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4章 因甜瓜而起

白善給滿寶留了晚飯,就放在她的屋裏熱著。

趁著宮裏的院門沒落鎖,還能自由的行走,白善跟著她到了她房裏,看著她從爐子上把飯菜拿下來,道:“先生今日沒課,在書樓裏看了一天的書,我聽人說,崇文館沒給先生安排其他的任務。”

滿寶道:“不急,等他們知道了先生的本事,自會讓先生參與修書的。”

崇文館的侍講們也不是單給他們講課而已的,平時也要做些修撰或註解的工作的。

還有做一些文字研究等,偶爾還要到詹事府裏幫忙查找整理材料,就好比弘文館裏的學士要去六部聽差或禦前行走一樣。

也很忙的。

但現在莊先生就很清閑。

工作清閑並不是好事,那代表著你的能力沒被認可。不過滿寶不覺得有什麼,她剛當大夫時也很清閑,沒幾個病人願意找她看病,但時日久了,本事顯露出來,不僅病人喜歡找她,連大夫都喜歡找她了。

“所以時間能見證一切,”滿寶道:“且等著吧,先生不會著急的。”

莊先生才不著急呢,他每天在書樓裏看書也很自得其樂,他三天才兩堂課,一堂《孝經》,一堂《道德經》,而且太子還不上《道德經》,他想怎麼講就怎麼講,沒多少忌諱。

別說,除了講《孝經》時比較糾結外,莊先生沒什麼煩惱了。

本來隱隱有些看他不起的崇文館侍講編撰們在見到莊先生的花白胡子後,哪怕秉持著尊老愛幼的傳統也不能像對新人一樣的指使他幹粗活兒。

畢竟,孔祭酒是館事,崇文館裏的侍講也多學儒家經典,便是不能做到老吾老,尊老還是做得到的。

何況,人家還有三個嫡親弟子在崇文館裏呢,不說周滿的官品,就是看在白善的面子上也不會有人特意為難他。

不錯,看在白善的面子上。

雖然才入學不到一個月,但館裏的侍講們已經發現了白善的聰慧,除了偶爾提的問題刁鉆些,讓他們難以回答外,這孩子是真的聰明。

連楊和書都忍不住私下和唐縣令說,“他要是早生十年,剛好能與你做一對,一起闖蕩國子監,孔祭酒說不準真的會忍不住將你二人都逐出國子學。”

唐縣令一聽就知道白善有多刁鉆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沒兩天,他進宮辦公時便忍不住轉到崇文館來看他們,“我家莊子裏的瓜果熟了不少,可惜你們都在皇宮裏,不然還可以給你們送一些。”

滿寶還在念念不忘皇帝吃的甜瓜,問道:“有甜瓜嗎?”

唐縣令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點頭樂道:“本來沒有的,不過現在京裏有不少人賣甜瓜,你要吃,等你們下次休沐出宮,我給你們買一些。”

去年的這個時候滿寶他們還沒進京來呢,因此不知道京城這會兒就盛產甜瓜了,忍不住問道:“京城的甜瓜這麼早熟嗎?”

“不是,”唐縣令壓住笑道:“也就是一些莊子提前在屋裏或溫湯附近種的熟了,其他的估摸著還得再等上十來天才出來呢。”

“那怎麼京城街上就有賣了?”能夠在溫湯附近種甜瓜的人家會往外頭賣嗎?

而且那價錢怕也不是一般的甜瓜能比的吧?

唐縣令笑道:“本來這些甜瓜多是留著自己吃或送禮用的,賣出去也不賺什麼錢,但從昨日開始,京城便冒出了好些商販,拿著甜瓜說是陛下都喜歡吃的甜瓜,一個便要半兩銀子呢。”

那麼貴的甜瓜,唐大人當然是不吃的,不過等到白善他們再休沐那就是六月初一了,那會兒地裏種的甜瓜,最早的一批應該也熟了,價錢必定會下來,請他們吃幾個還是可以的。

滿寶立時不說話了,她這兩天去大明宮看太子妃都特意繞著正殿走,能不碰到皇帝就不碰到。

她把皇帝吃壞肚子的脈案入檔,和知情的蕭院正閉緊嘴巴,明明只告訴了白善一個人,白善也沒往外說,但還是被朝臣們知道了。

滿寶和蕭院正打探過,知道第二天皇帝便照常去上朝,一整天下來一點兒事也沒有,滿寶還去給他又針灸了一遍呢。

結果下午門下省的官員去太醫院核對醫案時看到後皇帝新入的醫案便查看了一下。

當然了,當時門下省的官員並沒有太往心裏去,蕭院正也暗示過陛下不想這件事太多人知道,結果過了一晚上,魏知等朝臣還是知道了。

像趙國公這樣的朝臣知道了這件事,最多當面笑呵呵的打趣一下皇帝,甜瓜好吃否?

結果魏知卻去大明宮裏堵著皇帝上諫了,認為他一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便是不愛惜國家;二身為帝王連這點兒自制能力都沒有,如此貪歡,如此憑好惡做事,顯然就要忘了當初為政的初衷。

他認為他必須要為皇帝敲響警鐘,以防止他一步一步淪陷,越發的好逸惡勞。

於是罵得皇帝掩面道歉,這事兒才算完。

但這兩天皇帝的心情很不好,借茬罵了好幾個人,尤其京城裏的不知道這麼就掀起了一陣吃甜瓜的風氣,魏知現在嘴上還沒說,但皇帝依舊提心吊膽的,覺得他隨時可能又要罵他。

不過皇帝沒想到這次罵他的不是魏知,而是老唐大人。

唐縣令笑道:“我父親今日上書,認為京城的這股風氣是因為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故陛下今後行事更因謹言慎行,今日有人因陛下愛甜瓜而高價買瓜,那他日可能就有有心之人為了種植陛下心愛的甜瓜而拔麥毀稻,只為種植甜瓜。”

滿寶目瞪口呆,“這麼嚴重?”

連白善都驚訝起來,“誰會那麼做?”

唐縣令笑道:“一個甜瓜半兩銀子,兩個就是一兩,一畝的麥子都賣不出這麼多錢來,百姓多愚昧,不會去想甜瓜多了就賣不出價,他們只看得到眼前的價錢,你說在甜瓜如此高價的情況下,你是種麥子還是種甜瓜?”

那當然是種甜瓜了。

有小莊子,且同樣愛錢的白善和滿寶心中暗暗回了一句。

唐縣令道:“陛下今日叫我進宮就是為了這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