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6章 孝經

莊先生送走來送折子的吏部官員,回頭看向他三個弟子,“走吧,你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

莊先生到底不是官場中人,這朝堂上的消息之前都是白善和周滿從各個渠道裏來的。

白善他們在宮裏,別看這幾天朝上不少人在彈劾陳福林,還借著莊先生猜測聖意,甚至太子都下場表態,但還真沒人問過莊先生這個當事人。

所以莊先生他什麼都不知道。

今天一大早三個弟子才從宮裏休沐回來,前腳剛進門,後腳吏部的人就來了,卻不是找他們三個,而是找他。

給了莊先生一封聘書。

白善三個對視一眼,最後是周滿站出來將這事從頭到尾敘述了一遍,然後道:“先生,陳福林這會兒應該收拾東西要離開京城了。”

滿寶的意思是,您要不要在他臨走前來一出痛打落水狗?

莊先生擡頭看了滿寶一眼,沒說話。

他低下頭去打開看這折子上的官階,心裏一片恍惚,雖只是九品侍講,卻是他年輕時候求而不得的。

就這麼莫名其妙的來了?

莊先生沈默了半響,合上折子道:“行了,為師知道了。”

白善有些擔憂,“先生,這官您接不接呀?”

莊先生道:“既然授了,為何不接?好歹也是一份俸祿不是?”

三人連連點頭,是這話不錯。

莊先生嘴上說得豪邁,心裏卻還是很忐忑的,去崇文館裏做侍講,他還真不知道怎麼講課。

他做了這麼多年先生,白善三個是帶得最久的,也是教得最深的,其他的孩子,還沒教到這個份上便大多去了縣學,府學或是別的書院了。

所以比白善他們還大上這麼多的學生,他一時有些恍惚,不知道該怎麼教他們。

他得講什麼內容呢?

白善和周滿都很聰慧,他給他們講課都是點到即止,倆人都可舉一反三,因此不用他怎麼愁心。

至於白二……

莊先生的目光落在了白二身上,心裏慢慢安定下來,既如此,就先照著教白二來教他們好了。

白二郎摸了摸自己的臉,忐忑的問道:“先生,我怎麼了?”

莊先生露出笑容,伸手拍了拍他的頭道:“沒事,來,與為師說一說你們平日裏在崇文館都上什麼課,先生都是怎麼講課的?”

崇文館裏的侍講多是朝中大臣兼職,除了孔祭酒是太子太傅,其他人,像魏知、李尚書、季相等都是兼職侍講,六品到九品不等,反正是兼職,皇帝給得很隨意,大家也接得很隨意。

除了他們,其他侍講都是從翰林院裏調過來的,跨過進士科,走過吏部考核的飽學之士,每一個的學識都不在莊先生之下。

反正莊先生聽白善和白二郎仔細的說過幾位先生的上課內容後,他發現除了講課更有趣些,他恐怕沒什麼比得過他們了。

就不知道崇文館會安排他去講什麼課。

沒錯,每個老師的上課內容也是有範圍的,一人負責一本書,或者兩個人一本書,但兩位先生的認知必定有很大的差異,這樣才能讓學生學到更多的東西。

所以崇文館裏的先生總是吵架。

滿寶很好奇的問,“先生想教什麼書?”

莊先生想也不想道:“我想教《論語》。”

他最熟悉的是這本書,且這本書百學不厭,哪怕垂髫時便能倒背如流,到了耳順之年再讀,依舊有所得。

莊先生笑道:“或是《道德經》?”

這一本他也熟,同樣覺得百學不厭,而且他覺得太子更適合《道德經》。

雖然他沒怎麼見過太子,但他對太子可不陌生,畢竟滿寶隔三差五就能見著人,這孩子在家裏可從不避諱談起他。

師徒四個在這裏猜測和期待,等第三天莊先生到了崇文館後,滿寶還特意從書樓裏出來鉆到侍講們的後窗偷聽。

白善和白二郎早就占據了有利位置,看到滿寶便噓了一聲,三人一起湊到窗戶那裏往裏看。

不遠處的劉煥和殷或給他們望風,很是不解,“不就是領課嗎,下午課單出來不就知道了?”

殷或想了想道:“他們是怕莊先生被欺負吧?”

劉煥道:“就是被欺負,這一時言語也看不出來吧,都是讀書人呢。”

殷或道:“看安排的課單就知道了。”

不錯,看安排給莊先生的課單就知道了。

崇文館的館事是孔祭酒,因此孔祭酒親自約見了莊先生,他對莊洵有些印象,對二十多年前的事也有印象。

他當年見過莊洵和陳福林,當時他還是翰林,知道莊洵要考國子監,似乎還和國子監的先生舉薦過他。

所以後來莊洵抄襲陳福林詩的事兒出來後他還惋惜了一陣。

此時再見到莊洵,孔祭酒對他微微點了點頭,問他道:“你最擅長哪一本書?”

莊洵照實說了,“下官對《論語》和《道德經》略熟些,不過比大人還是差上許多。”

《論語》就是孔家的,孔祭酒鉆研了幾十年,自然是最為熟悉的,他笑了笑後道:“大家商議過,想讓你主講《孝經》,既然你擅長《道德經》,那不如再輔講道家的典籍。”

莊洵微楞,問道:“太子沒有學過《孝經》嗎?”

孔祭酒就嘆氣,“自然是上過了,但這是朝臣的意思,大家都覺得殿下應該再重學一下《孝經》。”

莊洵便問,“那不知以前是誰給太子授學《孝經》的?”

孔祭酒:“……我。”

莊洵:……

莊洵連忙回神,和孔祭酒請教一下經驗。

孔祭酒就無限的嘆氣,他當年教太子《孝經》時還是挺好教的,主要是當時太子雖然調皮,但他們父子間的感情還不錯,所以他說的太子基本都能聽得進去。

但後來太子和皇帝關系惡化,他再講《孝經》,太子便很抵觸了,主要是,這本書都講爛了,不論他怎麼說,最後都會繞回到要太子孝敬父親,順從君父上。

莊洵接下了這個任務,滿寶忍不住懊惱的扒拉了一下窗口,發出聲響來。

孔祭酒扭頭看去,就見窗戶輕輕地搖了搖,他沒放在心上,扭頭繼續和莊先生說話。

莊先生也收回了目光,低下頭去認真的聽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