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0章 開端

一句話了結了大家的話題。

殷或見他們不吵了,便滿意的閉上了嘴巴,繼續騎著馬溜達著回去。

把馬拉回東宮的馬廄裏,大家拍拍手各回各屋洗漱換衣服去了。

等換好衣服,大家這才齊聚飯廳吃飯,徐雨知道周滿喜歡和白善他們一起吃飯,因此也把飯送到這邊的飯廳來。

在此用飯的人並不多,好像太子正帶著人在前面的詹事府裏幹活兒,除了趙六郎幾個外,其他太子的切實心腹都跟著在前面忙碌呢。

所以飯菜也是在前面用的。

白善將自己的食盒打開,看了眼菜色後便扭頭看向滿寶的。

滿寶的要比他們的豐盛一些,所以品級高在宮裏還是有些好處的,吃穿住的待遇上要比他們好許多。

滿寶將食盒推上前,等他們都夾過後才開始吃。

吃人的嘴軟,封宗平主動問道:“你修書時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盡管開口。”

他今天也聽到了太子問修書的進度。

滿寶連連點頭,笑道:“我不會客氣的。”

她是真的不會客氣,只不過現在還用不上他們而已,因為他們就連大綱都沒寫出來呢。

不過滿寶吃完了飯回去後還是拿出了筆墨紙硯,開始琢磨起這事來。

她這兩天也沒閑著,早上吃過早食後便去崇文館裏看書樓裏找出來的醫經,中午看過太子妃後便去教鄭辜等人用針,等紮完二十個人,檢查完他們的功課便回到自己的屋裏看她從百科館買來的書,晚上也多是看百科館裏的書。

通過和蕭院正他們的談話,她已有了些頭緒,今日太子一逼,她便幹脆將這些想法寫下來,再潤色潤色,打算第二天一早拿去找蕭院正他們商量。

滿寶埋頭苦寫,天色暗下來後便點上了燈燭。

徐雨端了茶爐子過來,低聲問道:“大人,是否要給您準備些宵夜?”

滿寶拒絕了,笑道:“你去休息吧,把茶壺放著,我自己來就好。”

徐雨便躬身退了下去。

等她走了,滿寶便將門關上,繼續就著燈燭寫她的大綱,寫得餓了,便從系統裏拿出最後一個肉餅放在爐子上烤了烤便吃。

雖然是二次加工,但他家的肉餅是真的好吃呀。

吃飽喝足,滿寶又精神了些,等她把心中所想都寫下來時擡頭一看,外面已經敲了二更了,風從沒關嚴實的窗裏吹進來,滿寶抖了抖脖子,收了東西便合上窗睡覺去了。

因為睡得有些完,第二天滿寶聽到敲門聲時還有些起不來。

她勉強睜開眼睛去給徐雨開門,潑了自己一臉水才精神過來。

徐雨笑問,“大人昨天晚上熬到多晚睡下的?”

“也沒有多晚,”滿寶道:“二更過快三更才睡下的。”

徐雨咋舌,“這還不晚呀,大人下次別這麼熬了,我聽人說,孩子睡不好會長不高的。”

滿寶便動作一滯,圓溜溜的圓珠子瞪得更圓了。

徐雨立即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道:“不過周大人這會兒這麼高足夠了,我像大人這麼大的時候可還沒您高呢。”

滿寶看了一下徐雨的身量,略微有些傷心。

她點頭道:“你說的沒錯,我下次一定要早睡,再不熬夜了的。”

徐雨笑了笑,並不當真。

滿寶放下帕子,坐到梳妝臺前梳頭發,等把自己收拾好便去將昨天晚上寫的稿子從抽屜裏拿出來塞到書籃裏。

徐雨躬身退出去,端了早飯進來給她。

滿寶吃完早食便提著書籃去了崇文館的書樓。

這會兒時間還早,別說蕭院正三人了,連崇文館裏的其他官員都沒來。

住在宮裏就這點兒好處,省了許多路上的時間,滿寶可以起得不是特別早,偏能在所有人到之前先到地方。

滿寶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從書籃裏把東西取出來,繼續昨天晚上的工作。

等蕭院正處理完太醫院的事務過來時已經是巳時了。

宮中的人找太醫的規律正好與外面的人相反,外面的人都喜歡上午去找大夫,下午很少有病人;

宮中卻正好喜歡下午和晚上找太醫,上午基本上沒什麼事情,所以蕭院正才能每天上午帶著劉太醫和鄭太醫過來崇文館看書,哦,不,是找資料。

才一進入崇文館,蕭院正便翻出昨天看到一半的醫經繼續看,滿寶輕咳一聲,成功的吸引了三人的目光後道:“昨日太子殿下問我,我們的書修得怎麼樣了。”

劉太醫和鄭太醫沈默了一下,齊齊扭頭看向蕭院正。

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而此時蕭院正就是那個個高的人。

滿寶也看向蕭院正,將手中的稿子遞給他看,輕咳一聲道:“書要看,但也要修,太子說,他已經打算在太醫院後劈出一塊地方來,到時候專門做醫署教學所用,所以這教學所用的醫書得抓緊時間了。”

這是太子這個主事人親自透露給滿寶的消息,蕭院正如今還什麼都不知道呢。

他看了無知無覺便丟了兩個大雷的滿寶一眼,如臨大敵,周滿如此得天獨厚,他果真能因為她是女子便更勝一籌把握住重整的太醫署嗎?

滿寶見他看著她發呆,便伸手在他眼前招了招,問道:“您想什麼呢?”

蕭院正回神,不動聲色的低頭拿過她手中的資料,“沒什麼,聽周小大人這麼說,你是已經想好這書要怎麼修了?”

滿寶道:“之前您不是說醫術難學,若要學全須得不下十五年之功嗎?所以建議分科,我覺得您說的有理,這就是我計劃分的科目。”

前朝太醫署教導學員也分學科的,只是分的不是很細,滿寶覺得他們可以在此基礎上分得更細一些。

這其中有些參考未來的醫學發展,當然,這是不能與蕭院正他們說的,總不能說她是和百科館內出來的書學的吧?

好在因為有先例在,雖然分得比較細了,但蕭院正他們都能很快接受,

三人看了看滿寶寫的分科,討論了一下後點頭,“倒也可以,如此便要分開修書了,這需要的教材可不少。”

滿寶道:“針灸科我自己便能獨立修訂,其他科,我覺著可以多請幾位太醫來幫忙,或是請民間的大夫也行,我們先把每一科需要的大綱都列下來,照著大綱來寫錯處就不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