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5章 被猜測

等下了樓,皇帝還是沒忍住和古忠發脾氣,“他這是什麼意思?朕好好的給他找先生還找錯了?”

古忠便點頭哈腰的笑道:“陛下,太子不愛讀書您是知道的,或許是為著拘束他的人又多了一個不開心呢。”

皇帝就哼了一聲道:“這才幾個先生呀他就覺著受拘束了,朕呢?滿殿的文武大臣,滿天下的世家權貴,哪一個不拘束朕?朕撂過挑子嗎?”

古忠就一籮筐好聽的話都奉承出來,總算是讓皇帝心情好了點兒。

說是要特召莊洵,但也不可能就直接下旨把人召進來,白善說的話不無道理,若是莊洵品行有瑕,對太子很不利。

於是,沒兩天,皇帝召見了戶部郎中陳福林,在內殿裏當著戶部尚書和魏知等人的面詢問了他一些朝政。

白善他們在東宮裏聽到這個消息時很迷茫,“所以他這是什麼意思?不用我們家先生,反倒去用陳福林那個小人了?”

白誠嘆氣道:“當時陛下提起,我們直接替先生應下就好了,何必說那麼多話呢?”

周滿便橫了他一眼道:“你傻不傻,直接應下來,先生進了東宮也會遭非議的,那種把人捧起來再摔下去的感受你以為好受?”

白誠不承認只有自己蠢,於是道:“你那天不也沒想起來嗎?”

“但白善一說我就想明白了,我還是比你聰明。”滿寶洋洋得意的說了一句,又有些失落,扭頭看向白善,在心裏問科科,“所以我現在還是沒白善聰明嗎?”

科科道:“不是,宿主的智商還在增長中,現在並沒有弱於白善,不過,你為什麼要用自己的弱處去對著對方的長處呢?”

滿寶一想也是,要是比醫術,白善一定比不過她。

滿寶又高興起來。

白善不明白她怎麼才一臉失落又滿臉高興起來,他搖了搖頭後道:“算了,這事我們也做不得主,再等等看吧。”

然後就等來了陳福林殿前失儀的消息,緊接著就聽說陳福林才不配位,被皇帝問責,然後有禦史順勢告他德也不配位。

去年周滿剛給蘇堅動刀子的時候,那會兒還沒和益州王剛上呢,京中就已經有人留意他們師徒四個了。

待去年中秋過後,有關莊洵的一些消息便在私底下流傳,不少文人都說他私德不修。

但一來,白家上下一直對他禮遇,似乎並不介意他的過去;

二來,京中也另外有些聲音說他當年是被人陷害,有關莊洵的風言風語這才沒鬧大。

待到周滿和白善禦前告狀,在天牢裏走了一圈出來,倆人在文人中收獲了好名聲,得了一個不佞權貴,為父報仇的佳話,自然,作為他們的老師也就被人高看了一眼。

對於舊年舊事,不少人都選擇相信莊洵,而反過來質疑陳福林。

尤其在陳福林幾次避莊洵而走後,大家更認為他是心虛。

這件事沒人知道的時候也就算了,既然有人知道了,自熱有人看不過陳福林,不屑於與他同朝為官。

因此也有人上書彈劾過陳福林的。

不過是沒有實質的證據,而且這半年來朝中不斷的出事,事情太多,彈劾陳福林的折子多半被發下去讓吏部去考核,一切按程序走。

但這下皇帝過問了,之前彈劾陳福林的禦史精神一振,結合他拖朋友從益州帶回來的一些證言及卷子,直接彈劾他德不配位,將二十多年前的事給翻了出來。

甭管這些證據夠不夠給陳福林定罪,反正事情是翻出來了,怎麼認為的那就是見仁見智了。

等白善他們休沐出宮時,陳福林已經被革了官職,滿朝文武都知道了二十多年前他構陷莊先生的事。

虞縣公身體不好,去年上京城後就一直留在了京城,沒有回老家去。聽到這個消息時忍不住樂道:“這可真是天理昭昭了。”

虞侍郎卻不是很高興,他道:“太子殿下也不知道怎麼了,本只是戶部和禦史臺的一點兒小事,他非得上書摻和一腳,讓陛下把陳福林一家趕出京城去,永不許陳福林再進京,此時朝中因為這事又吵起來了,大家都說太子不夠仁厚,兒子這是上書也不是,不上書也不是。”

所以朝堂也是一棵很大的墻頭草,早上倒向這邊,下午就會因為別的原因倒到另一邊去。

虞縣公翻了一個白眼道:“你又不是禦史臺的,又不是戶部的,與你什麼相幹?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

“前兒重整太醫署的事時您可不是這麼說的,還說兒子為官,那天下便沒有什麼公事是兒子不能開口的,還攛掇我上書力推太醫署重整呢。”

虞縣公否認了,“我年紀大了,有說過這話嗎?我怎麼不記得了?”

看著頭發雪白,年近八十的老父親,虞侍郎默默地咽下了臟話,默默地承受了他的反復。

等虞侍郎氣呼呼的自我調節去後,虞縣公就瞇著眼睛躺倒在躺椅上,暗道:太子恐怕不是為了莊洵,而是為了自己吧?

虞縣公想,皇帝推崇莊洵,這是想讓太子向莊洵學習,對恭王和廣平王寬容以待,以德服人?

不僅虞縣公這樣想,朝中許多大臣都是這樣猜想皇帝的,於是不少人跟著上書,覺得太子把人趕出京城的舉動失了為君者的仁慈。

魏知也是這麼認為的,他覺得把陳福林趕出京城去沒什麼毛病,有毛病的是這事不該太子來提,太子也不該提。

他不太能理解,這種小事讓吏部和刑部照著規矩處理就是了,一個儲君去摻和什麼?

但他贊同也不是,不贊同也不是,於是一整天都對太子沒個好臉色。

當然,這些私底下的議論和猜測皇帝是不知道的,也沒人敢在他面前露口風,於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皇帝思考片刻後竟然同意了太子的上書,著他定期內出京去,以後不準再回京城。

正暗戳戳的等著皇帝駁回太子折子的眾臣:……

以及太子:……

朝中頓時風平浪靜了,皇帝一時還有些不習慣,回宮後很疑惑的和皇後道:“昨天下午在朕跟前差點打起來,今兒一早朕準了太子的折子,朝中卻一下沒聲了,他們怎麼不反對了?”

皇後也不知道外面的事,聞言笑道:“他們反對太子的提議你心煩,這會兒不反對了你又不自在了,你到底想他們幹什麼?”

皇帝想了想後甩開手不管了,他就是覺得他們反對得莫名其妙,這會兒不反對了,更莫名其妙。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