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1章 同食

既然遇上了任可幾人,自然是一起吃了。

於是大家商量著定了菜單,然後就讓小夥計飛快著跑回去通知酒樓了。

滿寶這才去看他們買的蓮蓬。

和他們仔細的挑選過不一樣,不太逛街的幾位公子直接大手一揮買了一大捧,非常大方的分給白善他們一半。

這讓剛才顯得戀戀不舍的三人頗為不好意思,於是主動提起讓小廝隨從們都到那邊船上去,彭誌儒他們移過來和他們坐在一起,這樣聊天也方便好多。

大吉這會兒也不擔心他們,而且兩條船相隔也不遠,於是和長壽等人去了任可他們的船。

彭誌儒他們移了過來,兩兩對坐著剝蓮子吃,他和盧曉佛與白善周滿更熟,於是問道:“在崇文館讀書如何?”

白善道:“還不錯,就是能天天見到孔祭酒。”

彭誌儒他們設身處地的一想,有點兒羨慕,卻也同情他們。

酒樓的速度不慢,趕在午正時把飯菜送來了,那小夥計特別機靈,當時走時直接記的船夫的船,因此當他帶著人提著三個大食盒過來時,踮起腳尖往湖裏一望,很快便找到了人。

船夫也很留心,他們和這些酒樓的夥計也都是熟了的,他一招手,船夫便搖著船過去了。

大吉和長壽等人跳到岸上,將食盒拎入船艙裏,打開食盒,把飯菜一一的擺上桌子,然後就退了出去。

船又幽幽的晃到了深湖中,微風再一吹,水汽被吹入船艙裏,便是如今外面烈日如火,他們也感覺不到炎熱,只覺愜意不已。

尤其,此時湖邊遊人如織,攤販的吆喝聲高高低低的傳來,比在宮裏遊湖更有趣味兒。

白善靜靜地看著岸上好一會兒,忍不住感嘆道:“這會兒算盛世了吧?”

滿寶等人也扭頭看到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比先生們說的十幾年前好多了。”

要知道當今登基時還處於亂世呢,別看先帝建國了好幾年,但那會兒各地都還沒徹底安定下來。

當今登基時,北方的胡人統領直接帶兵逼到了京城外,最後是陛下禦駕出城才止住了兵戈,但這十多年來,各地也偶有戰事。

可是,那多是一些不成氣候的叛亂和邊關戰事,對於中原人來說,這十幾年的確安定祥和,陛下也盡量輕徭薄賦,粗粗一看,的的確確算得上是盛世了。

白善知道這個國家還有許多的不足,但若能一直維持這種平和,百姓們總能把日子越過越好的。

普通百姓的日子好過了,他們的日子也會好過許多的。

別的不說,至少以後夏天不會少了蓮蓬吃,同時也不會少了蓮花賞玩,各時節有各時節的美食,物美而價廉……

到這時,才真正算得上是盛世。

白善心中想著,目中生輝,整個人都明亮了不少。

滿寶側頭看著他,正對上他看過來的視線,倆人忍不住展顏一笑,目中如同盈著星光一般。

對面坐著的彭誌儒和盧曉佛等人還是第一次見倆人這樣相視一笑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心裏有些酸澀,算起來,他們年紀還比白善大一些呢……

便是殷或這樣心知他們情誼的也忍不住一楞,擡頭莫名的看了他們一眼,不知道他們怎麼了。

只有坐在一旁的白二郎見怪不怪,趁著他們相視而笑的時候伸筷子把白善剛夾走的雞腿夾了過來,用鮮蘑菇燉的雞很香,連雞腿都帶著清香味兒呢,而且雞腿多好吃呀。

白善回神低頭拿起筷子正要繼續吃飯時隱隱覺得不太對,不由扭頭看向一旁的白二郎。

白二郎已經把雞腿啃得差不多了,見他看過來,便揚了揚眉,把雞腿神回去,“你吃?”

白善嫌棄得不行,“你自己吃吧。”

一行人吃了飯,船蕩到了湖中心,便自在的喝茶聊起天來。

滿寶幹脆戴著鬥笠坐到了甲板上,將鞋襪一除,直接伸到了湖水裏。

裏面看到的任可差點把茶水噴了,連忙移開目光。

白善和白二郎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還問滿寶,“舒服嗎?”

滿寶點頭,於是倆人也走出船艙,也脫了鞋襪泡腳,別說,湖水清澈,又涼絲絲的,的確很舒服。

白善用腳招了招水,惋惜道:“不知湖泥如何,要是有村裏那條河泥那麼細膩就好了。”

那樣可以踩著玩兒,也很好玩兒的。

白二郎問,“你們不是掉進湖裏過嗎?當時沒到湖底嗎?”

這實在是不是什麼好的記憶,滿寶和白善同時把腳一收,不泡腳了。

白二郎見他們一言不合就離開,就瞪圓了眼睛扭頭看向一旁剛剛好奇湊過來也要泡腳的劉煥,“我說錯什麼了?”

劉煥知道白二郎提的是去年他們湖邊遇刺的事,當時白善和周滿掉進了湖裏。這實在不算多開心的事,於是他道:“你就不該提這事,掉進湖裏又不是什麼開心事。”

白二郎卻不這麼想,蹙眉道:“掉進湖裏不是開心的事,卻是值得炫耀的事,他們怎麼會不高興?”

以他對兩個小夥伴的了解,他們該自得才是啊。

白善和滿寶穿好了鞋襪回去,暗道:這湖裏可是淹死了兩個人呢,他們才不泡腳了呢。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弄死了兩個人,其實掉進湖裏又安全的冒了出來,的確算是開心的事。

倆人回船艙坐下,彭誌儒幾個就盯著他們頭上的鬥笠看,白善解了鬥笠後問,“怎麼了?”

彭誌儒遲疑的問道:“又不下雨,你們怎麼戴著這個?”

在他的印象裏,這是下雨才會戴的東西吧?

滿寶道:“鬥笠也可遮陽的,怎麼,你沒見過嗎?”

彭誌儒不太自信的回頭問盧曉佛幾人,“你們用鬥笠遮過太陽?”

幾人一起搖頭。

太陽還用遮嗎?

滿寶驚訝,沒想到他們比庶民還糙呀,那麼大的太陽都不擋一下嗎?

和鬥笠糾纏了不少時候的殷或這時候插嘴道:“太陽大了,他們可以選擇不出門,或是乘坐馬車,大不了還可戴帷帽,誰會用鬥笠遮擋太陽呢?”

這下輪到滿寶和白善懷疑了,遲疑著問,“男子也戴帷帽嗎?”

彭誌儒等人:……你們是對男子有什麼意見?

滿寶和白善一起扭頭看向遙遠的岸上,瞇著眼睛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哪個男子戴帷帽了。

殷或就嘆氣,“這會兒太陽還一般,等過段時間你們應該就能看到了。”

不過,誰也不是地裏討生活兒的,出入都可乘坐馬車,誰還會去戴帷帽?

也就只有常時間在外行走的子弟會戴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