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潤胭脂

長豫和明達興奮且自豪的將半罐子藥膏拿出來給帝後看,“父皇,母後,這是我們做的胭脂。”

皇帝看著罐子裏的東西,都不帶停頓一下便大聲的誇贊道:“好!我們的女兒都會做胭脂了。”

皇帝便是不用,也是見過皇後和其他嬪妃用的,自然知道胭脂是什麼樣,所以他覺得女兒們做的胭脂壞了。

不過見她們開心的樣子顯然還不知道,皇帝也不想打擊她們,於是使勁兒的誇了她們一頓,轉身卻讓古忠去挑些上好的胭脂給兩位公主上來。

皇帝拉著她們的手笑道:“你們母後養育你們不易,這親手做的胭脂就給你們母後用吧,你們用我給的。”

長豫和明達沒多猶豫就應了下來,把胭脂罐子往母親懷裏一塞,便當是送給她的了。

皇後:……

她低頭看著懷裏的……“胭脂”,半響說不出話來。

便是她見多識廣,那也是沒見過這種顏色的胭脂的。

看了皇帝一眼,皇後將懷裏的“胭脂”交給尚姑姑,笑著謝過她們的孝心。

夫妻倆和兩個小姑娘說了一會兒話,就在她們兩個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帶著“胭脂”走了。

回到正殿,皇帝就討好的捏了捏皇後的手,對尚姑姑道:“把這胭脂收起來吧,梓童,朕抽空出一趟宮,親自給你買上好的胭脂回來如何?”

皇後將手從他手裏抽掉,笑道:“陛下,妾身沒那麼小氣的,這好歹是孩子們的孝心,還是留著用吧。”

皇帝就又把手拉回來,笑道:“兩個孩子折騰著做的,也不知道添了什麼東西,顏色看上去還不好,孝心嘛,我們知道就好,不必用的。我這不也是怕她們不知深淺,萬一用壞了臉怎麼辦?”

皇後這才給他好臉色,嗔怪道:“她們身邊的人也不是不知輕重的,怎會讓她們用?”

尚姑姑便適時的插話道:“方子是周小大人拿來的,三人一起做的,剛明達公主身邊的人已經挖了一些送去太醫院,讓太醫們幫著看看能不能用。”

皇帝便問,“太醫們怎麼說?”

“人還沒回來呢。”尚姑姑躬身道:“待人回來了,奴婢讓她過來一趟回稟。”

皇帝點了點頭,然後和皇後道:“明達和長豫因為周滿帶著,這幾天都玩瘋了,你也管一管,女孩子還是應該以貞靜為主。”

皇後道:“真是難得,陛下竟會說這樣的話。”

皇帝楞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打了自己的臉。

以前長豫和明達調皮,都是他寵著,皇後管著,每次皇後要下狠手管時,皇帝都說,“朕的女兒,大氣舒朗一些是正常的,活潑點兒也沒什麼不好的,何必非得要求她們貞靜文淑?”

皇帝微微有些不自在,覺得自己不是被周滿給氣到了,就是被勝州的事兒給憂愁的。

他給自己找理由,“周滿,太不講信用,明明都應承了不寫醫案,卻出爾反爾,你別讓兩個孩子跟她玩得太密。”

皇後卻笑道:“但陛下也沒問她的罪,顯然知道她做的是對的。”

她笑道:“守規矩沒什麼不好的,我近來正想教兩個孩子規矩呢,便先從這一件事開始吧。”

皇帝沒想到臨了臨了,自己還得成兩個女兒的教材,還是反面的,於是不說話了。

皇後見他沈默了,這才舒心。

去詢問太醫的宮女很快便過來回話了,她低著頭道:“太醫說這不是胭脂,這是面脂,是冬天治臉上幹裂用的,屬於藥膏。不過太醫們看了方子後說周小大夫刪減了一些藥材,所以便是公主們日常用著也沒什麼事。”

宮女沒敢說的是,當時兩個太醫研究後道:“這藥量的白芨就是全往臉上糊也沒什麼毛病吧?用了就用了吧。”

“明達公主和長豫公主臉腫,還是長了惡瘡?怎麼用了這個方子做藥膏?其實還是比不上用白芨散,周小大人怎麼不開白芨散?”

宮女沒把這些議論告訴主子們,她知道主子們想聽什麼話,反正知道這藥膏能用就行。

皇帝也沒怎麼往心裏去,和皇後笑道:“既然能用,皇後就用吧,不過著顏色,實在是不好看,周滿不是說要帶她們做胭脂?怎麼做成了藥膏?果然是大夫,做什麼東西最後都做成了藥。”

皇後若有所思,便伸手摳了一塊擦在手背上,就見那淺紫色的藥膏化開,擦了擦後手背上什麼都不剩下,自然也沒了顏色。

皇帝也看到了,搖了搖頭,已經認定這胭脂是做壞了的。

抱著胭脂跑回東宮的滿寶卻喜滋滋的和白善炫耀道:“我前段時間在書樓裏看到的方子,這才知道原來手足皸裂還有專門的方子,甚至有醫者便是不春夏都會往手上擦抹藥膏以預防秋冬皸裂。”

白善拿過木罐子問,“可這會兒我們也用不著呀,離冬天還遠著呢。”

滿寶道:“這是給我娘和我大嫂大姐的,她們手上常年有口子,白二和白大哥下旬不是就要往家送信了嗎?我到時候讓他們帶回去。”

白善點了點頭,還給她,然後問道:“你給了你大嫂,那二嫂三嫂不給嗎?畢竟千裏迢迢的往回送東西……”

滿寶一楞,撓了撓腦袋後道:“我和明達公主她們就做了一罐,要是再去挖兩小木罐是不是不好?”

白善好奇,“你就不能自己做嗎?”

“可以是可以,但休沐只有兩日,而且有些藥材還是挺貴的,至少百合花瓣就需要不少……”

這東西可不便宜。

白善便認真的替她思考起來,“那你再琢磨出另一個方子來,再去找明達公主她們又做一份,你們不都有差不多功效,卻又有些差別的藥方子嗎?”

滿寶眼睛一亮,忍不住沖他豎起大拇指,“你這個法子好,那我再琢磨琢磨,我記得當時那本醫書後頭還記了兩個方子,不過那兩個方子是治痤瘡的,上次我看到六哥額頭上就長了一個,做出來還可以讓他先試一試。”

白善:“他好了吧?”

“沒事,他常在廚房,肯定還會再長的。”

白善不知道為何,突然有些同情起周六哥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