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同遊

但沒人戳破這一現實,對面船艙裏的人微微抱歉,喊著回答,“我們等了你們許久,想著你們出宮也需要時間,又得回家一趟,未必趕得及時,岸上的人太多了,正好又有船空閑,因此我們就先上船等你們了。”

兩條船慢慢並在了一處,因為船並不是很大,加上船夫們也放慢了速度,有一波沒一波的搖一下船槳,哪怕是碰在一起也不怕。

他們是計時收費的,一點兒也不著急催促貴客們快走,巴不得他們在船上待一整天呢。

兩邊順利的隔著湖水在船中相望,那邊船上不僅有喬韜幾個太學的學生,還有彭誌儒和盧曉佛,都是同一批恩蔭進國子監的學生。

白善沒想到會在這兒遇見他們兩個,便好奇的問,“你們約好了一起來玩的?”

彭誌儒笑道:“是啊,下個月是鬼月,我們想在護國寺裏給先人點盞長明燈,卻不知程序如何,所以想著今日出來遊湖,順道去護國寺詢問一下。”

其實是問價,畢竟下個月是鬼月,點長明燈不僅需要提前預約,價錢上也有所上漲,京城生活太不容易了,他們也得規劃著來。

滿寶忍不住和白善對視一眼,問道:“護國寺點的長明燈好嗎?”

“聽說不錯的,”任可難得開口,“畢竟是國寺,連皇帝和皇後都很相信護國寺的。”

滿寶想了一下皇帝拜佛的態度,那根本不是信眾好吧,只是死馬當做活馬醫的祈禱。

於是她瞬間把護國寺往後撥了撥,排在了玄都觀後面。

白善則更幹脆,扭頭問滿寶,“你覺得他們會喜歡點長明燈還是做法事?”

這是讓滿寶問周小叔呢。

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太機智了,根本沒有任可喬韜他們的煩惱,先人們喜歡哪種,直接問滿寶就知道了。

他覺得他父親和周小叔應該算知己,所以周小叔喜歡的,他父親應該也喜歡。

滿寶沈默了一下,只能硬著頭皮在心裏問科科,“你覺得我爹是會喜歡做法事,還是喜歡點長明燈?”

科科:……

要不是它的宿主現在還是主系統的留意對象,它一定會忍不住回嘴的。

作為系統,它是不能有主觀認識的,因此在沈默了一下,見滿寶似乎一直在等它回答,它便道:“根據宿主素來的喜好,您父親可能會喜歡做法事。”

這個回答讓滿寶沈默了一下,然後她就面不改色的和白善道:“他們可能會喜歡去道觀。”

白善便點頭,“那我們就去玄都觀裏做法事好了。”

任可聽了好奇,“玄都觀的法事做得好嗎?”

白善很中肯的道:“去年我們兩家在玄都觀做過,感覺還不錯。”

任可就遲疑起來,“那我們也去玄都觀裏問問?”

他們並不信佛,當然,也不信道,只是想有所寄托,或許先人能收到他們的心意呢?

所以他們內心深處相信不論是長明燈還是做法事,先人們都能收到的,只是多寡的問題而已。

而這個多寡就取決於和尚道士們的道行以及誠心了。

也因此,他們很容易被說服。

別說年紀小的任可了,就是年紀大的彭誌儒和盧曉佛幾人都遲疑起來,然後道:“不如兩邊都問問?”

反正距離下個月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呢,而若是選擇月半做法事,那還有一個半月的時間呢。

白善則不打算去費這個時間,“你們去問護國寺,我們去問玄都觀。上次我們去玄都觀裏做法事不是和上面的知行道長交換了名帖嗎?”

滿寶點頭。

彭誌儒道:“那你們問仔細些,回頭我們問你們就好了。”

玄都觀也不近,他們不想多跑這一趟兒。

大家都是忠烈之後,又都是同一批進入國子監的,還是很有共同的立場和語言的,他們覺得這種事可以一起來。

白善和滿寶也沒意見。

重要的事情商量完,彭誌儒的目光便落在他們手裏的蓮蓬上,笑問:“你們怎麼還買了蓮蓬?”

然後沖他們伸手。

白善手裏就剩下還沒吃的大半個了,他不舍的,於是扭頭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手裏也只剩下一個了,還剝了兩顆出來,他也不舍的,扭頭看向劉煥和殷或,想到他們統共就一個,目光便略過他們看向滿寶。

滿寶手裏的三個已經剝了一個,她遲疑了一下,便伸手挑了一個比較小的遞了過去。

彭誌儒伸手接過,遞給小夥伴們,大家一人一顆的剝出來,問道:“在那兒買的?還挺甜的。”

滿寶指了岸上道:“有許多呢。”

一群書生公子還真沒留意過岸上地攤上擺的東西,還略微有點兒惋惜。

吃完了蓮子,彭誌儒和盧曉佛幾人還有些意猶未盡,於是道:“不如我們上岸去買些蓮蓬?”

船夫立即道:“公子,我們知道誰家的蓮蓬好,我們將船搖過去?”

盧曉佛點頭,看了一眼天上快要升到半空中的太陽道:“搖過去吧,一會兒我們還上船來,待過了未時再上去護國寺。”

這會兒太陽太大了。

滿寶他們今天來護國寺就是為了吃蓮蓬和遊湖的,自然也跟著一塊兒去,而且吃午飯的時間快到了,他們可以順道去買些吃食,帶著在船上吃。

這附近的酒樓飯館很會做生意,知道這會兒湖上的貴人多,於是不僅和船夫們合作推薦飯菜,還特意派了自家的夥計來湖邊,沿著岸邊走邊大聲的報菜單。

滿寶他們的船才靠了一邊的岸,還沒來得及看岸上擺著的蓮蓬就遠遠的聽人人喊“鮮蘑菇燉雞、烤羊腿、烤蒸雞啦……”

滿寶聽見,立即沖那夥計招手,叫道:“鮮蘑菇燉雞!”

那夥計耳尖的聽見,立即循聲扭頭看過來,拔腿就往這邊跑,笑瞇瞇的站在岸邊躬身問道:“小娘子是要吃鮮蘑菇燉雞嗎?”

滿寶問道:“你們的鮮蘑菇哪兒來的?”

“都是山上采摘的,”夥計道:“這會兒是最後一波野蘑菇了,這幾日天熱,過段時間蘑菇就該全都不長了,小娘子真是好慧眼,這會兒不吃鮮蘑菇,再吃就要等到明年了。”

滿寶就扭頭看向小夥伴們,問道:“你們吃嗎?”

白善和白二郎立即點頭,然後盯著劉煥和殷或看。

殷或不太能吃肉,而劉煥更想吃烤羊腿,但見他們目光炯炯的盯著他們看,只能勉強的點頭,“好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