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2章 俸祿二

滿寶就語重心長的和殷或道:“你身體弱,怎麼出門也不戴帷帽呢?”

殷或道:“這種天氣,我從不在室外久留。”

以前殷或別說在大夏天的出門遊玩了,便是從這個院子走到那個院子,下人都要攔著,會讓他等暑氣消散一些才出門,也多是在回廊底下行走,還有下人撐傘,絕對不會頂著大太陽出遊的。

好了,大家交流了一下彼此不知道的信息,算是互通有無了。

不過物品卻是不能夠互通有無的,時間差不多時,船夫們便把船搖回去。

岸邊等著的夥計上前收拾食盒,順道結算飯錢。

大家也很幹脆,按照人頭,每人出一份錢,再平攤了船資便要各走各道兒。

滿寶他們戴上鬥笠,看著不一會兒便被曬紅了臉的盧曉佛等人道:“你們下次出門還是戴鬥笠吧,或是戴帷帽也可以。”

盧曉佛看了一眼他們頭上的鬥笠,再看一眼和鬥笠極不相稱的衣飾,決定還是少出門為好。

白善他們甩甩手走了,盧曉佛他們則是轉身去護國寺上打聽消息,臨走前雙方還約定下旬碰面時互通有無,看是選擇護國寺好,還是選擇玄都觀好。

白善應下,回到家就找了祖母說起這事,讓祖母派人去玄都觀裏打聽。

他道:“本來我想著鬼節和往年一樣在家裏燒些紙錢祭祀便可以了的,但盧曉佛他們這些獨自在京城的都想著給先人點長明燈,我們全家皆在此處,也該做得隆重些才好。”

劉老夫人便想了一下後道:“也好,我派人去打聽,既去了玄都觀,那就再去一趟護國寺。”

她笑道:“你們這些孩子臉皮嫩,那些知行僧和知行道長說不得會糊弄你們。別以為出家人便不打誑語,出家人打起誑語來,凡人皆不能比。”

想了一下道和道虛他們日常要學的本事,白善深以為然的點頭。

劉老夫人這才問起滿寶俸祿的事,笑問,“她的帖子做好了嗎?”

白善一頓,撓了撓腦袋道:“她可沒做過,她兄嫂們也不會做吧?以前的帖子都是先生親自給她寫的。”

劉老夫人便笑道:“送到戶部的帖子是要留檔的,以後去領俸祿的人還要對照印鑒,所以著帖子可不能寒酸了。”

她伸手在案上取來兩張灑金帖子交給白善,笑道:“這兩張帖子都是請莊先生親自寫的,讓滿寶蓋上自己的印鑒就好。”

白善打開一看,裏面的字工整有力,用的紙張是上好的硬紙,有些閃閃發光,應該是灑了銅箔。

白善收了帖子,問道:“祖母,等我拿了俸祿……”

劉老夫人樂道:“我照著原樣給你做一份。”

白善這才心滿意足來,拿著帖子去找滿寶。

滿寶看到帖子也很驚喜,不舍的摸了好一會兒,“為什麼要交這麼好的帖子?”

白善道:“這是面子問題,既是祖母給你做的,那你就交了去吧,帖子你不用留著也是落灰。”

滿寶一想也是,只是看見這麼精美的帖子依舊很不舍。

她尚且不舍了,周五郎他們看了更不舍了,“這金光閃閃的是金箔?”

“封面是,裏面是銅。”

周五郎咂舌,“這帖子一定很貴,既然是交上去做信物的,不是隨便一張帖子都行嗎,為什麼要做這麼好的?”

方氏也伸手輕輕地摸了摸,輕聲道:“劉老夫人也太客氣了。”

但依舊道:“不過既然做了就要用起來,這也是為了小姑的面子,總不能小姑當了大官兒還用普通的帖子,以後去和同僚們見面都不好意思了。”

滿寶道:“我不會不好意思的,當官憑的是本事。”

“話是這樣沒錯,但總不能讓人小看了小姑,”方氏道:“沒有也就算了,既然有了,這面子還是要做的。”

滿寶點頭。

方氏問,“不是還要蓋個什麼印嗎?印呢?”

滿寶便翻出自己的私印和官印,一左一右的蓋上,兩張帖子都蓋了一樣的,然後把其中一張交給周立君,道:“他們都是月出發俸祿,那會兒我多半還在宮裏呢,所以以後每月你記得去領俸祿。”

周立君接過帖子,點頭。

滿寶收了另一張,打算第二天帶進宮裏去,初三那日去找戶部登記。

而此時,剛回到家裏的劉煥正好碰見劉尚書與人喝茶回來,正緊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呢。

他想起周滿的叮囑,立即追上去行禮,“祖父,您回來了。”

劉尚書扭頭看了小孫子一眼,嗯了一聲問,“你也回來了?”

卻不等劉煥回答便背著手繼續往書房去。

劉煥亦步亦趨的跟在他屁股後面,“祖父,我正有事想與您說呢。”

劉尚書勉強抽出一絲心神,敷衍的嗯了一聲後道:“你說吧。”

“祖父,周滿後天要去戶部送帖子,您能不能派個人下午等一等她?她怕她從大明宮裏過來會晚,你們戶部的人要下衙了。”

劉尚書心神這才回了一半,問道:“她來戶部送什麼帖子?”

“就是領取俸祿的帖子呀,她這個月該領俸祿了。”

劉尚書,國家財政部的正部長,他哪兒會留意一個五品和六品小官兒的俸祿?

他沈默了一下便問道:“就為這事兒?”

劉煥看著祖父的黑臉,莫名其妙的點頭,“是啊,祖父和底下的叔叔伯伯們說一聲就好了吧?”

劉尚書就忍不住伸手拍他腦袋,“這種事用得著我特意去吩咐嗎?後天不行,不會再多等一天嗎?遲幾日領俸祿又不會死,勝州的賑濟錢糧都要遲幾天才給得出來呢。”

受了無妄之火的劉煥:……

劉煥眼中匍匐起眼淚,轉身直接跑了,“我要告訴祖母,祖父你拿公事上的火氣沖我發……”

劉尚書伸手就要抓他,結果這小子呲溜一下就跑了,特別的靈活兒。

劉尚書:……

初三那日,劉尚書還是在戶部裏轉悠了一圈兒,然後隨手揪了一個書記員,與他道:“你今日留心一下,崇文館和太醫院的周滿來交帖子和印鑒,記得把她的帖子和印鑒歸檔,別誤了發放俸祿。”

書記員連忙畢恭畢敬的應了,心裏思索著這周滿還真是受寵,竟連他們的尚書這麼小的事都要特意叮囑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