藥膏,不過既然都是熬制藥膏,不如再順手做一遍這藥膏?”

滿寶立即應下,高興的不得了。

明達和長豫這會兒對那大夫和那藥膏都很感興趣,也自告奮勇的要幫忙。

皇後只當她們是要玩兒,也不攔著她們,笑道:“不過別耽誤了功課。”

明達立即道:“母後放心,我們都是上午上完了課才去玩兒的。”

明達和長豫都是十來歲的公主,自然是要學習的,不過因為皇帝寵她們,夏天又悶熱,所以只上午上課,中午和下午便讓她們自由玩去。

而就是這麼巧,滿寶每次來看太子妃都是中午和下午,所以她們三個總能湊在一起。

從皇後那裏出來,滿寶立即把自己研究改良了一下的方子寫出來,交給宮人讓她們去太醫院裏拿藥,

因為有皇後的話在,太醫院拿到兩張方子,其中有三味藥還挺貴重,他們也只能抓給宮人,只是忍不住在心裏嘀咕,周小大人這到底是在幹什麼,開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方子?

等宮人帶回來一大包藥材,還去尚食局裏取了周滿要的蜂蜜,這可是貴重東西,便是皇宮裏也不多的。

畢竟野蜜難采,需要采蜜人冒著什麼危險去采的,屬於食材中的貴重食材之一。

滿寶一邊擺弄著這些藥材,一邊和明達長豫道:“這個大夫一定是個很有錢很有錢的人。”

明達點頭,“一般人可用不起這藥材。”

其中還有珍珠呢,雖然那珍珠長得有些醜,但碾碎了做藥材還是很珍貴的。

滿寶開始稱藥材,一份一份的分出來,明達和長豫已經動過一次手,第二次頗有些熟練的感覺在,興沖沖的搬來了凳子便坐在一旁碾藥材。

宮女們則將紙攤開給她們盛放藥材,也不插手。

滿寶決定今天改一下步驟,先把準備工作都做好,明天再統一熬制。

三人玩得是不亦樂乎,等滿寶從大明宮裏離開,看到藥箱裏的帖子時才想起俸祿的事來。

她看了一下系統內的時間,急了,拎著藥箱撒腿就往跑東宮裏跑。

她急忙放下手中的藥箱,找出帖子和今天上午和孔祭酒拿的假條,急忙朝皇城跑去。

太子從詹事府裏出來,伸了一個懶腰,正要回西府時就見周滿一溜煙的從側門那裏跑過,直接就沖著東宮大門去了。

太子一頓,蹙眉問,“去問問,出什麼事了?”

吳公公連忙跑去問,但誰也不知道呀。

最後他只能流著汗跑到了崇文館,找到正在寫課業的白善,問道:“白小公子,太子剛看到周小大人往外跑去了,可是東宮出了什麼事?”

白善握著筆的手一頓,連忙起身行禮致歉道:“周滿今日上午和孔祭酒請了假,本是要去戶部辦公事的,只是沒想到今日去大明宮裏看太子妃回來晚了點兒,這會兒時辰晚了,她應該是焦急和戶部的公事要對接不上了。”

吳公公一聽,松了一口氣,不是太子妃和宮裏出事兒就好。

不過他還是細聲叮囑了一句,“還請白小公子勸誡一下周小大人,這宮裏可疾步行走,就是不能跑動,若是沖撞了貴人,那可是大罪。”

就算不沖撞貴人,看著也挺讓人心慌的,尤其是周滿這樣的大夫,一跑起來就讓人覺得是出大事兒了。

白善連忙起身應下,抱歉不已的將吳公公送出崇文館,還往他手裏塞了一個荷包,“還請吳公公替周滿在太子面前請罪,驚擾了太子實在是罪過。”

吳公公笑著應下,接了他的荷包。

白善心底這才暗松一口氣,知道這件事兒才算過去。

等吳公公走沒影兒了,今日和他一起當值的殷或這才好奇的上前來,問道:“剛才滿寶來過了?我怎麼沒看見。”

白善呼出一口氣道:“沒來過。”

殷或:“那你怎麼知道她是因為什麼遲了?”

“我不知道,猜的,”白善道:“反正不管是因為什麼,提太子妃總不會有錯的。”

而她一定是在大明宮裏待的時間太久,這才晚了的,不然她要是回了崇文館,不會不來這兒,也不會想不起俸祿的事兒。

白善皺了皺眉,等她回來,得讓她以後小心些兒,便是再急也不能跑了。

滿寶拿著孔祭酒的條子出了宮城,直接往尚書省去。

戶部就在尚書省裏的左院兒,滿寶去時,大部分官員都下衙走了,還有少部分人在自動或被動的加班兒。

滿寶找到戶部,一直等著她的書記員看到她,立即起身迎了上去,天哪,他還以為她不來了呢,差點兒就走了,說好的申時呢?

這會兒都過酉時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