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7章 吹牛

白善伸手拽住滿寶和白二郎,一手拖著一個走了,跑出去老遠才停下。

殷或施施然的從後頭跟上來,問道:“莊先生要上什麼課?”

滿寶不太高興的道:“孝經。”

劉煥也跟著跑了上來,聞言道:“正好,我只抄過,還沒學過《孝經》呢。”

白善好奇,“沒學過為什麼要抄?”

劉煥:“……因為被罰。”

幾人笑起來,白善道:“給別人講《孝經》也就算了,給太子殿下講,怕討不了好。”

講的《孝經》要是合了太子的意,怕是又不合皇帝的意了,皇家這父子間可矛盾著呢。

滿寶連連點頭,小聲道:“看太子和皇帝,像是孝順恭良的嗎?”

太子可是想過謀反,差點實施行動的。

白善想了想後道:“沒事,就算太子殿下不喜歡,先生講課時不出大錯就行。”

莊先生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備課時便照著《孝經》的大意來,暫求不出錯就行,不求新奇,更不求能在太子那裏討了好。

太子每天除了上朝,處理政務,還要上課,忙得不行,哪怕一天就一堂課,他也煩躁得很,很多時候,只要上課的不是孔祭酒、魏知、老唐大人這樣的重臣,他基本就當睡覺了。

翰林院和崇文館裏的侍講們也不敢把太子怎麼樣,主要是他前兩年和先生們的關系鬧得太僵,差點毆打老師。

當年孔祭酒就是這麼被他給氣走的。

一看到他的課單上新添了一門叫《孝經》的課,太子雖然心中不屑,但面上卻沒表現出來。

主要是這東西有點兒敏感,他這會兒要是敢嗤笑一聲,怕是用不著半盞茶的功夫他皇帝爹就能知道,然後朝臣知道,再然後就是鋪天蓋地的彈劾了。

太子還不想給自己找麻煩,而且他這會兒也沒必要因為這種事跟皇帝鬧矛盾。

既然他爹不是用莊洵來暗示他,那就沒必要太介意了。不過老三那個東西倒是可以比作陳福林,一樣的蔫壞。

太子心裏想著這些有的沒的,便把課單丟到了一邊,起身去看太子妃和她肚子裏的孩子。

走到殿門便聽見裏面傳來的琴聲和說話聲,他忍不住停下腳步,問道:“誰在裏面?”

宮女立即道:“周小大人在裏面呢。”

太子就看了一下時辰,問道:“她怎麼還沒走?”

宮女頓了頓後道:“周小大夫在教娘娘做胎教呢。”

“胎教?”太子立即拔腿往裏走,道:“這個孤知道,母後也說過的,要想孩子文采好,這會兒就多給太子妃讀書念詩,要想武功好,那就讓太子妃看些刀槍劍戟耍著玩兒……”

滿寶本來正撐著下巴聽伶人彈琴呢,聽見太子的話半響說不出話來,連起身行禮的動作都慢了半拍。

胎教是這麼教的嗎?

太子一進屋聽到這軟綿綿的琴聲,忍不住道:“聽這個做什麼?要聽也該聽戰鼓呀。”

“別,”滿寶攔住他,心累的道:“殿下,孕婦聽太激昂的聲音容易激動,對胎兒的影響不太好的。”

太子懷疑的看著她。

滿寶肯定的點頭,“是真的,您想啊,您要是聽著那咚咚咚的巨聲,心裏會好受嗎?”

“會。”太子指了琴道:“比聽這個好受。”

滿寶:“……那要是很困,很想睡覺的時候一直給你擂鼓聽呢?”

太子這才不說話了。

滿寶道:“肚子裏的孩子主要就是睡眠來成長,這會兒就應該聽些輕柔的音樂,或者聽一聽文章詩句什麼的,總之母親怎麼舒服怎麼來,做娘的高興了,娘肚子裏的寶寶才高興。”

一旁的太子妃連連點頭,她可不想在東宮裏聽戰鼓。

太子接受了周滿的勸誡,問道:“這會兒孩子可以做胎教了?”

“可以了,做吧。”滿寶有些心累,本還有一籮筐的話和他說,這會兒卻不想說了。

太子摸了摸太子妃的肚子,見孩子總是不理他,似乎已經睡著了,便收回了手問周滿,“說吧,有什麼事?”

滿寶有些不好意思,“您知道呀?”

廢話,不就是胎教嗎,他們夫妻倆夜裏沒少談論這個,早談完了,還用得著周滿特意留到這會兒教?

就算他們的胎教方法有些不對,點一點,一刻來鐘也夠說了,不必留到這會兒吧?

滿寶便不好意思道:“殿下,我想拜托您照顧一下我先生的。”

“莊洵?”

滿寶連連點頭,“我家先生講課,若有不合您心意的地方,您可得寬容一二。”

太子蹙眉,“孤看上去是會胡亂打人罰人的人嗎?”

像!

不過滿寶沒敢回答,小腦袋還一搖一搖的道:“殿下怎麼會是那樣的人呢?只是我家先生年紀大了,所以我們這幾個做弟子的才多操心一些。”

“你們可真夠操心的,行了,孤知道了,只要他不犯事,孤犯不著找他的麻煩。”太子揮了揮手讓她可以走了,道:“孤現在還沒聽他講課呢,不過他要是才不配位,孤也不會幫他的。”

滿寶立即道:“這個您放心,我家先生做了二十年的老師,別的不會,教書那絕對是一流的。”

滿寶吹起牛皮來簡直是每邊了,尤其這吹的還不是自己的牛皮,那更是可勁兒的吹,不說別人,反正太子和太子妃聽得很歡樂,本來是想讓她走的,結果說著說著他們也忘了,楞是又說了兩刻多鐘的話才散了。

等人走了太子還有些意猶未盡,他想了想後道:“白善和白誠也很愛說話,好幾次侍講們講課,白善問題最多,白誠最喜歡煽風點火,所以這位莊先生的話是不是也挺多的?”

太子妃想到滿寶那小嘴巴,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樂道:“那殿下以後有的樂了。”

太子的臉色卻板了起來,有些不太好,“孔祭酒和魏大人就已經夠能說的了,再來一個能說的……”

太子這會兒有點兒後悔答應周滿照顧莊洵了。

滿寶吹完牛就毫無壓力的跑去偏殿教她幾個弟子去了,卻不知道莊先生此時正坐在崇文館裏發呆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