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1章 分科

前朝的太醫署只存在了十二年不到的時間,非常的短暫,可雖然短暫,在某些方面的制度卻已經完備了不少,除了地方醫署部分還有許多不足之外。

其中,京中太醫署的教學部分就具體分為了醫學、藥學、行政三個部分,滿寶在這一方面便照抄了前朝的這一制度,因為有先例在,蕭院正也沒表示有意見。

但她把教學內容更細分了,其中醫學分為醫、針灸、按摩和藥膳;而其中醫又再次細分為體療、瘡腫、少小、耳目口齒、角法、瘍醫……

蕭院正知道周滿的針灸術有多厲害,知道她自己一個人完全負擔得起這個,於是在針灸上打了一個勾,然後目光落在瘍醫上,忍不住道:“這與瘡腫是差不多的吧?”

滿寶輕咳一聲道:“其實我還想在瘍醫中教學正骨,輸血,甚至是剖腹取子的課程,但是……”

蕭院正立即在上面打了一個叉,道:“小周大人,不是我不願意放權,而是這個在太醫署中不好教學,到時候我上哪兒給你找這樣的病人去?”

滿寶略微有些失望,“可以先立項的。”

“立項之後就要招生了,你招了學生卻沒有資源和病人來給他學,那不是耽誤學生嗎?”

滿寶頭腦卻沒昏,堅持道:“那就將瘍醫與瘡腫合並在一起教習,鄭太醫是見識過瘍醫的止血手段的,必要時候,開刀也是可以救人命的。”

蕭院正遲疑了一下,到底沒再反對,而是將二者合為一,“這一項誰來負責呢?”

滿寶一人肯定是不行的,因為許多瘡腫的病例她還沒接觸過呢,劉太醫想了一下後道:“我和小周大人來吧,於瘡腫治療上,我勉強算有些心得。”

於是四人開始討論起來,誰負責哪一項,或共同負責哪一項,其中體療和少小為他們所有人共同負責。

特別是體療,蕭院正為總負責人,將由他與大家商量出大綱來再想著寫書的事。

“全部醫書修好了才開始教學是不可能的,先修出最基本的來吧。”蕭院正道:“體療一科倒也簡單,要學醫,得先學藥,其他科先不論,體療卻是不能不懂藥,所以先背藥書吧。”

“那藥學呢?”劉太醫問,“若體療都將藥都學了,那還分藥學做什麼?”

滿寶道:“藥學還要學炮制呢,或還可分出種植來,反正不用學體療。”

她道:“體療一術,少說也要八年以上的功力,若單學藥學,可不必如此。”

蕭院正點頭,“不錯,像針灸、藥學、按摩、瘡腫、少兒及五官,少則三年,多則五年足以出師,體療上的時間卻不能太短。”

鄭太醫道:“前朝定為七年。”

蕭院正皺了皺眉,“那我們也暫定為七年吧,其他科則暫定為三年,每年考核,是升,是降,或是平都依照考核標準來,只有全過者方能結業離開。”

這一點兒沒人有意見。

因為大多有前朝的先例在,在這一方面他們倒沒多糾葛,只是避著人時,蕭院正和滿寶道:“前朝的太醫署僅存在十二年而已,小周大夫覺得我們本朝整修的太醫署能存在多少年?”

滿寶嚴肅的道:“前朝太醫署存在時間短是因為前朝本就短命,我朝千秋萬代,只要有心,太醫署自然也可以千秋萬代。”

她道:“朝廷提倡寡婦再嫁,男女十二歲上便結親,為的不就是繁衍人口嗎?可你我都知道,男子及冠後成人,女子亦要長成後才好育子,這樣對孩子,對壽命才是最好的,但如今民間普遍早婚,女子多十三四便出嫁生子……我們本可以不如此的,若各地有醫署,可以更大概率的保證嬰兒的存活率,那人就不必如此早婚,壽命便可往後推一大截。”

蕭院正目瞪口呆,他從未想過這種。

楞了半響,他回過神來,“這,這誰與你說的,朝廷這些舉措是為了繁衍人口?”

滿寶道:“不是為了繁衍人口嗎?”

她道:“開疆擴土要人,打仗要人,前朝之間混戰了百多年,前朝到我朝又戰亂了十數年,損失無數人口,這些人口不需要補貼上嗎?”

滿寶道:“本朝建國後,予民每人永業田二十畝,口分田八十畝,哪兒來的這麼多地分給人?還不是前面戰亂死的人太多了,到處都是荒地和露地,這才有的田地分人?”

這有點兒出乎蕭院正的思考範圍,他楞楞的想了半天,回過神來,“我們不是在說太醫署的事嗎,為何會扯到田地的事兒上來?”

滿寶理所當然的道:“這兩者不就是相關的嗎?”

“哪兒相關了?”

“哪兒不相關了?”滿寶道:“醫與壽命、與人相關,而人與田地相關,這三項哪兒不是息息相關之事?”

她懷疑的看著蕭院正,“您作為太醫院的院正就沒想過這些嗎?”

要知道,莊先生在她提起各地建設醫署可大大延長人的壽命時便第一時想到了田地。

她和白善白二郎還暗戳戳的計算過,等他們將來長大還能不能分到二十畝的永業田和八十畝的口分田呢。

若是他們兩個還可以,那輪到他們的子孫時還行不行,若是不行,大概能分多少,分到的田地,不靠其他,僅靠分得的田產能否養活自己以及一家三口?

因為,女子是不能分得田地的,所以,自己成年後分到的永業田和口分田不僅要能養活自己,還得養活妻兒,直到兒子長大成年再分得田地……

滿寶不可置信的看著蕭院正,“您這麼大年紀了,都不想這些事的嗎?”

蕭院正:……他年紀大就是他的問題嗎?

他們不就是太醫嗎?

不就是要給皇帝皇後皇子皇孫們看病,再順帶給京中的權貴們看看病的嗎?

為什麼還要想這種事情?

看著比他女兒還要小的周滿,蕭院正受到了很大的驚嚇,半響才扯了扯僵硬的臉頰問道:“小周大夫平日裏都會想這些問題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